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霖生
台大哲学博士

我是哲學博士李霖生,曾任台灣一私立大學中文系主任 ,關於易經哲學的問題,問我吧!

我是李霖生,台灣大學哲學博士,曾任台灣一所私立大學的中文系主任。我写过《超越善與惡-尼采導讀》《生而自由》《易經密碼解密:幸福的哲學,生活的六十四個好》,微博@李霖生北川若瑟,欲在此与诸君探討易经哲學、人性哲學與超譯尼采的相關问题。
1、易經哲學: 《易經》所蘊含的哲理恰如量子物理學,非一般人能理解。《易經》本義不是應用於科技,而是提升人腦的成長(聯想一下電影:《露西》(《超体》),但是我們不需要依賴藥物)。人腦的成長實為某種存有之超視(vision )。Alfred North Whitehead (1861
–1947)以為人類的超視堅定的表現出一種向上的趨勢。
離開了宗教的超視,人生只是無量痛苦與悲哀之中,旋起旋滅的歡樂中乍現的靈光,又如方生方死之間一絲蜉蝣。宗教的超視啟示天命在於:“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復。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謂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
《易經》的根本就是上述的超視,此即《易傳》所謂“圓神”。超視於萬物之遷遷流謝之上,於萬物遷流之後,觀於其中,週浹內外,又超忽其外,永恆凝照。
2、人性哲學探討人性的真相。孟子曰:“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人”究竟是單純的裸猿呢?或真的是神的族裔?或者,“人性”只是一個邏輯的虛構?你對自己的“人性”有疑慮嗎?
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說:文學家具有探討人生真相的特權。翁貝托∙埃可(Umberto Eco)說:文學創造了真實的人生。所以如果大家可以從文學作品的閱讀中,來討論「人性的真諦」更好。
3、“超譯尼采”,尼采( Nietzsche )曾經預言自己的哲學是未來兩百年的哲學,在他死後這一百年,歐美哲學界應驗了這句話。例如偉大的傅科( Michel Foucault )自稱尼采的門徒,德勒茲( GillesDeleuze ), 德里达(Jacques Derrida) ,都有關於尼采的專著。
悲劇的核心價值在於探討人性。尼采說,難道不能有一種健康的悲觀主義嗎?一種暴量的生命力,活著目的在於享受永劫回歸的苦難?
308
思想 2015-07-27 已关闭提问
81个回复 共19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李霖生 2016-12-16

A
在議論《易经》之前,必須站在世界哲學思潮的上空,宏觀俯瞰,冥契於心。凡是與《易经》有關的問題,都是how to do? How could be?的問題。
《易经》啟示我們的智慧,是的第二序的知識,是認知的宏規,而不是知識的結論。不能領悟這一點,一切認知都是枉然。
所謂認知的宏規,簡言之就是認知的法門、途徑與境界。若問卦名与卦辞、爻辞何意?先看一卦結構,卦畫是一卦的原理,先解卦劃組織的原理,再講究卦辭之本義。
先花一年時間研讀Les Mots et les Choses. 修行好自身的思想機能。
卦劃組織的原理依據數學。Stephen Hawking的幾部科普讀物,關於量子物理學與時間哲學,會非常有啟發性。先想清楚Sein und Zeit的問題,可以奠定很好的思考基礎。
至於卦爻辭系統,可以視作與卦劃系統呼應的隱喻學系統。卦劃以數學語言表述世界的形構formation,卦爻辭系統則以「神話邏輯mythologiques」表述世界的形構。
首先,《易经》六十四卦的卦名是如何命名的?
卦名建立在六爻之辭共構的意義間架上。
至於卦名与卦辞、爻辞之间是什么逻辑关系?
必須先釐清你所說「邏輯」的定義。你必須真的學過符號邏輯,你也必須超越十九世紀陳舊的科學主義。為了超度自己知識的貧困,建議你先花長時間,反覆閱讀La Pensée sauvage。
如果你看不懂我上文的論述,先不要像當今許多「強不知以為知」的大師與老師們,如果是你理解力所不及之處,先存在心底某處。算是給自己一個機會。
詳盡的推論,盡在我數年前繁體舊作《易經密碼解密》(以北川若瑟之名)。此書橫空出世,非動漫遊戲世代所能知。況且兩岸心靈隔絕,神州豈有猶存慧眼者乎?
君子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君子哉。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李霖生 2015-11-18

