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2016-02-23

现在中国新开发的小区都是封闭式小区,买房子的人也都是冲着私密,安全,环境去的。现在要逐步开放小区,那势必会造成现实与业主购房初衷的矛盾,这种矛盾如何化解?还有就是,开放小区,会不会造成更大的安全隐患,导致盗窃案件的高发,业主安全感的缺失?

有60个回答

匠人营城 2016-02-23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Seekai 2016-09-11

有道理,把你家的四面墙都拆了吧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龙龙 2016-05-27

封闭式小区的弊端已经对城市发展产生严重影响才会迫使国务院出台强制规定破除。说明这个问题已经很严峻了。现在道路规划完全是顺从小区来发展规划的。这严重的让规划被动的出让给小区。而不是让道路规划作为前提去规划城市。破除封闭式小区即安全的思维也是为了未来更加健康的城市发展做出的前瞻性远见。而你们更加在乎现在所拥有的那些幽幽绿荫?既然如此需求干脆去农村那里有更加幽静的生活空间。而你让一个十几二十栋几十层高的高楼人均绿化能有多少?还不如大力开发城市周围的绿化森林化这比城市那点可悲可笑的绿化面积大得多,甚至可以发展成真正意义上的城市花园。绕城花园。

龙龙 2016-05-27

随着科学化规划城市,城市集中管廊化发展会让城市所有建筑的能源,供水,供气,信息网络等以及防洪等全部统一纳入到城市规划。未来封闭式小区所带来除了造成今后的更加先进的统筹规划造成阻挠还能干嘛?封闭式小区会让地铁规划产生影响,使其地铁规划越来越难以寻找公共空间。不开放空间如何解决公共交通更好的发展?小区业主的根本利益是居住在城市所带来的便捷与舒适性。如果到处都是封闭式小区出门都是看着围墙还不如看到更多的街区让人安心不是吗?

龙龙 2016-05-27

看到这么多人尖锐刻薄,我感受到强烈的排外主义思维作祟。封闭式小区弊端非常多。其中是心理弊端,住在封闭式小区里面对小区外的人往往带有警惕性,会产生妄想性除了加深不安全感还能干嘛?封闭式小区会影响今后的城市规划,继续让小区按照封闭式建设,未来需要修建的道路会越来越宽。

爱折腾的交通人 2016-04-17

目光监督……引经据典,也要看是否适合中国当下的社会。老人摔倒,你敢扶么?街头小孩乞讨,你敢问他是跟谁出来的?公交车性骚扰,你敢出头么?街头杀人,你敢吼一声么?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摩诃衍那 2016-04-16

我不同意老师您的观点....说实在的您所描述的那种社区和谐在我国生存的土壤并不存在。相当程度上国人喜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在伊斯坦布尔也看到过这类街区,可是他们的安保其实做的还要厉害。因为即便伊斯坦布尔小街区能够相互守望仍旧不能抵挡小偷们尽情的光顾.....而国内说实在的小偷光顾的频次更高。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积木的夏 2016-03-15

其实就是把围墙换成了底层商业,他们的目的就是一是增加路网密度,二是增加底层商业来增加土地利用率

Panda

拆除了围墙哪里还有什么半开放。请各位专家拍脑袋前充分调查中国国情。

雪雪 2016-03-13

题主,干嘛总拿一本1961年就出版的书来说事,现在各城市的规划远远晚于这本书的出版年代,既然这本书这么重要,出规划的时候干嘛不好好学习下这本书,现在拿这本距今五十多年的书来说事。

雪雪 2016-03-13

整一个强词夺理,这样还干嘛开这个话题,找人骂,今天拍脑门子决策,等行不通了,业主再集资建围墙,和熔断机制一样,又变一个笑话,先把各级机关大院的围墙拆了,再来拆老百姓的围墙

Panda 2016-02-27

拆除了围墙哪里还有什么半开放。请各位专家拍脑袋前充分调查中国国情。

积木的夏

其实是半开放,通俗讲就是一个小区内分为玫瑰园,石榴园,西瓜园等等,他们还是私密的,是有半开放空间可以玩耍的,作为城市道路的只是大型小区内部的主要道路

聚散流沙 2016-02-26

额。。。答不上来了

liforgy

好人坏人怎么界定呢,没作案之前都是好人,封闭小区提高了作案门槛,降低了主动犯罪欲望这是不是贡献呢?

