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2017-08-06

其实在本次事件中,我们一开始就做错了。印军突然持械和推土机进入我境内,对这种公然的武装入侵,我方边防部队完全可以临机处置,快速反应,以态度坚决的武力对抗方式阻止其进入我方边境,这样也只是一场边境冲突。现在把事情闹大,反而遂了印方的意,弄得我方还有点被动。

有13个回答

林民旺 2017-08-06

非常同意。

经纬围棋 2017-08-16

写了作数吗

★樹影劍南★ 2017-08-10

人家知道我方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这样的事不止一次两次了

啊噗 2017-08-10

同意。

都市隐士

或许当时没有准备好?事先没有预案?

都市隐士 2017-08-09

或许当时没有准备好?事先没有预案?

林民旺

非常同意。

潜水局 2017-08-08

国内政治可以拍照取证,国际政治是不信这一套的,叙利亚内战就说明了这一点。印军侵入领土难道我方仅仅以边境冲突解决了事吗?不可能!撤回,正好是中国对尼泊尔和不丹形成巨大影响力的大好良机,更是印度害怕的。不撤就会军事解决,印度莽撞之后会清醒认识到,又一次要被打回1962。

中国公民甲

不同意,我认为在印方刚刚非法进入中国领土时,我边防部队应临机决断,果断快速处置,扣押入侵人员,并拍照留下正确,然后调集重兵把手,形成强大震慑力,这样我们就会掌握主动权。

枫叶 2017-08-08

这种事情都做事后诸葛亮,往往悔之晚矣。中国的外交态度,往往雷声大雨点小,几个强烈抗议和严正交涉,别人未必会领你的情。

潜水局

不同意。从主权来说,快速反制当然好,但从舆论来看容易授人以柄。从政治角度而言,不战而屈人之兵或后发制人,会带来更好的效果——借此契机推动与不丹、尼泊尔关系,打压印度的膨胀野心。

中国公民甲 2017-08-08

不同意,我认为在印方刚刚非法进入中国领土时,我边防部队应临机决断,果断快速处置,扣押入侵人员,并拍照留下正确,然后调集重兵把手,形成强大震慑力,这样我们就会掌握主动权。

潜水局

不同意。从主权来说,快速反制当然好,但从舆论来看容易授人以柄。从政治角度而言,不战而屈人之兵或后发制人,会带来更好的效果——借此契机推动与不丹、尼泊尔关系,打压印度的膨胀野心。

潜水局 2017-08-08

不同意。从主权来说,快速反制当然好,但从舆论来看容易授人以柄。从政治角度而言,不战而屈人之兵或后发制人,会带来更好的效果——借此契机推动与不丹、尼泊尔关系,打压印度的膨胀野心。

林民旺

非常同意。

2017-08-07

拼刺刀?几十个边防战士拼数百山地精锐?你在开玩笑吗?这次事件明显是有预谋的,你觉得印度人会想不到你突然来硬的?你觉得他们没有预案?这次事件的正确处理方式只能是耗时间,时间站在我们这边,现在硬碰硬就输了。

无处不在9016

态度坚决的武力对抗方式就一定要开枪吗?你可能没看过五十多年前中印士兵刺刀对峙的那张照片,不得不说,长期的和平时代,磨去了很多人的血性,对这类突发事件,我们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和紧急应对方案。对这种明目张胆的武装入侵,处置得越迅速越好,影响范围越小越好。

Benton 2017-08-07

我反而感谢印度给了我们合适的展示力量的机会,况且印度一直对我们的一带一路耿耿于怀,背后搞小动作!这次正好敲山震虎,让南亚西亚各国确认合作的方向。

无处不在9016 2017-08-07

态度坚决的武力对抗方式就一定要开枪吗?你可能没看过五十多年前中印士兵刺刀对峙的那张照片,不得不说,长期的和平时代,磨去了很多人的血性,对这类突发事件,我们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和紧急应对方案。对这种明目张胆的武装入侵,处置得越迅速越好,影响范围越小越好。

你错了,印度在后面准备了3个山地师,而且冲进来的印度人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他们巴不得我们先开枪,我们一旦开抢,他们就可以借口中国人边境上先开枪然后迅速入侵,到时候就不只是洞朗地区了,估计整个锡金段边境都得丢了,我们准备不足,印度人准备充分,所以这次实际上是吃了个哑巴亏,现在能做的就是耗着,让印度人觉得占不到便宜,还得拉长补给线,得不偿失,索然无味自行撤离,如果他们坚持不撤,就给了我们准备时间,我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扭转局部的劣势,即使要打最少也是几个月后的事情。

2017-08-06

你错了,印度在后面准备了3个山地师,而且冲进来的印度人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他们巴不得我们先开枪,我们一旦开抢,他们就可以借口中国人边境上先开枪然后迅速入侵,到时候就不只是洞朗地区了,估计整个锡金段边境都得丢了,我们准备不足,印度人准备充分,所以这次实际上是吃了个哑巴亏,现在能做的就是耗着,让印度人觉得占不到便宜,还得拉长补给线,得不偿失,索然无味自行撤离,如果他们坚持不撤,就给了我们准备时间,我们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扭转局部的劣势,即使要打最少也是几个月后的事情。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5

严复在晚年曾自叹“浮名满世”。严复以其一生在翻译、海军、教育等三个方面的主要成就,比如精通西学,翻译包括《天演论》在内的八大译著,主持天津水师学堂二十年,先后担任过安庆高等学堂监督、复旦公学校长、北京大学首任校长等,享誉当时的知识分子圈内乃至全社会,可谓一等社会名流,大体上是很受尊崇。他一度在各校受邀做演讲,受到拥戴,风光十足。晚年会有“筹安之累”正是因为袁世凯派想利用严复的声名地位来造势。
当然,一个人的声名地位并不能对应代表他有多被理解和认可。恰恰相反,圣贤皆寂寞,高处不胜寒。
比如,1902年时西学风靡,严复门前很是热闹,可严复看不惯结党营私、假公济私和权利之争。他认为,那些所谓新党,口谈新理,手持新书,日翼新政之行,其实不过是为个人之私,希望从中邀利,或晋升为新贵。因此,严复不
愿与他们交往。坊间盛传严复之傲慢。严复则默默闭门谢客,倾注心力于译书。那时他的身份是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白天到局里办事,晚归,灯下唯以翻译自娱。
比如,严复曾十分委屈地向张元济倾诉,说有位朋友赞许他译的书很好,但就是太难了,无法领略其中妙义。圈内朋友都表示看不懂,就更别说一般的读者了。严译著述对受众的要求一直都很高,需要丰厚的西学知识作为支撑。如此,严复翻难免感受到一种曲高和寡的孤独。1903年2月27日夜晚,严复在翻译《群学肄言》时,忽然间悲从中来,在一张便条上写道:
吾译此书真前无古人,后绝来哲,不以译故损价值也,惜乎中国无一赏音。扬子云:“期知者于千载”,吾则望百年后之严幼陵耳!
严复是名士,但人生亦多孤独之时。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境遇如何,严复一直都表现出远大的抱负、高级的情怀和很强的行动力。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