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昊阳
庆应义塾在读硕士生

我是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在读硕士生,关于中国名校和日本名校教育的差异,问我吧!

2013年3月底,作为中山大学“2+2.5”项目的一员,我来到了日本,成为了一名大三编入生。2014年,我通过了庆应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并且拿到了全额奖学金。今年4月,我正式成为了庆应的一分子。我住过日本的乡村,也住过日本的城市;上过国内名校,也上过日本名校和非名校。我认识了不少在日留学生,从高中到博士都有,也有日本人朋友。现在喜欢日本和讨厌日本的人可谓是两极分化,然而即便是喜欢的人,对日本的了解也仅仅是二次元、JK和小电影,兴许还有喜欢日本料理的。我愿意跟大家分享我这几年在日的留学生活,跟大家一起讨论,让大家更好地了解日本。谢谢!
79
教育 2015-10-05 已关闭提问
99个回复 共10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3

探险基本就是不断和死亡打交道啊!有时候会后怕,有时候觉得,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澎湃这里上传不了图片,很难形象地展示危机。用文字讲述一个遇到危机的故事吧。
事件发生在泰国海域,地处我用纯人力独木舟环西太平洋的航线上。
通过卫星地图可以看到,ko si chang岛的整条南海岸线上,有大量建筑物分布在海边,这坚定了我可以随时靠岸上岛的想法。
在恶劣的冬季季候风季节,我划着一条宽60厘米,长5米的无动力独木舟,在澎湃的浪涌中,设法和离岸浪对抗,观察哪里可以靠岸。
最终发现自己被卫星地图误导了,原来看到的那些星星点点的建筑,的确集中在岛的南岸,但都建在悬崖之上。坐在独木舟上遥望,那些以为近在咫尺的酒店和餐厅,都高高在上,需要攀岩上去。
已经过了我预定的上岸时间,在这样海况中,我不想天黑还置身茫茫大海。但又不可能在无攀岩装备的情况下,攀爬上岩壁。
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向前划,寻找可以就近登陆的地方。临近晚上十点,夜色中,我在ko si chang岛的东南角沙滩上岸。
这一日,在毫无遮蔽的大海上,我整整划行了15个小时。筋疲力尽中,在沙滩上胡乱搭建了帐篷,想尽快躺下休息。
几位男青年从黑暗中走过来,他们看了看我的独木舟,然后对我竖起大拇指。几个人叽里咕噜说了一通泰语,我用英语告诉他们我不会讲泰语。
他们利用丰富的身体语言告诉我,想请我去喝酒。
一想到明日又将是艰苦的一天,我只能委婉地拒绝了他们,表示我必须好好休息,早点睡觉。
早上被一阵歌声惊醒,拉开帐篷一角,瞥见一群光着膀子的渔民,在三三两两唱着歌,喝着威士忌,他们吆喝我出去和他们喝几杯。
这土产的威士忌,喝着味道有点怪。
不知是酒本身的问题,还是这独特的调配方法所致。喝了一杯后,渔民们终于放过我,让我收拾东西下海了。
出发不久,感觉到腹部隐隐作痛,要拉肚子的感觉。
难道是我这中国肠胃,适应不了泰国的土产威士忌? 我想忍忍,但实在忍不住,观察四周海面,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艘工程趸船,我赶紧划过去。
工程趸船上有两位大哥,可能是没见过有人划着独木舟在大海里游荡,好奇地跑到船舷上观望,还对我竖起大拇指。
划近船舷,告诉他们我需要上船借用洗手间,他们可能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一个劲的讲着泰语回应,还把竖起的大拇指对着我使劲左右摇晃,完全是鸡同鸭讲。
没办法,我只好划着独木舟,兜到船尾去寻找厕所。果然不出所料,厕所就在船尾。两位大哥也沿着船舷走过来,我用手指了指厕所,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在肚子上画了个圈,脸上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两位大哥终于哦哦地点了几次头,并做了一个ok的手势。
我赶紧从独木舟爬上趸船,等我上去后,其中一位大哥用手拉住我独木舟的绳子,帮忙固定在船舷上,另一位用手做出把我推向厕所的动作。
在这异国海域的厕所里,我终于畅快了一次。很感谢这两位大哥,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谢过两位,爬上独木舟继续航程。
气候受寒流影响,划离工程船越远,风变得越大。到了中午时分,风力达到五级,阵风六级。海况恶劣,白头浪一个接着一个。
很快,独木舟里就灌满水,变得难以操控,我不得不放下桨来处理。突然之间,一个巨浪从后面扑过来。
我从浪尖上掉下来的一瞬间,感觉肚子一阵剧痛,不知道是腹泻又发作了,还是被风浪颠得肚子疼。
我来不及探究原因,茫茫大海中,前面是水,后面是水,左右两边还是水,看不到任何海岸。
我忍不住了,情急之下,只好从独木舟跳到水里。一手拉着独木舟的船绳,防止它漂走,另一只手赶紧在水里把裤子退去。
虽然已经很急,但人悬浮在水里面,脚不着地很难发力,也可能是在水下半米多深,受到了水压的压力影响,便不出来。
深吸一口气,右手使劲揪住独木舟,借力发力,终于有了点成绩。独木舟的人造橡胶蒙皮上,居然被我揪出了深深的指印。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人的排泄物密度比水低。瞬间,我看见自己的战绩漂浮在水面。
好恶心,赶紧拉着独木舟游泳脱离自己布下的雷区,寻找新的领地继续努力。
经过几次战地转移,腹痛终于减轻。正要把裤子拉起来的时候,发现水底有一个巨型黑影,向着我靠近过来。
黑影比我的体型大很多,靠近的速度非常快,看来是来者不善。
我没来得及把裤子拉起来,赶紧连滚带爬的爬上独木舟。还没完全坐稳,就看见水面上露出熟悉又恐怖的三角翅。
“鲨鱼”
恐惧中,我不由自主叫喊了一声。目测鲨鱼有两三米长,围着我的排泄物在水面上转圈。然后又游过来,围着我的独木舟转了几圈。
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懵了,身体僵硬,只有眼珠随着鲨鱼转。
还好鲨鱼并没有向独木舟发起攻击,转了几圈后,就重新沉到水底去了。我过了大半天,才回过神来。
我一直怀疑,刚才是不是幻觉?
鲨鱼是肉食动物。并不像杂食的狗一样喜欢吃其他动物的排泄物,所以它不可能是冲着我的便便来的。
鲨鱼喜欢攻击受伤流血的动物,还有因患病防御能力变弱的动物。
难道是因为我拉肚子的排泄物,让鲨鱼判断我是个已经得了病,好下手的猎物吗?
我无法判断。
不过我能判断的是,即使肚子再疼,在这片海域里,也绝对不应该再跳下水方便了。为了避免再次拉肚子,我决定在找到靠岸点之前,不再喝水和吃食物。心有余悸中,傍晚在一个无人荒岛登岸。
感谢鲨鱼没有攻击我!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