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亚亚
上海社科院性别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秘书长

过年回家和亲戚讨论孩子的教育问题。我个人觉得自己是受家庭暴力(被父母)毒害挺深的,所以我极力反对这种简单粗暴的管教方式。但是令我惊讶的是,与我同龄的人尤其是农村的一些长辈居然还是认为孩子需要“打”才能教育好。因此,我认为法律的完善固然是一种进步,但这种陈腐的观念也是不容忽视的。

有3个回答

陈亚亚 2016-03-02

当然要改变意识,这是反家暴法的工作重点之一

陈亚亚 2016-03-02

宣传倡导

烟灰2017在津

那您认为像这种观念意识上的问题该如何改变呢?

烟灰2017在津 2016-03-02

那您认为像这种观念意识上的问题该如何改变呢?

陈亚亚

当然要改变意识,这是反家暴法的工作重点之一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