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蕉风
香港浸会大学饶宗颐国学院博士生

我是黄蕉风,关于当下中国墨学复兴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80末生人,相当于90后。求学经历比较复杂,从本科到硕士到博士阶段,分别读的是电影、中文、宗教、神学、国学,及至现在转到饶宗颐国学院研究墨学(三硕或许即将一博)。在墨学研究领域,当属绝对后进。跨领域的学术背景,使我更愿意尝试一些前贤不敢想象的“思想实验”,比如我现在做的一个工作,就是运用比较神学的方法论,来介入墨家原典义理的新阐释。
大概因为我和一些墨家同仁,多次介入与大陆新儒家的论战,而被人误解为“反儒派”。其实在我心目中,儒墨道法都是中华教,归属“大国学”;学派之间的互相辩难,更像是佛门内部判教——百节各按肢体,万事互相效命。没有批判就没有继承,经不起批判的复兴是假复兴,儒墨道法,概莫能外。
年初我和港台几位钻研墨学的博士在香港成立了墨子协会,决志要在两岸三地为墨学复兴贡献力量。事实上大路民间的墨学复兴运动已逾10年,有很多矢志重光千年绝学的朋友,已经做了很多实质性工作,我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随着当代新墨家在舆论场、知识界和民间的声音得到全面昭彰,我们终于可以说“该中国墨学登场了”。
516
思想 2015-07-15 已关闭提问
106个回复 共17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3

先说结论:又一个伪续。而且是87版电视剧的窠臼,东施效颦罢了。
一百零八回癸酉本的前身是“何初本”,于2008年发布于网上,当时正值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红楼梦中人大型选秀活动的余热未歇,时间发得蹊跷。何初本持有人叫何莉莉(化名),号称祖父年代战场上传衍下来的过录本,后来逐章发布网上,曾引起不小风波。但是网友随之也发现不少问题:一、这后二十八回的行文相较前八十回,甚至相较高鹗版本,语言浅白平庸至极,大相径庭。二、何初本有一章回目叫“大厦倾公府逐末路”,可巧的是,87版电视剧35集就叫做“大厦倾公府末路”,但这是编剧原创的。如果何初本是红楼梦原版,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回目?古抄本原本又在哪呢?三、后二十八回不少剧情雷人,薛宝钗居然跟贾宝玉婚前发生了性行为,宝玉还动辄要驱逐鞑虏,后面一群人也开始打起了流寇,充满赤裸裸反清复明的味道,似乎是为民国旧索隐派背书。打着吴梅村的作者名头,更是与前述“假语村言”云云风格迥异。
后来何玄鹤等人又重新修订整理出版,命名为“癸酉本”,将大厦倾公府逐末路的回目改掉,并找了各种各样的借口填补上述漏洞,譬如语言措辞差别,一会儿说缘于原作者未经修饰的初稿,一会儿说是过录者自行改动所致。这或许可以为赤裸裸的反清思想当一个挡箭牌,但仍疑点丛生:如果作者初稿如此,那与前八十回比,可谓天壤之别——而且许多语言可以说是现代化了,这绝不是“初稿”可以搪塞的。如果说是过录者自行改动,那后二十八回还有许多拙劣的诗词诔文,试问哪个过录者会有如此闲情逸致,连同诗词都要长篇改写一番?
唯一的亮点是:这个结局同87版红楼梦电视剧一样,是集许多红学家的探佚结果、前八十回的判词、脂砚斋暗示的伏笔所致,包括宝黛钗、王熙凤、史湘云、妙玉等人的结局,许多疑点在这里都可以找到答案。但这些人的结局,看过就好,若是拿它当红楼原本,就未免贻笑方家了——我承认作者有点小才华,但所谓的癸酉本,其实从未在学界引起重视。
试摘录一段:“两人聊了半个时辰,雨村见左右无人,大胆倾诉对宝钗的爱慕,宝钗叹气说自己容貌有限,难以承受大人错爱。雨村又说了几句甜言美语,忽然走近一把揽他入怀,宝钗闻着他身上惑人气味,早已情难自矜,含羞假意推攘,两个一番推拉,搂在一处。”
我相信是受了“钗于奁内待时飞”的影响(贾雨村字时飞),但薛宝钗跟贾雨村偷情的桥段,粗陋直白,这比前文鄙夷的才子佳人风月小说,还远远不如了。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