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涛2016-08-14

拍摄患者手术时是怎么征得患者家属同意的,我个人觉得那么大的拍摄设备会容易妨碍医生的正常工作和影响正常手术

有1个回答

周全 2016-08-14

拍摄不能影响手术,尊重患者的权益是《人间世》摄制组最重视的一项工作,为此我们在上海市卫计委的支持下,专门成立了“医学专业委员会”和“医学伦理委员会”,监督我们的案例拍摄和最终呈现。我们非常尊重拍摄对象的意见,其实有大量的素材,很多更为精彩的故事没有出现在片子里,很大一个因素就是我们要尊重拍摄对象的意见,比如医生接受采访了,但患者放不愿意接受拍摄,这样的选题我们是必须放弃的。《人间世》拍摄周期将近两年,很多人不知道,其实我们前八个月没有拍摄任何一个完整的案例,而是用这八个月的时间,参照医学规范化培训生的要求在医院跟着医生学习,我们要了解手术室的规范操作要求,每次拍摄手术案例,我们的编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熟悉手术的全过程,我们还为拍摄器材定制了“防菌服”,每次拍摄都要经过严格的消毒,这样做就是为了把对手术的影响减少到最低程度,这样的准备我们花了八个月的时间。同时,我们制定过几条军规,第一条就是记者拍摄不能干预治疗过程,记者不能参与医生和患者的决策,也不能为了摆拍干扰手术的过程,可以说我们的拍摄是无法事先制定拍摄计划的,因为我们不能导演。同时,我们制定了拍摄肖像权同意书,考虑到医院的环境比较复杂,进出人员较多,我们也在一些公开场合,张贴了公告,如果需要回避镜头的,可以与摄制组取得联系。其实,我特别想说,《人间世》讲得最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而我们的拍摄也是建立在摄制组与医生、与患者的信任上的,花八个月的时间准备,不仅仅是学习一些规则,更为重要的是学习如何获得拍摄对象的信任。《人间世》的拍摄是沉浸式拍摄,我们的编导陪伴着患者经历了很多,在这个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可以建立起来的。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51

您好。综合回复如下。如果韩国大选不延期,那么还有七周就是大选,现在保守派合了分分了合这又再统合了,正要找机会树立自己高大强的形象呢。所以这次如果疫情没有控制住快速扩散开,保守派必然会借此攻击执政党的能力。所以不排除保守派借此机会不配合政府的号召。这些脑残宗教势力的背后,不排除有党派的影子。
韩国是依宪建国,依法治国的国家。现行《传染病预防法》规定,地方自治团体长为预防传染病限制或禁止集会等时,违反该法的人将被处以300万韩元以下的罚款。
集会结束后,首尔钟路政府告发了主办方,首尔市政府也以集会现场取证的照片为基础,在共同告发参加者。
24日,在光化门集会上呼吁支持特定政党,而涉嫌违反<选举法>的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总代表会长全光勋牧师,已被拘留。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负责拘捕令的部长法官金东贤,24日对涉嫌违反公职选举法的全光勋牧师发布了拘捕令。
金法官表示,没有选举权者,不能在总选前进行事前选举活动。 考虑到自由公正的选举在大民主制国家中占据的意义,预计将以情节严重进行严厉处罚。
早在12月全牧师就展开了呼吁对特定政党进行投票等非法事前选举宣传活动,首尔市选举管理委员会于12月末,也曾以违反公职选举法的嫌疑告发了全部师。
合并调查两起案件的首尔钟路警察署,于18日以违反公职选举法的嫌疑申请了全牧师的拘捕令,检察官向法院申请了拘捕令。原定于本月21日进行审查,由于全牧师方面的强烈要求,推迟至24日上午。
全牧师在法院出席时,全面否认违反选举法的嫌疑,称自己的发言在YouTube等舆论论许可的范围之内, 并没有违反"选举法"。
对于不顾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危险在周末光化门广场举行集会一事,他诡辩称,"在野外集会并没有感染的先例,一直是室内感染",也是与专家商议后才决定是否继续的。
天理昭昭,疏而不漏。期待后续审 判。

33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韩国的扩散,韩国政府提升了应对级别为"严重"。现在在路上很难找到不戴口罩的人。 上周五还有在卖口罩的小区药店,现已全部卖空,并称到货日期不定。 上周五我跑到第4家药店才买到了KF94(=N95)口罩,前3家没有一次性口罩也没有n95口罩,只有普通的棉质口罩. 许多大型超市也是一大早就排起了长龙,每个超市开始销售口罩的时间也是各不相同。而且经常是几分钟就卖完了当天的进货量。 上周在网上KF94成人用口罩的平均价格已经上涨为3575韩元一个,虽然比疫情前增加了六倍左右,但就这个价格现在也很难找到, 甚至网上还有一部分特高价口罩,一个卖到6500~10000韩元一个(约合38~60人民币)。许多市民愤愤不平。
韩国满负荷运转工厂的口罩制造企业,最近一天的产量最多可达1200万个,可是由于官公署和企业等的大量订单激增,导致流通企业最近口罩供应大幅减少或干脆没有。因价格不错,往国外运输的量也很大,进出口量多的时候一天就有230多万个(14日)。另外至今因囤积居奇被揭发的就有1000多万个。中国事实上已经中断了材料供应,有些企业甚至开始担心生产材料的不足。
随着口罩紧缺现象的加剧,政府限制了出口量,以及携带措施(旅客可以自由携带300个以下,超过此量则要申报),并表示将通过公共流通网向实际需要者供应生产量的一半。
最近几天很难买到,希望不久情况会有所改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