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军
主持人

我是主持人戴军,现在我主要的身份是一个旅人,关于世界各地美景、美食,问我吧!

我是戴军,70后,做过很多工作。作为歌手出道,在最红的时候,转战主持行业,和李静搭档主持访谈类电视节目《超级访问》已15年。年逾不惑,我决定再度转型,从熟悉的银屏淡出。现在,即便参与电视节目,我也不再担任主持人,比如,江苏卫视的《蒙面歌王》节目里,我只做嘉宾。工作之余,我喜欢旅行。从2013年,我停掉了百分之九十的工作,开始做一个旅人,全世界寻找美景和美食,跟大家分享。旅行,开辟了我生命中另一块园地,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关于旅行、各地美食,欢迎在这里与我探讨。当然,对《蒙面歌王》有话想说,也欢迎向我提问,不过,其实我并不比你们知道得更多。
63
明星 2015-08-18 已关闭提问
12个回复 共6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戴军 2015-09-04

朝鲜去过?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出去玩享受美景、美食一般是独自一人还是有家人或者伴侣陪同?

戴军 2015-09-0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首先要明确一点,“抑郁症状”不等于“抑郁症”(学术称谓是“抑郁障碍”),两者有明显而严格的区分。“抑郁症状”描述的是一个人一段时期内的情绪状态,而“抑郁障碍”则是一种心理疾病。
网络上关于抑郁的测试工具,都是针对抑郁症状,测量症状的严重程度,但不具备诊断抑郁症的价值。因此从诊断的角度来看,就不靠谱。比如抑郁自评问卷(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贝克抑郁自评问卷(Beck depression rating scale,BDI)都是临床常用的专业评估工具,量表本身具有非常好的信效度,经过国内学者的修订和使用,是很靠谱的测量工具。但也仅仅是靠谱的工具而已,不具备诊断的价值。另外需要提醒的是,靠谱的工具也需要靠谱的使用,比如使用者对引导语的理解、得分的计算、结果的解读等都影响测量的“靠谱”程度。所以,一些网络上的心理测量工具是靠谱的,但得出的结果未必准确。
医院里诊断抑郁症需要全面详细的询问病史和精神检查,才能获得相对准确的诊断。医生问诊,要了解求助者心理问题的当下,既往的心理,行为,人际交往,家庭和社会功能等,还有身体检查,以便排除因为生理、药物等身体原因导致的抑郁症状。依据是世界卫生组织(WHO)颁布的疾病诊断系统中有关心理行为障碍的标准。
总之,网络上有关抑郁症的测评有参考意义,对于了解测试者的情绪状态有一定提示效果。但是准确的评估和诊断需要临床专业人士系统的进行操作。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