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您好!我是一名大陆历史系本科生,有困惑想向您请教:我向往亚里士多德式的“逍遥派”求学法,厌恶学生抄PPT背笔记应付式的应试模式。可后者是得高分评奖评优的捷径,我知道学术不可功利,于是在两者之间彷徨。请老师在大学生学习态度和方式上指点迷津,以及如何通贯学术,扩大生命格局?

有5个回答

李霖生 2016-12-27

首先,延宕至今才回应你的提问。因为澎湃其实非常不澎湃。删除了许多提问,以及我精心的回复。所以,基本上我再度不想澎湃了。
总体回复你的提问:必须你先回答一个问题「读圣贤书,所学何事?」你为什么要求学求知?
完整回答請看我的微博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7273554047189#_0

李霖生 2017-01-02

Georges Bataille界定资本主义的特质之一在于「非功利性的消费」。所以纯粹追求真理的学术研究,在资本主义观点凝视下,似乎就是「非功利性的消费」。但是追求真理的学术意志,一种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非功利性的消费」,却是具有高度生产能力的消费。
Michel Foucault的史学研究路径,自身证明了他是非功利性的生产性消费。如果具有这种清明的智慧,才能够真正凝视历史的真相。Foucault的著作令我们进入这种超越的境界,具有近乎神的视野(horizon)。史学家必须近乎神的全知(vision)。阅读Foucault的著作是一条修行之路。
我推荐的三部书,如果能够在一年里翻译成中文,你会成为Foucault专家。当你能够直接阅读法文原著时,将来一定会成为伟大的史学家。
语言是最核心的思想与研究基础。我曾经写过自身学习法文的经验与心得,可以请你参阅。精通语言也就是精通文学与文化。
这三部书探讨的不是「甚么是事实?」而是「如何探索生命的真理?」
花两年时间精读翻译这三书,确立你独立思考的力量,任何问题都不会难倒你。
______ 李霖生 20170101

转发
评论
 1
评论
op
選擇檔案

李霖生

【李霖生老師回信專欄】回覆東北來信3,特別談談Michel Foucault
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9264594391829#_0
特别突出Michel Foucault的史学研究,原因何在?
相信当今中国史学界深受资本主义实证哲学影响,早已抛却古典中国春秋学的传承。「春秋学」既是史学,也是经学,更是诗学与存有学。
当今资本主义「产官学共犯结构」导致学院死气沉沉。史学堕落为故纸堆里捡破烂的行当。因为祖辈学者充满人文意识的「经世济民」精神斲丧殆尽。人文社会学科的学者,为了一点经济利益,牺牲真理的价值。
我们假设学院已经遭到资本主义「产官学共犯结构」宰制,想要传承春秋大业的读书人,必须恢复独立思考的能力,在恶劣的学术环境下,以非主流的意识昂然修行。
Michel Foucault的史学研究路径,可以如同马克思哲学独抗学院文化工业的神器。
当然我也不可能期待你转而相信另一种新的权威,否则岂不有违独立思考的初衷?
所以我只提示几个后设的问题,做为自我批判的基础:首先必须自问读书何用?读甚么书?如何选书?如何读书?

李霖生 2017-01-02

【李霖生老師回信專欄】回覆東北來信3,特別談談Michel Foucault
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9264594391829#_0
特别突出Michel Foucault的史学研究,原因何在?
相信当今中国史学界深受资本主义实证哲学影响,早已抛却古典中国春秋学的传承。「春秋学」既是史学,也是经学,更是诗学与存有学。
当今资本主义「产官学共犯结构」导致学院死气沉沉。史学堕落为故纸堆里捡破烂的行当。因为祖辈学者充满人文意识的「经世济民」精神斲丧殆尽。人文社会学科的学者,为了一点经济利益,牺牲真理的价值。
我们假设学院已经遭到资本主义「产官学共犯结构」宰制,想要传承春秋大业的读书人,必须恢复独立思考的能力,在恶劣的学术环境下,以非主流的意识昂然修行。
Michel Foucault的史学研究路径,可以如同马克思哲学独抗学院文化工业的神器。
当然我也不可能期待你转而相信另一种新的权威,否则岂不有违独立思考的初衷?
所以我只提示几个后设的问题,做为自我批判的基础:首先必须自问读书何用?读甚么书?如何选书?如何读书?