A
如何能够「重建中国文化」?大哉问。喜见今日犹有如此忧国忧民的青年人。
文化的活水源头,尽在于「晋用贤良」。但是「嫉贤妒能」人所不能免啊。尤其是既得利益者,岂能让乎?
青年人的命运,往往掌握在有权力的老年人手里。
「野有遗才,廷有佞幸。国家将亡。」细数历代盛世,关键在于青年人有梦想。但是更重要的关键,在于是不是先存在一个,可以给青年人梦想的社会。
所以真正的关键在于当权者是否能「为天下得人」「为国举才」?
《宋史》载:「轼以书见欧阳修,修与梅圣俞曰:『吾当避此人出一头地。』」我僻处海陬,听过长辈说过,却没有真的见过。
电影《一代宗师》里,王家卫借宫宝森的话:「见不得别人好,是没有容人之心。宫家的门坎高,不出这种小人。」
所以安治天下须从「修己以敬」做起。为天下得人才,须做一个「和而不同」的君子。读书是学做人,不是求取功名,不是攘夺权位。否则读再多「国学」都没用。
『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诸!」』
孟子曰:「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
中国没有「抽象的一元神论」的宗教,但是应该要有一个阶级,实现:「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的信仰,如此可谓「君子教」。
欢迎继续提问。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1个回答

李霖生 2015-11-17

A
你的问题很生动,由现实人生开始思考哲学,很有智慧。
如果从一部电视剧说起,我宁愿从刘和平的《雍正王朝》与《大明王朝》说起。金庸在《鹿鼎记》里说过,人心最险恶之地,莫过于朝廷与大内。
我们处今日之世,岂得复效野人,击壤而歌?Milan Kundera说,现代世界的特质,就是战争在全球滚动,战争已不是政治的延伸手段,更不是以和平为目的。战争自身的权力意志,只有更多的战争。欲茍全性命于乱世的梦想,已不可得矣。
所以说:「大隐隐于朝。」想要吃上一口安乐茶饭,必须能观照全局。既能出乎其外,又能入乎其中。
如何可能呢?
孔子说:「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易传》说:「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若知通权达变,则无论荣枯贵贱,都能活得幸福。
若说最高的生活智慧,其实一生最多只要精熟十部书即可。勤于读书,选读好书。其余皆茶余饭后,聊供消遣之物。
《论语》《孟子》《老子》《庄子》《荀子》《韩非子》,加上四史,就绰绰有余了。
至于注疏版本,一律不用现代人的注译,尤忌白话文的译本。最多也只可参考「台湾古籍出版社」的注译本。其它名人的大作绝不堪用。
例如《论语》绝不可用傅佩荣之流的妄译。刘宝楠《论语正义》我以为最好。
其实好书何止十部。如果你的精熟法文,我会推荐你读Milan Kundera, Œuvre Tome I. II.与Michel Foucault, Œuvres Tome I. II. 如能精读,一生受用。
其实读书是为了学做人。做事容易,做人难。你问的正是如何做人。所以作为一个中国人,要活的大器,如《雍正王朝》所演绎者。做人最忌小家子气,如《XX传》所述者。读上述古籍,或许是最佳的选择。
书不尽言,言不尽意。如果还有疑问,欢迎继续提问。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Gribbon2015-11-13

老师您好,易经对日韩新加坡有影响吗?

