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的唯一一个蔡徐坤粉丝是财务姐姐的女儿,大概10岁,如果说蔡徐坤此类流量明星的粉丝群体是小学生中学生等未成年人,此类明星的营销手段对学生的的成长与社会认知是否有影响?

有4个回答

曾于里 2019-07-23

在我看来,小孩子是可以追星的,就像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偶像,喜欢谁,是一种私域的自由。但需要警惕的是,现在饭圈不仅仅是喜欢那么简单,你喜欢了还不够,你得参与到为偶像制造数据的战役中。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谈到这种数据迷信的危害:
饭圈将“造假”理所当然化了。这是一种“数据达尔文主义”:只要偶像数据漂亮,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就算造假也无所谓,因为强者生存。时下只要你打开任何一个流量的微博,他们的微博转发量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所谓的“数据组”,这些数据都是粉丝小号抡博抡出来的,它本质上也是造假。这种造假将饭圈所有人裹挟,毕竟你不造假,别人造假了,那别人数据就上去了。
当造假成了饭圈的“基因”,我们如何不担心饭圈里的粉丝,会将造假和达尔文主义那一套搬到现实生活中?如果粉丝长久浸淫在饭圈的某些作风里,我们又如何不担心他们的价值观也变得扭曲?

哆来咪 2019-07-25

现在小孩子追星,关注的一切都会有渠道推送到眼前,小孩子自制力差,基本都从追星变成迷星,到后来行为思想完全扭曲。小孩子可以喜欢节奏/歌词/,千万不要喜欢某个星。所以家长应尽量杜绝孩子追星,孩子听歌可以,谁唱的就算了。问题是现在99%的歌很烂,所以干脆还是禁止吧。

曾于里

在我看来,小孩子是可以追星的,就像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偶像,喜欢谁,是一种私域的自由。但需要警惕的是,现在饭圈不仅仅是喜欢那么简单,你喜欢了还不够,你得参与到为偶像制造数据的战役中。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谈到这种数据迷信的危害:
饭圈将“造假”理所当然化了。这是一种“数据达尔文主义”:只要偶像数据漂亮,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就算造假也无所谓,因为强者生存。时下只要你打开任何一个流量的微博,他们的微博转发量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所谓的“数据组”,这些数据都是粉丝小号抡博抡出来的,它本质上也是造假。这种造假将饭圈所有人裹挟,毕竟你不造假,别人造假了,那别人数据就上去了。
当造假成了饭圈的“基因”,我们如何不担心饭圈里的粉丝,会将造假和达尔文主义那一套搬到现实生活中?如果粉丝长久浸淫在饭圈的某些作风里,我们又如何不担心他们的价值观也变得扭曲?

2019-07-25

迷途!

下雨时你的温柔 2019-07-25

在中国,娱乐明星都是性格扭曲一般的存在,除了宣扬拜金主义以貌取人,百害无一利!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严复在晚年曾自叹“浮名满世”。严复以其一生在翻译、海军、教育等三个方面的主要成就,比如精通西学,翻译包括《天演论》在内的八大译著,主持天津水师学堂二十年,先后担任过安庆高等学堂监督、复旦公学校长、北京大学首任校长等,享誉当时的知识分子圈内乃至全社会,可谓一等社会名流,大体上是很受尊崇。他一度在各校受邀做演讲,受到拥戴,风光十足。晚年会有“筹安之累”正是因为袁世凯派想利用严复的声名地位来造势。
当然,一个人的声名地位并不能对应代表他有多被理解和认可。恰恰相反,圣贤皆寂寞,高处不胜寒。
比如,1902年时西学风靡,严复门前很是热闹,可严复看不惯结党营私、假公济私和权利之争。他认为,那些所谓新党,口谈新理,手持新书,日翼新政之行,其实不过是为个人之私,希望从中邀利,或晋升为新贵。因此,严复不
愿与他们交往。坊间盛传严复之傲慢。严复则默默闭门谢客,倾注心力于译书。那时他的身份是京师大学堂译书局总办,白天到局里办事,晚归,灯下唯以翻译自娱。
比如,严复曾十分委屈地向张元济倾诉,说有位朋友赞许他译的书很好,但就是太难了,无法领略其中妙义。圈内朋友都表示看不懂,就更别说一般的读者了。严译著述对受众的要求一直都很高,需要丰厚的西学知识作为支撑。如此,严复翻难免感受到一种曲高和寡的孤独。1903年2月27日夜晚,严复在翻译《群学肄言》时,忽然间悲从中来,在一张便条上写道:
吾译此书真前无古人,后绝来哲,不以译故损价值也,惜乎中国无一赏音。扬子云:“期知者于千载”,吾则望百年后之严幼陵耳!
严复是名士,但人生亦多孤独之时。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境遇如何,严复一直都表现出远大的抱负、高级的情怀和很强的行动力。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