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蕉风
香港浸会大学饶宗颐国学院博士生

我是黄蕉风,关于当下中国墨学复兴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80末生人,相当于90后。求学经历比较复杂,从本科到硕士到博士阶段,分别读的是电影、中文、宗教、神学、国学,及至现在转到饶宗颐国学院研究墨学(三硕或许即将一博)。在墨学研究领域,当属绝对后进。跨领域的学术背景,使我更愿意尝试一些前贤不敢想象的“思想实验”,比如我现在做的一个工作,就是运用比较神学的方法论,来介入墨家原典义理的新阐释。
大概因为我和一些墨家同仁,多次介入与大陆新儒家的论战,而被人误解为“反儒派”。其实在我心目中,儒墨道法都是中华教,归属“大国学”;学派之间的互相辩难,更像是佛门内部判教——百节各按肢体,万事互相效命。没有批判就没有继承,经不起批判的复兴是假复兴,儒墨道法,概莫能外。
年初我和港台几位钻研墨学的博士在香港成立了墨子协会,决志要在两岸三地为墨学复兴贡献力量。事实上大路民间的墨学复兴运动已逾10年,有很多矢志重光千年绝学的朋友,已经做了很多实质性工作,我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随着当代新墨家在舆论场、知识界和民间的声音得到全面昭彰,我们终于可以说“该中国墨学登场了”。
517
思想 2015-07-15 已关闭提问
106个回复 共17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我是儒学复兴的倡导者,倡导墨学你是第一人

黄蕉风 2016-04-13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king2015-12-24

在大陆还有真正的墨者???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墨学的核心是非攻吗?

黄蕉风 2016-01-09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黄蕉风 2016-01-09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对墨家很感兴趣,可以推荐本书么?

你好!先生,我加你微信,给你聊天怎么不接受啊?

黄蕉风 2016-01-04

蓝柯2015-11-28

如何看待最近有人欲将儒学转变为儒教这件事?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531

首先我要说的是:学校是育人之所。一所漠视学生生命,没有起码的良知,没有责任感的学校,本身就不值得家长信赖。
如果仅仅靠个别家长突击检查来发现问题,我觉得并不能从根本上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必须建立经常性的有效的管理机制和监督机制,才能让家长安心和放心。
下面从我本人的工作经历和经验谈一谈。
学校是孩子集体学习和活动的地方,学生人数多,难免发生磕磕碰碰等受伤事故。发生这样的事件往往大多数家长都是通情达理的,能够理解的。但伙食管理不同于孩子发生一些意外伤害事故,伙食管理不出问题则已,只要出问题就是群体受伤害事件,而且这些事件的发生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我们学校的家委会专门下设了伙食管理部,正副部长和委员一共有五六名家长。我从做校长开始,我校家委会中的六大部门,唯独伙食管理部我是亲自抓的,其他学习管理部、艺体管理部等五个部门都由其他领导分管。之所以如此重视伙食管理部,就是我担心伙食管理疏漏容易发生重大的食品安全事故。
我们学校的伙食管理部主要做好以下工作:
1. 提前一周审核下周的餐标,并确保每餐伙食标准跟餐标必须一致;
2. 审核学校食堂资质、员工健康证、食堂员工是否按规定着装和供应商资质等等项目;
3. 把关伙食味道、口感。我校家委会成员都有学校颁发的工作证,他们凭工作证可以随时到校检查工作,即使非伙食管理部的家委会成员也可以随时在学校免费进餐,并随时将发现的问题反馈给学校领导;
4. 家委会下设的志工组织也有一批专门的生活志工,他们每天在学校里协助生活老师工作的时候,也能够随时发现食堂和餐厅的问题,并直接反馈给学校领导。
因此,我建议您也提出相关的要求,让您孩子所在的学校借鉴这些做法,使学校的食品安全管理真正实现透明化并成为常态。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