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博主老师,诸葛亮为什么对北伐如此执着?如果保存实力是不是仍呈鼎力之势?

有1个回答

南门太守 2021-10-31

《孙子兵法》说:“可胜者,功也。不可胜者,守也。”弱者主守,这是基本道理,但诸葛亮五次北伐,继任者姜维十一次北伐,而在此期间曹魏方面仅发动过三次主动进攻,十六比三,弱小的一方反而更主动,似乎违背了战争法则。
有人说诸葛亮是为保住权力才这样做的,后主逐渐长大,如果不发动北伐,诸葛亮必须还政于后主,所以他才借北伐予以拖延。这种说法其实没有道理,诸葛亮在《后出师表》里有两句话:“不伐贼,王业亦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这道出了北伐的根本原因。
在诸葛亮看来,如果采取保守战略,与敌人一块休养生息,敌我之间的差距将越拉越大,与其到时候被动挨打,还不如以攻代守,避免“坐而待亡”。北伐虽然没有成功,但那主要是双方实力过于悬殊所决定的,诸葛亮即便不北伐,也无法让蜀汉最终保全,更谈不上让蜀汉保有优势了。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1

谢谢您的问题!魏晋时期之所以给人留下“乱”的印象,大概是由于这一时期紧接汉末的党锢之祸、董卓之乱与群雄割据,西晋末年又经历了八王之乱和永嘉南渡,如果以太康元年(公元280年)三家归晋为起点计算,至元康元年(公元291年)八王之乱起,国家承平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十一年。东晋时期虽然政局整体上相对安定,但是早期也经历了王敦之乱和苏峻之乱,此后整个国家政治结构的稳定完全是建立在皇帝、流民与门阀士族的脆弱平衡之上,加之北方异族政权的威胁一直存在,亦可谓是如履薄冰。天下纷乱的局面会影响整个时代的精神气质,例如东汉末年建安时期诗歌的总体特征是“慷慨任气”,《文心雕龙·时序篇》便称这种气质的形成良由诗人见惯了乱离的世事,因悲凉而慷慨,遂任气而为诗。
魏晋风度实际上也是时代的产物。今天我们谈起魏晋风度,大多会比较注意魏晋名士率直任诞的处事风格,名士清谈、服散、饮酒和纵情山水的逸事尤为令人津津乐道,不过,此类处事风格的形成原因其实非常值得注意。一方面,这是由于东汉末年儒学由僵化而走向衰落、个体思想逐渐解放;另一方面汉末至魏晋士族内部的倾轧日益激烈,亦有不少士族都试图通过此类处事风格来表达对现实的不满或不合作,例如“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本有济世之志,但因为见到魏晋嬗代之时“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于是终日酣饮,不与世务,以此来逃避参与司马氏与曹氏之间的政争。因此,将魏晋风度看作是一种独特的政治文化现象,其中蕴含着魏晋士族对现实政治发展的因应,或许不失为一种妥帖的看法。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