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老师,所有人都有各不相同的需求和兴趣,不过大部分人读文学作品可能并不会也不需要去像评论家那样将一部作品进行拆分组合,并且刻意进入作品本身以外的庞大解读空间,所以,我想问的是,从一个作者角度出发去讨论普通读者的阅读,您的建议是什么,您觉得最佳的阅读应该是怎样的?

有5个回答

但汉松 2017-12-11

有两种阅读,一种是批评家的读,那是写给一个学术共同体来看的,是文学批评研究的范畴;另一种是普通读者的读,是读给自己的灵魂听的。如果你是作者期待的强力读者,能够洞悉领悟原著全部的细节彩蛋和历史细纹,那当然是极好的;可如果你是普通的读者,那也无需羞愧。私人的阅读,无需抵达山峰,在山脚下转转,也是极好的,就算只能远远看看,放松身心,或者胡乱冥想山上风景,也没什么不可以。所以,享受最适合的阅读方式,让意义流淌出来,这就够了。

Ocean之心 2018-03-07

很喜欢教授的文笔!

但汉松

有两种阅读,一种是批评家的读,那是写给一个学术共同体来看的,是文学批评研究的范畴;另一种是普通读者的读,是读给自己的灵魂听的。如果你是作者期待的强力读者,能够洞悉领悟原著全部的细节彩蛋和历史细纹,那当然是极好的;可如果你是普通的读者,那也无需羞愧。私人的阅读,无需抵达山峰,在山脚下转转,也是极好的,就算只能远远看看,放松身心,或者胡乱冥想山上风景,也没什么不可以。所以,享受最适合的阅读方式,让意义流淌出来,这就够了。

何以乘物以游心 2017-12-13

所以我也特别珍爱您这本书

但汉松

实际上是有断裂的,所以我写了《以读攻读》,希望摆脱文学评论家阳春白雪的刻板印象。

但汉松 2017-12-13

实际上是有断裂的,所以我写了《以读攻读》,希望摆脱文学评论家阳春白雪的刻板印象。

何以乘物以游心

您的回答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批评家的文学评论是写给学术中人看的,而作家的文学是写给大众看的。你觉得这两者之间是否有断裂呢?

何以乘物以游心 2017-12-11

您的回答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批评家的文学评论是写给学术中人看的,而作家的文学是写给大众看的。你觉得这两者之间是否有断裂呢?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9

网友您好!感谢您的提问。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一下您的想法。“捆绑”这个问题既可以是事实上的,也可以是主观看法上的:美国的堕胎争议在事实上是否和美国女性的平等权利相关?在不同人的主观看法中,堕胎权是不是属于女性(平等)权利的一部分?我个人的理解是,在美国历史上,堕胎争议不只是一个女性权利问题,但一定和女性的身体和社会平等息息相关。
  首先孕育后代的能力只有女性才拥有,这就表明这个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来谈。其次,在美国历史上,堕胎行为的犯罪化主要目的是保护女性的生命安全,惩罚的是庸医或者江湖骗子,因为很多女性因堕胎黑市而丧命,也就是惩罚为人堕胎的人,而不是怀孕妇女本身。再次,历史上,美国女性主义运动的激进分支一直是要求女性取得控制自身身体的权利,改变传统的社会性别角色。在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堕胎合法化运动中,女性一直是运动的参与主体。一些妇女组织,把堕胎权视为女性基本权利的一部分。
  所以从美国历史上看,堕胎(权)问题不可能脱离女性权利问题,单独分析。在不同群体和主观视角中,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堕胎问题是个宗教问题、是个政治问题、宪法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的堕胎问题与美国女性权利无关,而且恰恰是最直接相关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