Bluuue 2016-02-25

首先如何克服我作为学生目前能力有限无法提出有效的办法,我也没有一味地歌颂政府的这项政策,只是我觉得大家可以宽容的看待一件新事物,我也没有在强词夺理。其次对于你所针对“大家”,我想说自然也包括你我,不需要太过于苛刻的解读我的话。

Kyra Wu

请问如何克服?给大家安全感这个点,请问‘大家’是谁?流浪汉,犯罪分子?克服的意思是不是明知道路上有人抢劫然后洗脑自己说:不用怕,习惯就好?奉劝一句: 没文化不要强词夺理。

积木的夏 2016-02-25

其实就是这样,城市规划只能建立在国民素质和法律体制相对较好的地方才可以很好的施行

793126664

在中国缺乏新加坡式的强有力执法前,这些街区单单一个开店噪音油烟,谁来负责?会增加多少社会矛盾?还不仅仅治安问题。什么时候城管不再背黑锅了,什么时候治安彻底放心了,再谈开放吧。否则个人认为楼主只是书生气太足,过于理想化。我认为当下应该做的是规划时候控制楼盘的规模,合理布局。

积木的夏 2016-02-25

其实是半开放,通俗讲就是一个小区内分为玫瑰园,石榴园,西瓜园等等,他们还是私密的,是有半开放空间可以玩耍的,作为城市道路的只是大型小区内部的主要道路

Panda

请问您,您所说的“街道眼”是有数据支持的真实存在还是您的美好设想?开放后楼下就是人流车流对您的孩子来说真的是趣味而不是危险吗?封闭式小区何以有碍城市安全?还有,您在后面”反过来说”的这种假设前提是否已经实现从而可以放心地开放小区?最后,请问小区开放后您是否放心您的孩子在楼下嬉戏玩耍?

Panda 2016-02-25

请问您,您所说的“街道眼”是有数据支持的真实存在还是您的美好设想?开放后楼下就是人流车流对您的孩子来说真的是趣味而不是危险吗?封闭式小区何以有碍城市安全?还有,您在后面”反过来说”的这种假设前提是否已经实现从而可以放心地开放小区?最后,请问小区开放后您是否放心您的孩子在楼下嬉戏玩耍?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Kyra Wu 2016-02-25

请问如何克服?给大家安全感这个点,请问‘大家’是谁?流浪汉,犯罪分子?克服的意思是不是明知道路上有人抢劫然后洗脑自己说:不用怕,习惯就好?奉劝一句: 没文化不要强词夺理。

Bluuue

风险大但是可以克服啊,不能总是因为害怕而不去做吧,本身就是想要去给大家安全感的

793126664 2016-02-25

在中国缺乏新加坡式的强有力执法前,这些街区单单一个开店噪音油烟,谁来负责?会增加多少社会矛盾?还不仅仅治安问题。什么时候城管不再背黑锅了,什么时候治安彻底放心了,再谈开放吧。否则个人认为楼主只是书生气太足,过于理想化。我认为当下应该做的是规划时候控制楼盘的规模,合理布局。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liforgy 2016-02-25

好人坏人怎么界定呢,没作案之前都是好人,封闭小区提高了作案门槛,降低了主动犯罪欲望这是不是贡献呢?

聚散流沙

封闭小区把坏人挡在了小区外,小区外的公共空间就有相对较多的坏人,然后就牺牲呢公共安全。这么理解对不?

