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大导:看了您很多戏剧作品,包括您写的《导演小人书》。您作为人艺成长起来的导演是怎么看待人艺传统和当代戏剧的关系,包括您对焦菊隐先生的戏剧中国化很重视,那您是怎么看待焦先生理念的当下意义?

有1个回答

林兆华 2017-12-08

焦先生在排练场,我看过他排戏,之后也看了一些资料。他的原则就是中国戏曲美学的原则。今天北京人艺说继承焦先生的传统,他们都是假的,根本都没有真的继承焦先生的中国学派。
意义在于焦先生的理念是本土的、中国的,它不是从俄罗斯,或者从欧洲拿点东西过来的。还是需要坚持自己本土的东西。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