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宇洁
上海第十人民医院心理科医生

我是自闭儿康复训练师 有时候孩子情绪不好我也是冷静面对处理 但是过后我自己就变得烦躁不爱说话 虽然学校有教师心理辅导 但是我还是觉得心烦 但是只要面对自闭症孩子我总能表现淡定

有3个回答

吴宇洁 2015-08-28

教育自闭症孩子是很艰难的工作,您的工作非常值得尊重。但工作和生活要学会分开,下班后做回自己,试试看。

熬夜福建大学 2015-12-31

没有所谓自闭儿的

胡皮皮猫猫 2015-08-28

谢谢 ,即便我无数次捶胸顿足的烦心,可是我很热爱自己的工作。 我愿意自己承担负面情绪。会努力调整自己。

吴宇洁

教育自闭症孩子是很艰难的工作,您的工作非常值得尊重。但工作和生活要学会分开,下班后做回自己,试试看。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