聚散流沙 2016-02-25

封闭小区把坏人挡在了小区外,小区外的公共空间就有相对较多的坏人,然后就牺牲呢公共安全。这么理解对不?

liforgy

封闭式小区怎么就以牺牲更多公共安全为代价了呢?看不懂求教了

老赖有文化 2016-02-25

你反复提出的小区被动、消极的保护,为何适用于故宫、政府部门、军政部门,甚至国防工程?这种情况当初是怎样成为主流城建形式?是否也是拍脑袋想出来的?

/yhh完美主義/zhh 2016-02-25

目光监督,然并卵。这是砖家门一厢情愿。恐怕很多砖家都是路见不平撒腿就跑吧

有一说一 2016-02-25

如果政府确定这个小区要开放,要拆围墙,势必要与小区业主商议、谈判,那小区业主就是不同意,怎么办?或是大部分都同意,少部分不同意,是不是尊重多数人意见为由强拆?

上海澎友 2016-02-25

窄马路、密路网的巴黎、伦敦、马德里、哥本哈根、阿姆斯特丹等,其中历史久远和私有产权是个关键。伦敦几乎没有一条笔直的街道,因为要绕过私产。有比如巴黎19世纪重新规划时,是按照马车来设计的,此后除了新区很少大拆大建。两相作用,才使这些城市“生长”成今天的样貌。我们要以它们为范本,天真啊。

梳子君Susie 2016-02-25

真是吓死了,花钱买房子的时候也没人跟我说我犯下了危害公共安全这么大的错误。

liforgy

封闭式小区怎么就以牺牲更多公共安全为代价了呢?看不懂求教了

梳子君Susie 2016-02-25

看到“有趣味的街道适合儿童成长”我就喷了,我这街道要是没趣味咋办呢?谁来给我建设?周围安置房都租出去了大排档小宾馆还有嫖客呢能帮我监督街道治安不,适合儿童成长不。凭啥让我克服困难啊买房子的时候也没说让我克服啊。

Bluuue

风险大但是可以克服啊,不能总是因为害怕而不去做吧,本身就是想要去给大家安全感的

我是小凡凡 2016-02-24

你怎么知道可以克服,怎么克服,克服要花多大代价,多长时间,给业主带来多大的精神折磨?你做过调研?你统计过民意?退一万步讲,就算能克服,就可以无视业主意见,肆意践踏物权法了吗?

Bluuue

风险大但是可以克服啊,不能总是因为害怕而不去做吧,本身就是想要去给大家安全感的

liforgy 2016-02-24

问题不是风险有多大,而是凭什么让这些业主既要物产充公要充公又要试探风险。钱财身外之物,可是谁为他们为此付出的辛勤劳作和光阴买单呢?当个体财产的安全无法得到保障,人们逐渐失去集体归属感会变得更加自私,进而想尽办法侵害公共利益寻求补偿!这些所谓的设计者也要学学社科读读人心吧!

Bluuue

公众总是习惯对于一个不熟悉陌生的技术政策主观建构风险,这种主观建构的风险甚至比客观存在的风险还要大,大家一直在批评安全隐患,觉得不符合中国国情,心里面是满满的担忧,但是其实客观存在的风险有时甚至没有那么大

liforgy 2016-02-24

封闭式小区怎么就以牺牲更多公共安全为代价了呢?看不懂求教了

莫呼洛迦 2016-02-24

美国犯罪率也不低啊

Jamiiieee 2016-02-24

为什么就不复存在了么?

新闻阅读员 2016-02-24

请开放中南海,增加“目光监督”,更安全呀,砖家?

hh 2016-02-24

你楼下布满商铺,整天为消防安全和噪音油烟污染而困扰,谈何幸福??专家还要说有利于制造更多的临街商铺,促进经济繁荣活力,有的说再也不必为打酱油而辛苦跑200米呢,你这么懒干脆网购呀,不是因应时髦的互联网++吗?干脆躲在家中不出门算了?

