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您是作为粉丝文化的研究者,还是粉丝群体的代言人回答问题?据我所知,研究者似乎应该与研究对象保持一定距离,才可做出相对公允的判断。如果是后者,为粉丝文化群体辩护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是前者,似乎不宜过多回避现实存在的过度追星等问题。

有3个回答

杨玲 2017-11-14

我是学者粉(aca-fan)。这是英美粉丝研究的“传统”。我今年3月在芝加哥参加了The Society for Cinema and Media Studies的年会。会上有一个fan studies scholars的小组会议,大家做自我介绍时,首先就必须表明自己的current fandom。粉丝研究有趣的一点就是它模糊、打破了研究主体和客体之间的边界。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