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伦理》这本书中的一个前设是不是将其记忆对象定为创伤记忆(而不是包含所有的快乐的记忆等),也就是他讨论的一个隐含的前提是,首先是对于创伤记忆我们应该怎样做出附和伦理的选择?也就是玛格丽特在开始时提到的他父母对待创伤记忆的态度?其次才扩展至整体意义上的记忆概念呢?这样的理解是否准确?

有1个回答

杨庆峰 2019-12-18

你好,这本书不错,讨论记忆的伦理问题,作者采取的案例还是生活味还是很浓,容易理解,只是过于散乱,理论性差了些,另外,这本书的理论基础还是比较传统的,强调记忆是一种美德,因此要记住,对于很多做记忆实践的人来说还是有一定帮助的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59

所谓官,在元丰改制前,基本指阶官,表现为三省六部二十四司九寺五监的各种官衔,如尚书左仆射、户部侍郎、大理寺评事等。需要注意的是,从唐代后期开始,省部寺监的实际职权就越来越小,到了北宋前期,已经是事任所系,十无八九,基本沦为空壳机构。朝廷保留这套头衔,主要是为了给官员“序位著、寓禄秩”,即标识官员的基本品阶和工资待遇。所以元丰改制前的这些仆射、尚书、侍郎、郎中、员外郎之类,都不会真的去相应的省、部、司、寺监办公,而只是享受相关待遇而已。官员的实际职事,则叫差遣,其特点是往往含有平章、知、判、管勾等动词。如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知州、知府、勾当皇城司之类。官员的职权,由差遣决定。职,多指贴职,是朝廷给予某些在文学、学术上造诣较高官员的头衔,基本也不含有职事因素,但是是一种非常高的荣耀,而且还能给官员带来额外的津贴,同时,有贴职者的仕途前景也会更光明。贴职一般与宫中某些收藏皇帝御集的殿阁,以及三馆秘阁挂钩,例如龙图阁直学士、直史馆等。宋代很多官员,会同时带官、职、差遣等若干种头衔,需要我们作出准确的判断,以便弄清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例如,某人为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那么我们必须知晓,尚书左仆射只是他的阶官,他平时不会去尚书省办公。他实际具有的职务,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亦即宰相,而集贤殿大学士是他作为宰相的贴职,他平时也并不会去集贤殿办公。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