李霖生 2017-01-02

任何史学研究都受到研究者(subject)的时间观所决定。但是更先进的看法是将时间与空间视为一个事件,所以研究史学的大前提就是:先厘清与批判自我的世界观(Weltanschauung)。中国读书人要以道心凝视世界。
「所以」我建议你先集中精力精读《古典时代疯狂史》《临床医学的诞生》《词与物。》这三部書是Michel Foucault系谱学的核心柱石。从事史学研究,必须先过这一关。三根柱石护住心脉,道心始得以强大。
以此三书为本,向上溯读Heidegger, Nietzsche, Kant。向下读遍Foucault遗着与讲稿。在旁及德英法「相关」哲学名著。
讲到此处,是否隐约知觉Foucault与司马氏相通?
千里之行,起于跬步。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李霖生 20161230

李霖生

接到你的回复,老怀弥慰。
在我的想象中,东北是能让人沉下心做学问的地方。
资本主义是魔咒,势必将蛊惑整个世代的人心。读经读史,相信可以保住道心。习近平的中国梦要让中国人民有幸褔感,但是大多数的人不知道,丧失人性的人只是行尸走肉,既已没了存在感,何来幸福感?
如果你选择了深造学术之道,或者任何选择从事历史研究以提升生命境界的人,必须觉悟中国读书人的心传。那是「人心惟危,道心惟微」的道心。
上大夫壶遂曰:「昔孔子何为而作春秋哉?」太史公曰:「余闻董生曰:『周道衰废,孔子为鲁司寇,诸侯害之,大夫壅之。孔子知言之不用,道之不行也,是非二百四十二年之中,以为天下仪表,贬天子,退诸侯,讨大夫,以达王事而已矣。』」
司马迁自述作史记的目标曰:「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言。」这是一个读书人做人的龙骨,也是史学的纲领。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史学研究必须以「究天人之际」为终极目标。司马迁所谓「究天人之际」,可以从「天官」一职去理解。天心者,道心也。
《史记‧自序》曰:「太史公既掌天官,不治民。」「天官」职掌「悬象设教,治历明时。」
说明春秋之学,出自易学。史学以经学为本
章实斋所谓:「盖圣人首出御世,作新视听,神道设教,以弥纶乎礼乐政刑之所不及者,一本天理之自然。非如后世托之诡异妖祥,谶纬术数以愚天下也。」

李霖生 2016-12-30

接到你的回复,老怀弥慰。
在我的想象中,东北是能让人沉下心做学问的地方。
资本主义是魔咒,势必将蛊惑整个世代的人心。读经读史,相信可以保住道心。习近平的中国梦要让中国人民有幸褔感,但是大多数的人不知道,丧失人性的人只是行尸走肉,既已没了存在感,何来幸福感?
如果你选择了深造学术之道,或者任何选择从事历史研究以提升生命境界的人,必须觉悟中国读书人的心传。那是「人心惟危,道心惟微」的道心。
上大夫壶遂曰:「昔孔子何为而作春秋哉?」太史公曰:「余闻董生曰:『周道衰废,孔子为鲁司寇,诸侯害之,大夫壅之。孔子知言之不用,道之不行也,是非二百四十二年之中,以为天下仪表,贬天子,退诸侯,讨大夫,以达王事而已矣。』」
司马迁自述作史记的目标曰:「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言。」这是一个读书人做人的龙骨,也是史学的纲领。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史学研究必须以「究天人之际」为终极目标。司马迁所谓「究天人之际」,可以从「天官」一职去理解。天心者,道心也。
《史记‧自序》曰:「太史公既掌天官,不治民。」「天官」职掌「悬象设教,治历明时。」
说明春秋之学,出自易学。史学以经学为本
章实斋所谓:「盖圣人首出御世,作新视听,神道设教,以弥纶乎礼乐政刑之所不及者,一本天理之自然。非如后世托之诡异妖祥,谶纬术数以愚天下也。」

李霖生

首先,延宕至今才回应你的提问。因为澎湃其实非常不澎湃。删除了许多提问,以及我精心的回复。所以,基本上我再度不想澎湃了。
总体回复你的提问:必须你先回答一个问题「读圣贤书,所学何事?」你为什么要求学求知?
完整回答請看我的微博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7273554047189#_0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