李霖生 2015-11-18

A.
你的问题问到了点子上,能够一针见血,很好。
关键就是你说的「哲学土壤」,但不是仅止于近代德国人的努力成果。
欧洲的衣冠上国,一直非常珍视其不绝如缕的文化教养传承。例如Martin Luther,1483-1546)所翻译的《圣经》成为统一德国的基础。而《圣经》是欧洲文明的柱石之一。基督宗教的神学更融通了希腊罗马哲学的精髓。
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1749-1832)堪称德国文学之父,其毕生巨作《浮士德》,以圣经为基础,犹如另类的《乔布传》(Le livre de Job)。这种不绝如缕的传承,可以简称为「道统的静观」。
道统即某种存有之静观。静观者,「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静观具有下述善信美与圣神诸义:「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
人性对道统静观的直接反应就是崇礼仰慕。这种静观在历史过程中逐渐的,缓慢的与稳定的一再重现时,表现为更高贵的形式与更清朗的表现方式。那是人类生命经历中的一项要素。离开了道统的静观,人生只是无量痛苦与悲哀之中,旋起旋灭的欢乐中乍现的灵光,又如方生方死之间一丝蜉蝣。
道统的静观谕命:「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
中国自孔孟之后的道统,建立在这种人格的大器之上。人之所以有此大器,皆因能静观历史兴亡与人事荣枯之故。掌握学术资源,位居要津的学院领袖能「为天下得人」「为国举才」,而不是以权谋私,一意只为一己稻梁谋,必须心存静观,意在道统。
例如宋史载一段佳话:「(苏)轼以书见欧阳修,(欧阳)修与梅圣俞曰:『吾当避此人出一头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学术领袖,掌握稀有资源,必须能悟「上善若水」之义。心存静观,意在道统。
我在海陬一隅,所见尽是学阀利用公器,党同伐异,不能容人,更不容晚辈秀出。此所以哲学的土壤荒瘠,道统中绝,人才凋蔽,国事蜩螗…
欢迎继续提问。

李霖生 2015-10-26

A.
你的问题很好。
首先我要强调,中国人在科学理论与科技方面的成就,绝不落人后。但是有些优秀的科学家,爱好欧美的研究与就业条件,长期居留异国,就此安家落户,成了外国人。
再论中国自然科学的落后,到底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
自然科学与科技竞赛的局,是欧美资本主义国家设下的。这个局的最高指导原则,是他们的神学与信仰。中国人是被迫入局。当然在当今缺乏「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言」的哲学大师指导,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不允许输掉这个竞赛。
科技发展一日千里,不仅中国人无法停下来,反省这种文明趋势的价值。西方列强沉溺其中,一样无法自拔。这就叫积重难返。
清末以来,学者与政治人物一直无法正面肯定西方文化,所以一直无法摸透其科技文明核心的神学与哲学。因为不了解西方高度文明的人文省思与成就,也就无法真正理解中国老祖宗的智慧。
中国人必须擦亮西方文明那面镜子,才能看清自己的模样,进一步认识自我,建立自己文化的主体性。
以台湾的哲学界为例,即使研究中国哲学的哲学博士,也要附会西方哲学才能有所议论。此类学者却极为缺乏中文素养,更不用说无法理解中国哲学。
所以要想在大学有一立足之地,势必要留学欧美,挟洋以自重。最好聘请洋人来教中国哲学。这些洋学者姑且不论其在本国的生存能力,其实连中文表达能力都有问题,更别说有什么古文素养。
至于本地出国留洋,拥有外国显赫学历的学者,只是在洋人那套游戏规则下玩得转,其实既缺乏中国文化的教养,更吃不透真正的西方哲学。有些名学者在留学地,用其一知半解的中国文化,唬弄洋人。到美国研究中国哲学。回台湾又变身为西洋哲学专家,其实只是半瓶醋的洋买办。
即使有些在国外研究西方哲学的学者,只要不试图留在当地,抢其本国学者的饭碗。洋教授一旦知道你学成将返国任教,又何必留难一个将来的「亲美派」…?
中国文史哲学的衰落,始自孟子既逝,后世子孙其实皆在牵缝补漏中度日尔。不选择西方式的科学理论与科技,是先哲睿智的抉择。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李霖生 2015-10-26

