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伟

我是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 ,关于中美关系的任何事,问我吧!

我是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曾担任美国埃默里大学政治学系兼职副教授、美国亚特兰大中国研究中心副主任等。截至今天,我在中国生活了27年半,对美国是隔岸观火;我在美国也生活了27年半,算是深入“虎穴”。
我的间接和直接经历以及耳闻目睹的事情,或许可以帮助读者更全面地了解这个所谓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
453
焦点 2015-09-23 已关闭提问
53个回复 共32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美国在何时会对中国停止监听?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8个回答

2015-09-24

你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若中美开战,你为谁战?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6个回答

刘亚伟 2015-09-20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6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7

“社会学价值”及“语言学价值”是我们评选流行语的标注,具体说,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    反映时代特征。流行语是时代的“脚印”,是时代在语言中留下的“痕迹”。反映时代特征,一直是我们评选年度流行语的标准。今年入选的“文明互鉴”“区块链”“XX千万条,XX第一条”“996”“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等等,年度特征无不明显。 “打卡”最初一直在榜单上,最后落选就是因为它“太旧”了,没有今年的年度特点。“快闪”“逆生长”“脱粉”等,也是这种情况。
2.    弘扬正能量。语言是社会生活的符号,是社会价值观的直接反映。评选流行语,不仅是在向社会推荐一个语词也是在向社会推广语词所反映的价值观。《咬文嚼字》评选年度流行语,一直将“弘扬社会正能量”当成核心标准。今年入选的“文明互鉴”“区块链”“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等,就明显体现了这一点。 “996”“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霸凌主义”等等的流行,其实反映了人们对不合理现象的批评态度,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弘扬正能量。
3.    引导语文生活。评选流行语,选的是优雅、美丽的语言符号,我们一直坚持把结构、含义、用法上是否有“创新”作为评选流行语的重要标准。今年入选的词条都体现了这一特点。还有许多条目的流行度很高,由于不符合这一标准落选了。比如“盘”“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与你无瓜”“夸夸群”“可/我可以”“知否知否”“爱的魔力转圈圈”“阿伟我死了”等等,都是因为语言上的“创新”不够而落选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