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2015-12-01

你做什么防护措施了,害怕吗?你的采访会勾起他们的伤心事吗,你能改变什么吗?

有2个回答

康宁 2015-12-03

您好。我没有做防护措施。说不害怕,也许大家都不信。在采访中,当看到患病村民因谈起往事而情绪波动时,我心里会感到内疚。每一次采访前,我都会征求对方的许可。当然,这是我的工作,我必须克制个人情感,冷静地去观察,去思考。我也时常在想,做为一名记者,我到底能改变什么?采访一些老百姓时,他们总会问我:“我不过是一个老百姓,我的故事有什么意义吗?有人愿意听吗?”但我是个爱听故事的人。我愿意听。我觉得每一个人的小故事,都包涵我们所经历的这个时代的灵魂。人是最重要的,无论他是什么身份。如果我的读者,能够在看完我写的故事后,给这些弱势的人更多的一份理解,或者有时举手之劳的帮助,那我的理想就实现了。我没有能力改变什么。

陈柯芯 2015-12-01

长江老师牛逼啊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