A
先回答第一层的问题:「主修的方向?」
从就业的角度思考,主修外文当然是较佳的选择。但是修习外文不只是学习语言层面。仅仅局限于语言学习,绝对学不好外文。
学习一种语言,必须学习其历史、哲学与文学。
学习其历史,又必须学习政治经济学。
不学习其文学与哲学,则无法掌握其文化密码。
若不能掌握其文化密码,绝对无法精通其语言。
我学习英文的经验,因为资源有限,只能靠自己熟读英国文学经典。后来因为常看美剧,学习英文之途大开。
大学时学习德文,只能靠课堂教材,成绩实在不好。后来因为研读德国哲学家的原典,所以专业德语还行。
后来学习法文,法籍老师是语言学博士,教程很灵活。例如阅听经典法国电影(无字幕),阅读文学作品。课堂上由同学以法语,即兴编剧与演出。另一位法籍老师利用假期,组团带学生在法国体验生活。我有许多「七星文库」的典藏,多是来自她在台湾开设的「法国信鸽书店」。
总之,外文的文学与哲学经典,是学习语言的绝佳资源。但是学好外文的前提,是中文底子要很深厚。
所以我们可以转到第二层问题,就是好好学中文。学好中文的前提在于,熟读先秦经典。所谓先秦经典,是指《周易经传》《诗经》《书经》《论语》《孟子》《老子》《庄子》《荀子》《韩非子》。行有余力,再读三李两杜的诗,以及《文史通义》《聊斋志异》。
民初一些学者,鉴于人民语文素养低落,列过一些高中生必读的书单,比我上面所列书单来得长。
结论就是选择外文专业吧。进可攻,退可守。但是想学好外文,建议你依我的规画去学习。
最后给你一个非常坚定的理由,那就是社会经济的最高层,无疑几近全盘西化。这是资本主义全球化大势所趋。高经济成长与高科技发展,与列国争雄的前提,当然是吃透他们的文化。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李霖生 2015-10-22

A.关于李敖先生,我素来缺乏关注。这是我个人落落寡合的性格缺点。但是我的生活圈里却又有不少长辈相当熟悉李敖,甚至读大学时代,与他共住同宿舍,偶而还会在公共廁所邂逅者。
某日,李先生与后来曾任台湾一品大员之同学,偶遇于廁所。该「院长」随意聊了两句,谁知李先生立马记在小本上:「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某于台大厕所说过某些言语云云…」
我们必须说李公真是明见万里,日后该同学果然在台湾政府里,位极人臣。而「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某于台大厕所说过某些言语云云…」岂能不令小民闻之暗爽?
所以我虽无荣幸亲近李先生,却又知道一些很亲切的秘闻。但「宣扬秘闻」乃我深以为耻之事。
欧美一些伟大的记者,不仅常拥有高明博厚的学养,更具有深隽犀利的研究能力。写新闻如做学术研究,令读者读新闻如阅读精湛优美的论文。通常他们的文章登在头版头条,是谓「要闻」。
反观「狗仔队」,似乎也打着「人民有知的权利」与「求真的精神旗号」,以扒粪为能事。此之谓「秘闻」「丑闻」或「艳闻」。
大众传播媒体号称维护「第四权」,人民求知与求真的权利。若依字面行事,此中实有一大吊诡(paradox)。不如大家都多读几本有益之书,既能和而不同,又可韬光养晦。
「认知的激情」与「存有的真理」相关,却与鸡零狗碎的偷窥癖无关。司法的正义(Justice)除了追求真相,更重视人生在世(Dasein)的正当性(justification)。
所以古代「肉刑」那种动辄绑赴菜市口,凌迟处死的残酷剧场,不见于当今文明盛世。
像狗仔队一样,又如现今网络,动辄人肉搜索,专以伤害他人隐私,凌迟他人人格为能事。其实是人类古老的劣根性:嫉妒、偷窥与享受「残酷剧场」的强势DNA。
素朴的人民群众有此劣根也罢。最可耻的是稍通文墨之徒,隐身「人民有知的权利」大纛之下,哗众取宠,以权谋私。凉薄肤浅,反因媚俗(Kitsch)博取「名嘴」「大师」之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