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oven2020-08-04

您好,我是图情档的硕士生,也了解过哈佛大学的数据库,国内南京大学也有一名博士利用红楼梦的小说素材,做了文本挖掘,社会网络分析等工作,写了篇博士毕业论文,请问您是如何看待定性和定量关系在数字人文领域的关系的,因为我以前特别推崇数字人文的研究方法,但目前有所反思,数字人文的机器学习的情感分析颗粒度会比人工阅读更加细腻嘛?还有能介绍一下数据库的构建工作吗?因为我觉得还蛮有趣的。

有2个回答

徐力恒 2020-08-04

让我集中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吧。数字人文绝对不排斥人工阅读,所以我们几乎可以说:数字人文=人工+机器阅读。这也是为何数字人文是立足“人文”学科的一个领域,暂时不会脱离人文研究而存在。以你举的例子而言,我们在做人文学者熟悉的阅读思考之余,机器辅助或机器完成的情感分析可以带来哪些优势,这是咱们数字人文学者必须思考,也不能避免的问题。

徐力恒 2020-08-04

至于建库工作,澎湃做过一篇采访,这里分享一下: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419136

徐力恒

让我集中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吧。数字人文绝对不排斥人工阅读,所以我们几乎可以说:数字人文=人工+机器阅读。这也是为何数字人文是立足“人文”学科的一个领域,暂时不会脱离人文研究而存在。以你举的例子而言,我们在做人文学者熟悉的阅读思考之余,机器辅助或机器完成的情感分析可以带来哪些优势,这是咱们数字人文学者必须思考,也不能避免的问题。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