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远2016-04-27

我家小孩子,二年级,平时和他一起读国学,现在读史记的节选本,读得很辛苦,小孩子大多理解不好,还耽误了成绩,短期看不到对学习有助益,如何坚持下去

有5个回答

望岳 2016-04-27

您好。看得出您是一位十分关心孩子精神世界成长的家长。在人文性普遍被忽视的当下,您能如此重视孩子的人文培养,实在不易。我认为读经典,循序渐进十分关键。古人教育同样分小学与大学。小学重洒扫庭除。大学重义理之教。
您说到自己的孩子才二年级,可能也就6、7岁吧。在我看来,如此年幼的孩子能够独立理解《史记》(即便您用的是节选本)这样艰深的著作,是很困难的一件事。而且《史记》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一本历史书,而是蕴含了极其深刻的历史哲学及司马迁对人生、世界的整体思考。从他在自序中“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这一番宏愿便能看出。而要深读这部书,若对之前的典籍(如《论语》、《孟子》、《左传》、《尚书》等)缺乏一定的了解,也无从下手。所以,我建议您可以考虑换一下其他读物,比如《声律启蒙》、《三字经》、《论语》、《笠翁对韵》等,像《声律启蒙》、《笠翁对韵》等书其中也包含了很多历史典故。不过这些书以深入浅出的方式将典故化在朗朗上口的韵文中,可以方便孩子背诵、记忆。您也可以先备备功课,将典故解释给孩子听。您也可以把选书的领域放大,不妨让孩子先背诵简易的古诗、散文。人文是一个整体,先秦经典只是其中一部分罢了。西方文明中也有很多适合小朋友读的书,比如《伊索寓言》、《爱的教育》、《格林童话》等。
现在很多有思想的中哲学者所写的著作多是学术性著作,主要面向大学生群体。其实编写得好的国学启蒙目前还很缺乏。所以,家长就得在解读方面下功夫了。您今后可以先自己备备课,然后把自己读书的心得讲给孩子听。
您提到“短期看不到对学习有助益”,从这句话中,我看出,您可能或多或少对阅读还抱着些当下致用的心态。个人认为,读书首要在明是非,别善恶,弄清楚人之所是。思之觉醒毕竟是摆在人格的熏陶其后的问题。其实,阅读是一辈子的事。如果带着太强的功利心,要想立马从阅读中攫取什么,其实已事先曲解了阅读本身。对于理解力还未自觉的孩子而言,个人认为,家长的言传身教其实是最好的教育。

启明EDU 2016-09-02

《声律启蒙》、《笠翁对韵》确为幼童学习中国古典文化的不错选择,几日一节,辅以故事讲解,在古代即为幼童文学修养的初级训练,其对声调、音律、格律等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其内容包罗广泛,句式对仗,声韵协调,朗朗上口,易于记诵。幼童学习声律启蒙,能从中得到语音、词汇、修辞等多方面的训练,非常适合幼童及青少年作为古典文化的启蒙读物来学习。学习声律启蒙,即能体会到中国古典诗词的韵律之美,又能学习到中国古典文化的基础知识,对幼童及青少年修身养性,培养文学涵养,塑造良好品格等都有着巨大的帮助。详情可参见http://study.163.com/course/courseMain.htm?courseId=1003215002

国学课代表 2016-05-16

这位家长你好,您的孩子正处在学习的最好年龄阶段,切莫错过最好时间,我有几点建议仅供参考:
1.作为父母,身教重于言教,每天抽出半个小时的时间,自己学习读书,不需要强制性要求孩子学习,可以适当的引导,记得是引导,您要是能背诵经典就更好了,您陪她背三万字,他这一辈子都会爱上学习读书
2.给孩子的房间,布置一个书柜,放满书,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去培养,环境很重要
3.您一定会在睡前给孩子,讲故事,记得不要经常讲完,讲到最精彩的部分,停下来告诉他,妈妈(爸爸)在书里看到的,这句话说300遍,您的孩子一定会对书产生无尽的兴趣
篇幅有限,简单谈几点建议,有兴趣可以关注我的国学早点(头条号也有,搜索“国学课代表”订阅即可)

林惊蛰 2016-04-29

国学啃下来有难度的话可以从从解释文本来开始接触,比如于丹读论语。越早年代的文言文难度越大,所以可以考虑从明清五大名著之类的涉猎,民国也有很多国学大师文字通俗些,由浅至深去阅读会更有坚持的动力

Tithonus 2016-04-28

培养阅读的兴趣与好的学习习惯才是首要的,可以先买漫画书培养阅读习惯,再从讲成语故事开始引导孩子,经年累月方见成效。但最重要的是,不要功利,一个人无论爱看文史哲还是故事会,他们都从阅读中获得了乐趣,开心最重要,不是吗?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0

谢谢您的问题!魏晋时期之所以给人留下“乱”的印象,大概是由于这一时期紧接汉末的党锢之祸、董卓之乱与群雄割据,西晋末年又经历了八王之乱和永嘉南渡,如果以太康元年(公元280年)三家归晋为起点计算,至元康元年(公元291年)八王之乱起,国家承平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十一年。东晋时期虽然政局整体上相对安定,但是早期也经历了王敦之乱和苏峻之乱,此后整个国家政治结构的稳定完全是建立在皇帝、流民与门阀士族的脆弱平衡之上,加之北方异族政权的威胁一直存在,亦可谓是如履薄冰。天下纷乱的局面会影响整个时代的精神气质,例如东汉末年建安时期诗歌的总体特征是“慷慨任气”,《文心雕龙·时序篇》便称这种气质的形成良由诗人见惯了乱离的世事,因悲凉而慷慨,遂任气而为诗。
魏晋风度实际上也是时代的产物。今天我们谈起魏晋风度,大多会比较注意魏晋名士率直任诞的处事风格,名士清谈、服散、饮酒和纵情山水的逸事尤为令人津津乐道,不过,此类处事风格的形成原因其实非常值得注意。一方面,这是由于东汉末年儒学由僵化而走向衰落、个体思想逐渐解放;另一方面汉末至魏晋士族内部的倾轧日益激烈,亦有不少士族都试图通过此类处事风格来表达对现实的不满或不合作,例如“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本有济世之志,但因为见到魏晋嬗代之时“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于是终日酣饮,不与世务,以此来逃避参与司马氏与曹氏之间的政争。因此,将魏晋风度看作是一种独特的政治文化现象,其中蕴含着魏晋士族对现实政治发展的因应,或许不失为一种妥帖的看法。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