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杠2016-05-02

请问读国学,能让我们有什么收获呢

有1个回答

望岳 2016-05-14

您好。其实您的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还要学国学?
近年来,“人生规划”等说法颇为时髦。一个人若想规划自己的人生,首先要做的是认识自己、剖析自己,明白自身优势何在,劣势何在。一个人尚且如此,一个国家又何尝不是这样?如果我们承认,中国不应被全球化的盲目趋同所消解,中国还要继续存在、继续发展,那么,自知是最基本的一步。倘若不自知,谈何发展?
不自知难免造成无主见。别人吃什么,就跟着吃什么;别人穿什么,就跟着穿什么。一个亦步亦趋的人,怎么可能对自己的人生有好的规划?毋庸置疑,无主见是一个贬义词。每个人都强调自主,希望有主见。为何每一个追求主见的人却生活在集体无主见的国家之中?倘若吾国对他者亦步亦趋,谈何发展与超越?可见,自知之重要。
不少人可能会认为,认识中国是最容易不过的事。中国国土总面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国民生产总值居世界前列。我们不加反思地认为,这些就是中国。政府官员选读工作报告时,惯于列举这些数据。可是仔细想想,中国真的等同于这些数字之和么?我们倾向于使用平面性的数据与指标来衡量事物,却遗忘了中国之为中国不同于苹果之为苹果。
海德格尔曾经追问,什么是大学?他走遍了大学的每一个角落,就是没找到大学在哪儿。我们不能够说,一栋教学楼就是大学,校园里的花圃就是大学,全校师生就是大学……大学之规定与具体事物之规定处在不同的层面。大学是一个意义的整体。同样,虽然我们生活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我国由五十六个民族构成。但中国之为中国,不等同于这些指标之和。中国是一个纵深性的意义的整全。因此,中国对自身之知,就不可能来源于丈量国土面积、统计国民生产总值等操作。
中国是意义的整体。过去、现在与将来都是这个整体中不可缺失的部分,都处于内在的紧密关联之中。此关联不可能被人为地斩断。正是出于这一原因,传统底蕴是我们实现自知的一个重要资源。这表现为吾国在历史长河中绵延至今的兴衰荣辱,曾在同一片土地上生活的先人对他们时代的看法,对整个国家是其所是的理解。凡此种种,都应成为当下国人理解本国、理解自身的一面镜子,从中可以折射出中华民族特质之所在。
古人多从人类纵向的整体之大我出发来反思个体的生命以及使命。传统是他们理解自身的一个重要面向。传统暗示着他们从何处来,而对传统的创造性解读指引着他们该向何处去。
然而,在现代社会,“为什么我们需要传统”,“为什么我们需要学国学”,成为一个个难以求解的问题。认识传统、学国学的合理性亟待论证。更进一步地说,如果我们不能从实用性的角度论证其合理性,这些事件就有被消解的可能。毋宁说,这一现象本身就暴露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即当下盛行的古今割裂的思维方式。周遭的一切都告诉我们,要活在当下。当下即全部。
与古人相比,我们对自身的理解日趋狭隘与片面,惯于用众多平面性的指标来评价他人与自身,如职位、薪酬、房屋拥有数、年收入。每个人的人生规划都是清一色的小升初、初升高、高升本、找工作、结婚生子……这些步骤背后凸显的是原子般的个人。由于缺乏纵深性的维度,每一个事件的意义日益单薄且脆弱。人们难以从中获得归属感与心灵的慰藉,唯有僵化于片面之中。
古人也同样有教育,也需要谋生。但他们的实践活动被置于众多复杂的维度之中。古人从五伦中理解自己的角色、从家族的谱系中寻找自身的位置、从祭祀活动中理解自身与祖先的关系、从一方之乡俗中获得皈依。超拔于常人之上的大人物还能从历史的沿革、道的传承中理解自身的使命。在这些纵深性的维度的交织中,完全相同的行为很可能被赋予了完全不同的意义,使得对有限之当下的超拔得以可能。《学记》、《昏义》告诉我们,同样是学、同样是婚姻,面对着相同的事件,古人与现代人的理解完全不同。
对于个人而言,纵深性维度的置入是极为必要的。而对国学的学习实际上就是让自己的生命实现当下性的超拔,具备一定的纵深性被堵。但凡一个人还有理性,一个人还想清醒地活着,他总会觉得,有限的一生应当寻求幸福,而非不幸福。那么,把自身局限于狭隘的平面性指标中,在这有限性中僵化,可能会幸福么?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