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曾经在德国,满大街都可以看到残疾人,跟中国很不一样。正当我疑惑德国残疾人比中国还多的时候,发现德国的公交、电车和火车等公共交通工具都有电动装置,方便轮椅搭乘。或许是德国的无障碍设施方便了残疾人的出行?中国也有无障碍设施,但这些设施的设计和使用情况如何,有否改进之处?

有3个回答

Persica 2016-08-18

德国残疾人占总人口比确实略高,但我国残疾人总数较德国总人口还多。
社会对残疾人无歧视加上无障碍设施遍布,残疾人出行公共场所很方便,才显得残疾人多。而这些都得益于德国的经济水平和民族精神。
国内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和管理均不健全,使用率低。例如盲道的铺设中断,占用盲道,过街无语音提示装置等,这是制约盲人外出的第一步。
当然还有其他社会因素,导致即使在建设和管理都比较健全的场所,依然很难看到残疾人。
设施的建设和管理可以通过法律约束,但是使用却包含着社会问题,最有效的方式是从我们自身做起,改变对待残疾群体的态度。媒体人可更多的关注和传播残疾人相关信息,特教行业者可在自己的领域做微小的改变,设计师可更多的加入无障碍环境建设……

Persica 2016-08-18

对。

作家的猫

谢谢你的回答!或许,最好的设计是让残疾人觉得自己不特殊,能和别人一样使用社会资源,参加社会活动,尽管实现的方式会有所不同。

作家的猫 2016-08-18

谢谢你的回答!或许,最好的设计是让残疾人觉得自己不特殊,能和别人一样使用社会资源,参加社会活动,尽管实现的方式会有所不同。

Persica

德国残疾人占总人口比确实略高,但我国残疾人总数较德国总人口还多。
社会对残疾人无歧视加上无障碍设施遍布,残疾人出行公共场所很方便,才显得残疾人多。而这些都得益于德国的经济水平和民族精神。
国内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和管理均不健全,使用率低。例如盲道的铺设中断,占用盲道,过街无语音提示装置等,这是制约盲人外出的第一步。
当然还有其他社会因素,导致即使在建设和管理都比较健全的场所,依然很难看到残疾人。
设施的建设和管理可以通过法律约束,但是使用却包含着社会问题,最有效的方式是从我们自身做起,改变对待残疾群体的态度。媒体人可更多的关注和传播残疾人相关信息,特教行业者可在自己的领域做微小的改变,设计师可更多的加入无障碍环境建设……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