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英国的司法体系是不是司法独立?司法体系在英国政治制度中有什么作用?

有6个回答

曲蕃夫 2017-06-13

谢谢您的提问,这是个很棒的问题。
如您所说,英国的政治传统上并没有“三权分立”的体系,尤其是最高法院的权力长期由上议院的“上诉委员会”中的贵族法官们执掌,也就是立法司法不分,近代以来饱受诟病。直到2005年,议会通过了《宪制改革法案》,2009年成立了独立于议会的最高法院,才算将司法权切割出来。最高法院负责审理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的刑事民事案件的上诉,但是无法管辖苏格兰的刑事案件。
独立司法权在英国政治制度中存在一定的监督作用,但是同样是因为历史和传统的原因,没有美国的联邦法官那样无上的权力。同样,现在英国依然受制于欧盟法。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以及脱欧的进展,英国的最高法院在现有政治体系中也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曲蕃夫 2017-06-14

我从本科留英,大学政治系学习英国政治的教材是一本名为Politics UK的书,此书再版重印了多次,现在已经至少是第八版了。该书详尽且准确,资料十分详实,即使作为一本工具书都有很高的实用价值。但很遗憾我不是很清楚这本书国内是否有中文版本。不过我觉得大学的图书馆里或者网上应该都不难找到这种英国政治制度演进的书,可以在政治/历史区域进行查找。

我闻如是

另外要了解英国政治制度演变的历程(从大宪章产生至今),有没有专业的书籍或论文之类的推荐

我闻如是 2017-06-13

另外要了解英国政治制度演变的历程(从大宪章产生至今),有没有专业的书籍或论文之类的推荐

曲蕃夫

谢谢您的提问,这是个很棒的问题。
如您所说,英国的政治传统上并没有“三权分立”的体系,尤其是最高法院的权力长期由上议院的“上诉委员会”中的贵族法官们执掌,也就是立法司法不分,近代以来饱受诟病。直到2005年,议会通过了《宪制改革法案》,2009年成立了独立于议会的最高法院,才算将司法权切割出来。最高法院负责审理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的刑事民事案件的上诉,但是无法管辖苏格兰的刑事案件。
独立司法权在英国政治制度中存在一定的监督作用,但是同样是因为历史和传统的原因,没有美国的联邦法官那样无上的权力。同样,现在英国依然受制于欧盟法。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以及脱欧的进展,英国的最高法院在现有政治体系中也会发挥更大的作用。

我闻如是 2017-06-13

好的,明白了,谢谢

曲蕃夫

我不太同意按照美国那套“分权制衡”的体系来理解英国政治。英国政治制度建设是渐进的,是通过议会权不断制衡并限制王权,直到最后王权彻底成为象征意义。政府权力受议会钳制,而议会权更多地是接受民众和媒体的监督。

曲蕃夫 2017-06-13

我不太同意按照美国那套“分权制衡”的体系来理解英国政治。英国政治制度建设是渐进的,是通过议会权不断制衡并限制王权,直到最后王权彻底成为象征意义。政府权力受议会钳制,而议会权更多地是接受民众和媒体的监督。

我闻如是

是不是可以把英国的政治体制理解成两权分立?两权分立属于分权制衡机制之一种情况?最后在当今的英国政治实践中,英国的立法权和行政权如何相互制衡,既然不是三权分立,立法权与行政权谁的比重大?

我闻如是 2017-06-13

是不是可以把英国的政治体制理解成两权分立?两权分立属于分权制衡机制之一种情况?最后在当今的英国政治实践中,英国的立法权和行政权如何相互制衡,既然不是三权分立,立法权与行政权谁的比重大?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95

历史上有些对付疫情的方法与措施值得了解与借鉴,1、比如对付麻风的的方法是隔离,早期是将患者驱逐出境(乡镇),近代以来是建立麻风病院,将患者集中在规定地区疗养,禁止与外人接触;2、急性和大规模传染病突发时采取强制性封户或者封城,阻断传染病的传播与扩散,比如1911年东北发生的鼠疫事件,伍连德采取的就是切断由东北进入山海关的火车,将疫情首先控制在东北地区,防止疫病散播至关内;中世纪英国小镇爆发疫情时,镇内居民主动封城,自我牺牲,以中断疾疫外传;也有感染的患者和家庭在家自我封 闭;或者是是建立专门时疫医院,集中接待传染患者,专门治疗,并与医院其他患者隔离。3、建立严格的检疫的制度,这点前面已有回复;4、接种疫苗,历史上持续爆发的天花,导致的总体死亡人数远远超过鼠疫,死亡率高达 25%,自宋代以来,中国社会采取人痘接种方法预防天花,亚洲其他国家和阿拉伯医生也会此方法,18世纪前后人痘接种法传到欧洲,1796年英国人痘接种师詹纳发明牛痘接种术,成为有效对付天花的无害疫苗,但当时人们并没有完全意识到此疫苗 的作用与重大意义,英国议会立法强制推行接种疫苗。疫苗接种的方法有效防治诸多传染病的爆发,类似20世纪之前危害社会与人群的斑疹伤寒、白喉等传染病得到控制;5、每次疫情爆发,伴随而来的另一场隐性瘟疫:流言、谣言和迷信、非科学的所谓民间疗法的传播,这些社会性疫病,其传播速度更快、感染人群更快,其危害并不见得比生物性疫情弱,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更易造成社会恐慌;因而防治疫情的的一个重要措施是信息透明、科学知识普及和及时的防治方法指导。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