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冬天某人约我去看《一代宗师》,看完吃饭聊天,自己还颇有兴致,结果发现对方连张震和张晋的两个角色都没搞清楚…😔
但再后来,想起这件事,也可理解,而且心生疑问:一代宗师里的一线天没几场戏 是想说什么呢
不知道,您怎么看

有2个回答

林有狐 2019-08-03


事实上,这是“列传体”的叙事手法。
王家卫在《一代宗师》这部电影中借用了中国史书的一种叙事传统,即由司马迁撰写《史记》时首创的“列传体”叙事。“列传体”围绕多个人物展开,叙事形式也不是线性的,而是块状的。在《一代宗师》一些海外版海报(如柏林电影节海报)中,英文片名The Grandmaster被改为复数的The Grandmasters,这成为《一代宗师》“列传”思路的一个明证。

作为传记片的《一代宗师》,其中心人物毫无疑问是叶问。可影片表面上看是叶问的传记,实际上却讲述了包括宫二、宫宝森、马三、一线天等一系列人物的故事。在影片中,张震饰演的“一线天”只间断性地出场了两三次,这其实是一种结构化的表现方式,就像歌剧的主调和复调一样,相互呼应。我们可以认为“一线天”这些人物是配角。但从结构的意义上说,他们并非配角,只是他们的故事被隐去了。
电影中所谓“有些人成了里子,有些人成了面子”或许就是这个意思。

同时,《一代宗师》也借用了“章回体”的手法。
王家卫曾提到,如果影片有四个小时的片长,基本可以实现“章回体”的效果。“130分钟的版本我用的是编年体的方式来讲,从1935年这个时间开始,慢慢的从一个没有见过高山的人,到之后发现最难过的是生活。最大的高手是生活。一个人就像一棵树,这棵树倒下,这棵树起来,这棵树又走到哪里,最后整个武林我们看见立了一棵大树。”

关于“一线天”这个人物的故事,我在《回响与疏明:<一代宗师>的电影境遇》一书中有比较详细的分析,感兴趣可以一阅。

达达的马蹄V 2019-08-03

谢谢您的回答!

林有狐


事实上,这是“列传体”的叙事手法。
王家卫在《一代宗师》这部电影中借用了中国史书的一种叙事传统,即由司马迁撰写《史记》时首创的“列传体”叙事。“列传体”围绕多个人物展开,叙事形式也不是线性的,而是块状的。在《一代宗师》一些海外版海报(如柏林电影节海报)中,英文片名The Grandmaster被改为复数的The Grandmasters,这成为《一代宗师》“列传”思路的一个明证。

作为传记片的《一代宗师》,其中心人物毫无疑问是叶问。可影片表面上看是叶问的传记,实际上却讲述了包括宫二、宫宝森、马三、一线天等一系列人物的故事。在影片中,张震饰演的“一线天”只间断性地出场了两三次,这其实是一种结构化的表现方式,就像歌剧的主调和复调一样,相互呼应。我们可以认为“一线天”这些人物是配角。但从结构的意义上说,他们并非配角,只是他们的故事被隐去了。
电影中所谓“有些人成了里子,有些人成了面子”或许就是这个意思。

同时,《一代宗师》也借用了“章回体”的手法。
王家卫曾提到,如果影片有四个小时的片长,基本可以实现“章回体”的效果。“130分钟的版本我用的是编年体的方式来讲,从1935年这个时间开始,慢慢的从一个没有见过高山的人,到之后发现最难过的是生活。最大的高手是生活。一个人就像一棵树,这棵树倒下,这棵树起来,这棵树又走到哪里,最后整个武林我们看见立了一棵大树。”

关于“一线天”这个人物的故事,我在《回响与疏明:<一代宗师>的电影境遇》一书中有比较详细的分析,感兴趣可以一阅。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7

欺凌是人际行为或群体行为。根据勒温的群体动力学,B=f(P*E),就是说,行为(B)是个人(P)与环境(E)交互作用的产物,欺凌行为的发生,既有个人方面的原因,也有环境方面的原因。
  早期研究者多把校园欺凌行为主要归咎于欺凌者个人方面的原因,如欺负同学的学生的人格缺陷或价值观偏差。这种归因,导致校园欺凌干预的重点放在对学校危险分子的检举揭发、筛查识别、重点监管以及对欺凌者的惩罚打击上。按照这套思路,很容易将我国校园欺凌频发与我国现行的成年人保护法直接联系起来。有人可能就会认为,这部法律对未成年的过度保护,使我们没有办法严厉而有效地打击校园欺凌者。
  但是随着研究的深入,人们发现欺负同学的学生未必是品行败坏的学生,好学生也欺负人。甚至有人专门研究为什么好学生也欺负人,为什么有些对绝大多数同学都非常友好的心地善良学生会专门欺负某个同学。这方面的研究,导致有人把校园欺凌频发的根源归咎于学校环境,认为学校普遍的排他竞争氛围,是学生相互排斥、相互奚落以及校园欺凌与暴力频发的根本原因。一些学校用阿伦森发明的拆拼制小组合作学习改造课堂的氛围,不但有效地预防的欺凌,也有效地矫正了学生中已经存在的欺凌关系。阿伦森在《不让一个学生受伤害》对此有实证研究,犾龙在《不给欺凌立锥之地:引导学校关心每个学生》对此有个案研究。我个人也倾向于认为,校园欺凌频发的主因不在于学生而在于学校,跟未成年人保护法没有多大直接关系。
  个人之见,未必正确,欢迎批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