Kyra Wu

完全看不到这个回复的逻辑。封闭小区是以公共安全为代价,打开就没有了这个代价?打开是以购买了土地使用权的人民的共同安全为代价。再者,按您说封闭小区是被动防护,就是说不得已之举,那么请问如果连退一步的被动防护都没有了,治安能沦落到什么阶段?主动防护应该是公安机关主动打击犯罪,国民整体收入和教育水平大跃进,国民整体素质大提高而自愿打开封闭小区,而不是击垮使用权的最后一道防线。所有权没有了,连使用权都不能保护的国家我们能盼望什么?

顽石 2016-02-24

人家开问吧,我们分享到了知识和经验。到楼主这,我也学到了:原来无耻和无知可以无底线!

D.Z. 2016-02-24

你是幸运的

Bluuue

我们家真没有…
对一种新事物总是忧虑,恐慌,这是人之常情,如果不提出来那么永远难以达到大家所期望的夜不闭户的安全状态,开放式社区本身无错,错误容易产生在执行过程中

Bluuue 2016-02-24

风险大但是可以克服啊,不能总是因为害怕而不去做吧,本身就是想要去给大家安全感的

我是小凡凡

你怎么知道风险不大?

Bluuue 2016-02-24

我们家真没有…
对一种新事物总是忧虑,恐慌,这是人之常情,如果不提出来那么永远难以达到大家所期望的夜不闭户的安全状态,开放式社区本身无错,错误容易产生在执行过程中

D.Z.

你家没被偷过东西?偷自行车偷电动车蓄电池偷宠物狗的事例太多,足以说明开放围墙为时尚早。

realalien 2016-02-24

五六层的老公房,住的都是爬不动的老年人,确实可以起到安全监督的作用。但和美国只有一两层的别墅房的关照的目光是两个世界吧~买房的时候从来没见过“卖方需要各个年龄层的买家”的人口分布要求啊!

D.Z. 2016-02-24

你家没被偷过东西?偷自行车偷电动车蓄电池偷宠物狗的事例太多,足以说明开放围墙为时尚早。

Bluuue

公众总是习惯对于一个不熟悉陌生的技术政策主观建构风险,这种主观建构的风险甚至比客观存在的风险还要大,大家一直在批评安全隐患,觉得不符合中国国情,心里面是满满的担忧,但是其实客观存在的风险有时甚至没有那么大

夏树 2016-02-24

呵呵,到处贴广告有人敢说吗?

我是小凡凡 2016-02-24

你怎么知道风险不大?

Bluuue

公众总是习惯对于一个不熟悉陌生的技术政策主观建构风险,这种主观建构的风险甚至比客观存在的风险还要大,大家一直在批评安全隐患,觉得不符合中国国情,心里面是满满的担忧,但是其实客观存在的风险有时甚至没有那么大

Kyra Wu 2016-02-24

完全看不到这个回复的逻辑。封闭小区是以公共安全为代价,打开就没有了这个代价?打开是以购买了土地使用权的人民的共同安全为代价。再者,按您说封闭小区是被动防护,就是说不得已之举,那么请问如果连退一步的被动防护都没有了,治安能沦落到什么阶段?主动防护应该是公安机关主动打击犯罪,国民整体收入和教育水平大跃进,国民整体素质大提高而自愿打开封闭小区,而不是击垮使用权的最后一道防线。所有权没有了,连使用权都不能保护的国家我们能盼望什么?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Bluuue 2016-02-24

公众总是习惯对于一个不熟悉陌生的技术政策主观建构风险,这种主观建构的风险甚至比客观存在的风险还要大,大家一直在批评安全隐患,觉得不符合中国国情,心里面是满满的担忧,但是其实客观存在的风险有时甚至没有那么大

Jean 2016-02-24

小区内部道路花园水系是业主共有的,换句话说这是【我们的】物产。今天为了改善交通就能拆我们家墙,公用我们的花园和道路,明天为了改善底层的居住环境,能不能拆了你们家大门,公用你们家客厅?我们还有安全感吗?

