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阳2020-01-23

当时有节俭过年的主张吗?还是皇宫过节必须维持一定的排场?

有3个回答

杨原 2020-01-24

您好,谢谢您的提问。关于节俭过年,在清代是主张过的,主要就是道光皇帝身体力行。一般典礼性的东西不会有太多变化,道光主要缩减的是生活方面的。其一,饮食上,比如道光过年期间的早晚两膳,只有五个菜,其他帝王基本上起码都要20个菜,再比如一些制作点心时候的用量也会酌量缩减,比如奶馅儿的元宵,原来要100斤奶,他下旨缩减为80斤。其二,娱乐上,清宫有大量节令戏,也就是宫廷专门为节日编演的戏曲,都是以团体舞蹈为主的大场面,道光大量裁撤宫廷艺人,很多节令戏就此不演了,很多节令戏的演员大面积缩减。

杨原 2020-01-25

这个情况很不一样,不好比。第一,崇祯年间,没有清代这么详细的宫廷档案,他每天吃什么,如何娱乐,没有可靠的具体记载。第二,财政来源不同,清代宫廷主要以内务府收入为主,有大量的皇家庄园、当铺,虽然有一定的民间税,但主要都是依靠皇家自己的资产进行运转,很少占用国库,明代皇帝虽有小金库,但主要来源于国家税收,说白了,清代皇帝节俭,也主要省的是自己家的钱。第三,人口基数、工艺水平、生产力水平都不一样。所以,参考条件不是很明确,相比的条件也不一样。

燕阳

这个程度和崇祯皇帝相比如何?

燕阳 2020-01-24

这个程度和崇祯皇帝相比如何?

杨原

您好,谢谢您的提问。关于节俭过年,在清代是主张过的,主要就是道光皇帝身体力行。一般典礼性的东西不会有太多变化,道光主要缩减的是生活方面的。其一,饮食上,比如道光过年期间的早晚两膳,只有五个菜,其他帝王基本上起码都要20个菜,再比如一些制作点心时候的用量也会酌量缩减,比如奶馅儿的元宵,原来要100斤奶,他下旨缩减为80斤。其二,娱乐上,清宫有大量节令戏,也就是宫廷专门为节日编演的戏曲,都是以团体舞蹈为主的大场面,道光大量裁撤宫廷艺人,很多节令戏就此不演了,很多节令戏的演员大面积缩减。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24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是美国顶尖级的私立大学,位于马里兰州首府巴尔的摩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成立于1876年,由巴尔的摩银行家Johns Hopkins捐赠的700万美元巨额遗产支持创办美国高水平研究大学和高水平医院。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是美国第一所研究型大学,以医学、公共卫生、国际政治与国际关系研究等领域见长。由于创立之初,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就专注于医学科学与人体健康研究并将科学研究成果迅速转换成临床诊疗实践,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学科和公共卫生学科始终处于全美顶尖水平,在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大学排行榜(U.S. News University Rankings)中,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类专业长期排名第一,因此,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医学研究在美国乃至世界都享有盛誉。
作为美国医学教育和医学研究重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承担起了发布疫情数据的责任。美国是复合联邦制国家,各州政府所辖的健康卫生部门不对美国联邦健康和人类服务部负责,没有义务向联邦健康和人类服务部及其附属机构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提供本州本地的疫情数据,所以,你到美国CDC网站上去查看疫情数据,总是滞后2-3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作为政府以外的第三方独立汇总、统计、发布相关疫情数据,为美国公众和世界其他国家提供美国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实时更新。
除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之外,哈佛大学新冠肺炎病毒疫情数据中心(Harvard Health Coronavirus Resource Center),明尼苏达大学传染性疾病防控政策研究中心(University of Minnesota Center for Infectious Disease Research and Policy)都在独立发布美国疫情数据,可比较不同研究机构发布的疫情数据。
美国人对政府发布的数据迟缓持怀疑态度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美国人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中蕴含有质疑权威,质疑政府权威的基因,他们担心政府蓄意瞒报、漏报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导致疫情数据失真。疫情数据统计是科学研究的工作范围,那就交给科学家和科学研究机构好了!独立第三方、递四方、第五方发布的数据可以更好地体现美国各州疫情发展的真实情况。

96

您好,谢谢您的提问。欧美国家对于新冠疫情在开始的时候基本都没有积极地应对。按照常识来讲,是很难理解的。因为,在历史上,发生过多次规模很大 的瘟疫,中世纪的鼠疫,近现代的天花、霍乱,还有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西方的卫生防疫有很长的经验教训。特别是意大利、西班牙、法国500多年前就有专业的卫生机构,专门用来应对瘟疫,隔离检疫也是在中世纪的时候就创立了。英国比他们晚一个世纪,在16世纪初,也开始隔离检疫。他们本来有成熟的经验。意大利民众的做法,英国政府当局的表现,令人啼笑皆非。我个人觉得,这还是与他们的观念、价值观以及利益有联系。这个疫情,虽然有中国的前车之鉴,但是在危难没有到来之前,大家还是没有意识到它的严重性,这是其一。在英国、美国的朋友们因为比较了解疫情,当时也给我们传递了他们对所在国家做法的无法理解。其二,还是自由民主的观念,自由、民主这些东西在西方国家,在体制上即便已经很成熟了,也很难对它们的范围进行界定,自由民主在有时候是可能走向极端化的。西方人对自由非常热爱,但是新冠病毒与他们的自由是相反的。在不明了其危害严重时选择不戴口罩也是正常的。其三,不同政党之间存在政治利益的博弈,谁也不愿意对民众的行为过分压制而导致他们的反感,那么在未来就可能失去选票。当然还有的原因,也是非常重要的,隔离检疫是要有经济代价的,西方国家本来失业率就很高,经济再衰退,可能导致更大的社会问题,为什么现在美国连枪支都被买光了,可能民众也预见到什么,缺乏安全感。他们到现在也不愿意戴口罩,对于一些民众来讲,也部分地可以用情绪情感来解释,他们自由散漫,漫不经心,自我,猎奇,觉得那样很有意思,好玩儿,也就会那么做。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