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舒意好:我是一个中文系学生,曾经在课堂上看到有同学看你的书,觉得很好奇。我读了很多严肃文学作品,觉得他们虽然立意高远,但很难有很多读者,更期待像《泪国》这样充满文艺气质的通俗流行小说的出现。想问你,你作为中国作协会员,作为上海作协签约作家,很早就得到了文坛的认可,是怎么看到通俗和严肃之间的区别?你认为幻想小说是完全的通俗文学吗?你会一直坚持写幻想小说吗?

有1个回答

哥舒意 2019-09-16

目前这两者是有界限的。它们的评判标准不一样,对应的人群和评论者也不同。幻想小说是完全的通俗文学,这个观点应该是个误读,或者是现在文学审读这一块的误读,似乎少人问津,阅读门槛加高,现实叙事才是严肃文学,流畅易读必然通俗浅薄。个人觉得这都是狭隘的体现。简单说,王尔德童话和安徒生童话都是幻想文学,但是他们的文学成就,显然已经不能用诺贝尔这样的文学奖来衡量。好的文学会进入人类文明的基因,跟通俗和严肃没有关系。我自己写作规划里,不是按幻想现实,或者通俗严肃来划分的,我坚持写我认为好的小说。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2

目前市面上最优秀的拿破仑传记应该是安德鲁·罗伯茨(Andrew Roberts)的《拿破仑大帝》(Napoleon the Great)。作者利用许多新发觉史料,以及自己的实地考察,颠 覆了许多过往的观点。应该是现阶段读者想了解拿破仑的入门之选。
此外,我还推荐乔治.勒菲弗尔(Georges Lefebvre)的《拿破仑时代》(Napoleon)和约翰.霍兰.罗斯(John Holland Rose)的《拿破仑一世传》(The Life of Napoleon I),虽然这两本都相对久远些。前者不能称之为一本传记,更像是一本时代史,其中文译名也恰恰突出了这点。而后则者是我本人的最爱。虽然老一辈的英国学者,对于拿破仑不免抱有些偏见,但也为我们提供了不同的视角。更可贵的是罗斯基本上保持了一个史学家应有的公证,并认可了拿破仑的功绩,给了他十分恰当的评价,即便现在读来,仍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尽管遭受了惨重的失败,他在治理国家,焕发人民才智和运用战争艺术等方面,完全是超群绝伦,伟大之极。他的伟大,不但在于他那些最出色的业绩具有永恒的重要性,而更在于他在始创以至在完成所有这些业绩中投入了雄伟非凡的力量——这种力量,使得遍布他后半生征途上的那些巍然屹立的纪念碑,虽然饱受狂风暴雨的摧残,却还是宏奇壮丽!屈处于奴役之下的民族不可能有这样的成就。人类毕竟不以最高的荣誉授予那些谨小慎微、知难而退、毫无建树传于后世的庸碌之辈,而是把它授予胸怀大志、敢作敢为、功勋卓著,甚至在自己和千百万人同遭大祸之际还主宰着千万人之心的人。拿破仑就是这样一个奇迹创造者。这个驾驭法国革 命、改造了法国生活的人,这个给意大利、瑞士和德意志的新生活奠定了广泛而又深厚的基础的人,这个发起了十字军东征以来最伟大的行动、使西方势力滚滚冲入东方的人,这个最终把千万人的思念引向南大西洋那块孤独的岩石的人,必将永远立于人类历史上千古不朽者的最前列。”
此外,法国历史学家Patrice Gueniffey的《波拿巴》(Bonaparte: 1769–1802)会在晚些时候由后浪出版,也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