我是小凡凡 2016-02-24

你这个回复的意思是封闭小区造成公共区犯罪增加,需要把公共区域的犯罪再分流回来共建和谐社会是吧?如果没有水平别来这个问吧。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HolloH 2016-02-24

火车站的小偷可没想过什么目光监督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rocufo 2016-02-24

你说的这本书是美国人写的,与中国国情能相符???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壹贰叁 2016-02-24

站在政府的角度如同股评家能听到什么中肯的话吗!这种征询民意的做法简直就是强奸民意。老百姓倾家荡产买套房子就是要安全安静!那些假大空的理论不适合老百姓的生活!悲哀!一个连基本生活权利都要被剥夺了!

Jean 2016-02-24

即使不考虑安全,我们就是不愿意小区内部的花园水系草坪道路公用。这是我们当初付出代价得到的!我们这种权利能否得到尊重?

菠萝 2016-02-24

对面有店铺可以帮我看家,而封闭小区内对面的居民则没有这种效果????是因为对面店铺监控会覆盖我家吗?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qdwbljx 2016-02-24

民心不可污,民意不可违,民产不可侵。先把军队大院政府大院开放吧,先把高干们住的小区开放吧。人民公仆更不该与人民大众隔离开来7

周航 2016-02-24

不管怎么说,业主为了私密而选择购买了封闭式小区的房产已是既成事实,您的回答,有把人脱光还告诉人脱光有无数好处的意味。而且,您的回答偷换概念,绕过了核心问题,请从政府补偿措施方面回答,谢谢。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艾瑞克鱼 2016-02-24

按你的逻辑,公交车就不可能出现小偷了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旁观者 2016-02-24

就目前许多小区的建设都必须保有足够的绿化面积,开放小区以后建设街区说的容易,大部分小区内连停车的地方都不够,要做成街区不是痴人说梦吗?另外,特反感楼主动不动掉书袋,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国情,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特点。街区制的想法是好的,在大城市小区已经成型的情况下要另起炉灶,一,不嫌太晚吗?二,不是践踏现有业主的物权吗?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stkianmar 2016-02-24

这是说反了吧,正是因为公共区域的不安全才导致封闭式小区的出现。

Eminent 2016-02-24

您的回答中说是以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我觉得倒是说反了。是公共空间不安全,所以才导致我们依赖封闭式小区来确保住宅安全。另外,想让公共空间安全程度提高要仰仗于政府政策、治安管理等,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人口素质,我们怎么能知道这不是美好的幻想?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Joice_Wangxy 2016-02-24

可是我想问如果是在三四线小城市或则过了晚上十点就没什么生活的大城市,目光监督又在哪里?凌晨过后一个小区那么大,谁来监督?以前有墙有门,保安还需要巡逻,现在没墙没门了,夜晚治安谁保证?美国没有小区,可是美国人民只要有持枪证就可以拥有枪械,擅闯私宅可以直接开枪击毙歹徒,中国呢?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潇深刻得九叔 2016-02-24

死与生拿来说事,呵呵了

糟糕徒 2016-02-24

开放街道是为了走车的,既然外边的人车随便走了,又哪来的安全?几栋楼能支撑起一个小商店就不错了,哪来那么多目光帮你看有没有可疑人员?公交上人多不多?照样有小偷。居民损失了私密的环境,又额外负担起了一部分管理治安的责任,这合理么?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2016-02-23

开放枪支管理,是不是主动安全

匠人营城

《大城市的生与死》一书中提出的“街道眼”概念:保持小尺度的街区和街道上的各种小店铺,潜在的要做坏事的人就会感到来自人们的“目光监督”。而一个安全的具有公共生活活力和趣味的街道,也是适合儿童成长的重要环境。目前通过封闭大院实现的安全,实际上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安全,是以城市公共空间的不安全为代价的。反过来说,如果将城市公共空间作为市民共有、共治、共享的空间载体,那么所谓不安全的担忧就不复存在了。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