康祁2015-05-24

邓晓芒先生提出对于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传统进行深刻反思批判,而您则认为当务之急为发明儒家良善之思,都立足于中西文化的形式差异,那么两者是否殊流而同归,皆植根于中西文化二元对立的逻辑本质?即中西文化必然是相互竞争兼并的自然存在假设?

有5个回答

秋风 2015-05-25

邓晓芒先生认为,中国必须全盘接受西方文化,才能变好;我只是说,中国人应当做中国人,以中国文化化成国民,可我从来没有要求西方接受中国文化。这就是我们的差别。西化论者认为,自己已发现了唯一的真理,这真理将普遍于所有人。西方人和西化派从来都没有想过,中西文化可以共存而相互竞争的局面:真理怎么能够半途而废呢?真理必须统一全世界,此即所谓历史终结论。儒家从来不会有这种自负,儒家只是说,我挺好,你愿意学,随便,不愿意,咱们各过各的。这就是和而不同。大家觉得,谁更文明呢?

康祁 2015-05-25

是指的儒家文化自身合理性与文化淘汰的自然性之间的矛盾张力趋向吗?从形而上的角度论证,存在即合理,同时也如同恩格斯所阐述的,存在者终被毁灭,这就是这种矛盾自身的合理性发展状态。而在现实情景中的映照,不可避免的关联着更多层次维度的存在,由此,儒家思想的起灭更多的是参照历史轨道,民族趋向等现实性具象存在,而文化的残酷性则是具有超然性的抽象体,不属于人所当掌握的自然状态。即没有那个主体拥有允许或者赦免某种文化的权力,因此,这一层面可以对已然消失的玛雅文化做出认知,而不能以此作为尚存的儒家文化或中国文化的判决书。

小蚂蚁

西方文化追求绝对的“真理”(即“理性”的单极化世界),而中国传统文化追求的是“和谐”(即多和而不同)。我觉得中国传统的“多极和谐”更符合自然之道,但“自然的淘汰”也是充满一定的“残酷”性的。如何看待这种“和谐性”和“残酷性”?

小蚂蚁 2015-05-25

西方文化追求绝对的“真理”(即“理性”的单极化世界),而中国传统文化追求的是“和谐”(即多和而不同)。我觉得中国传统的“多极和谐”更符合自然之道,但“自然的淘汰”也是充满一定的“残酷”性的。如何看待这种“和谐性”和“残酷性”?

康祁

而这并未触及问题的核心,当下,儒家话语权处于弱势格局,西方文化无疑具有引领天下的志向与形势。韬光养晦是否意味着未来的绝地反击?希望相安无事恐怕不是现实,那么秋风先生的根本出路意在何方?

康祁 2015-05-25

儒家思想的非强制性外张与西方文化的强势冲击根源与自身的发展意蕴质存,只是形式上的轨迹,并无根本性的优劣。那么邓晓芒先生所认为的西方文化更具有普遍意义,乃至于取代大部分的中国传统,与秋风先生的中国文化的内生独特稳固性而产生的对于西方文化天然的排斥性不正是源于同样的思维原点,只是趋向不同罢了?

秋风

邓晓芒先生认为,中国必须全盘接受西方文化,才能变好;我只是说,中国人应当做中国人,以中国文化化成国民,可我从来没有要求西方接受中国文化。这就是我们的差别。西化论者认为,自己已发现了唯一的真理,这真理将普遍于所有人。西方人和西化派从来都没有想过,中西文化可以共存而相互竞争的局面:真理怎么能够半途而废呢?真理必须统一全世界,此即所谓历史终结论。儒家从来不会有这种自负,儒家只是说,我挺好,你愿意学,随便,不愿意,咱们各过各的。这就是和而不同。大家觉得,谁更文明呢?

康祁 2015-05-25

而这并未触及问题的核心,当下,儒家话语权处于弱势格局,西方文化无疑具有引领天下的志向与形势。韬光养晦是否意味着未来的绝地反击?希望相安无事恐怕不是现实,那么秋风先生的根本出路意在何方?

秋风

邓晓芒先生认为,中国必须全盘接受西方文化,才能变好;我只是说,中国人应当做中国人,以中国文化化成国民,可我从来没有要求西方接受中国文化。这就是我们的差别。西化论者认为,自己已发现了唯一的真理,这真理将普遍于所有人。西方人和西化派从来都没有想过,中西文化可以共存而相互竞争的局面:真理怎么能够半途而废呢?真理必须统一全世界,此即所谓历史终结论。儒家从来不会有这种自负,儒家只是说,我挺好,你愿意学,随便,不愿意,咱们各过各的。这就是和而不同。大家觉得,谁更文明呢?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