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元礼

我是深圳大学新加坡研究中心主任吕元礼,关于新加坡的政治文化,问我吧!

今年9月,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在国会选举中获得全部89个议席中的83席,以总得票率69.86%的明显优势赢得选举,保持56年不间断执政。其得票率比2011年大选还高了9个百分点。而先前风头正旺的反对党,仅获得寥寥数票。
我是吕元礼,目前担任深圳大学新加坡研究中心主任,在我看来,这次大选的结果证明选民还是比较理性的,一些平时不太发声的“沉默大多数”,拥有决定性的作用。一方面,人民行动党针对2011年势力做出调整,向左转,以前重效率现在重公平。另一方面,这也体现出新加坡绝大多数的民意,即希望国家多一些反对的声音,但也害怕真正的政治变天。
我主要从事华人政治文化与政党政治研究,近年来重点研究新加坡政治,关于新加坡的政治文化,请问我吧!
87
焦点 2015-09-12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15个回复 共8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预测深圳什么时候能够举行类似新加坡式的选举?

吕元礼 2015-09-12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6个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0

您好,感谢您的提问。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楼中一位ID是“存在就是理由”的网友也提出了相似的问题。您的问题所提及的男性和女性追星行为差异,也是我们在研究中感兴趣的部分。根据我们的观察认为:首先,男性和女性在“追星”这件事情上,“曝光”的意愿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说,女性似乎在互联网空间,对真人偶像明星更容易表达出喜爱之情。并且更加愿意组成群体、共同完成某种追星的协作。这就成为了咱们说的“饭圈”。
而男性并非不“追星”。根据我们的了解,男性往往较少向外表达自我对真实的女/男明星单纯的喜爱。这于社会中对男性的身份、气质角色定位有很大关系。或者更加直接的说,男性也追真人明星,但他们会淡化这种“追星”的情感和行为,因为社会霸权的男性气质(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理论)要求,“追星”可能会损耗这种气质。
那么为何男性更多的追求虚拟女性偶像?我个人认为,这种圈层更加的小众、隐秘,也就是说他们极少在特别公开的大众平台上进行讨论。另外,和技术、电子竞技、虚拟仿真等前沿技术有所结合,也增强了“男性追星”的合理性。
您的观察非常有意义!总得一句话来说,追星中也有“等级秩序”,而这种秩序在男女的追星习惯中也有集中的表现。
欢迎继续交流!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