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涛
南京城市与交规设计研究院董事长

我是南京城交院院长杨涛,城市如何应对小汽车爆炸式增长,让出行更安全顺畅,问我吧!

我是中国城市交通规划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南京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杨涛,长期从事城市交通发展战略、综合交通规划、交通拥堵治理等领域的研究与实践。
我国从上世纪90年代就出台了汽车产业促进政策,近几年进一步出台了鼓励汽车消费政策。作为一个世界大国,国家自主大力发展汽车产业并适度推动汽车消费是必须的、无可厚非的。但是,小汽车既是天使,也是魔鬼!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资源小国,面临着极为严峻的土地能源环境等刚性约束。对于大众而言,小汽车给出行者带来自由舒适便利的同时,又让大家饱受拥堵苦、停车难、车祸恐、污染怕等折磨。
作为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我在十年前就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尽快研究制定适合我国国情和各地地情的差异化汽车交通与汽车消费政策,并呼吁积极引导理性健康的汽车文化、汽车文明习惯。遗憾的是,至今我们只有明确的无差别的汽车产业政策,没有建立起清晰的差别化的汽车交通政策,以至于大家不愿看到、不太喜欢、广受诟病的“限牌”“限购”“限外”等不得已而为之的被动限制措施不断出现。究竟路在何方?面对小汽车的日益普及与冲击,城市如何让更多人出行顺畅,且保持生活的安全、健康、宜居?我将尽力回答各位提问。欢迎大家参与提问讨论!
842
焦点 2015-09-22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355个回复 共35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3天前

道路取消栅栏隔离带如何?

杨涛 3天前

杨涛 4天前

南京的近代史是一部悲伤史、苦难史,遭受了惨绝人寰的毁灭和杀戮!原本有过一部中国最早最具现代世界城市规划范式的完整规划——《首都计划》。在这部规划中,第一次以现代城市规划理念、技法,整理了南京城区完整道路网布局,其中的主干路网基本布局延续至今,玄武、白下、秦淮等老城区,除了主干路网按照现代城市模式和尺度作了整理之外,支路、街巷基本维持六朝、明代预存下来的基本格局和机理;鼓楼区在当时还是城郊结合部待开发地区,完全参照西方规整的小街区、密路网布局的。只可惜,《首都计划》刚刚编完不久,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国民党军队抵挡不住鬼子铁蹄,首都很快沦陷,且遭遇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战争爆发前,为迎奉孙中山先生遗体从北平运送至中山陵下葬而紧急修建的中山北路、中山路、中山东路,以及之前建设的下关商务区、颐和路公馆区、长江路政务区等少数地区建筑与道路网之外,《首都计划》的理想蓝图已经无法实施。南京解放后直至改革开放初,就没有再编过像样的城市规划、路网规划。道路交通基建投入也极其有限。鼓楼区当时的道路网体系是最最薄弱的地区,从中山北路至建宁路、中央路,方圆10多平方公里,几十年都是公交盲区!直到1990年代后期开始才陆续拓宽打通了模范马路、黑龙江路、钟阜路、察哈尔路等。的确平安里一带道路网至今还是比较薄弱且混乱的。而老城区的更新是存在很多困难与障碍,需要渐进式因地制宜逐步进行。即使实施更新改造,也不太可能完全按起初理想规划路网实施。
至于您问到能否取消和平公园,将北京东路拉直?这是万万不可的。和平公园不仅仅是一个难得的美丽的街心公园,而且还是一个有历史遗存的公园。这段弯曲的道路1990年代后期在张宏民市长主持下,与往东的北小门前的北京东路和东大宿舍区北侧的兰园路构成小循环路网,完美解决了北京东路全线通行能力匹配的交通组织。

您好!请问南京在交通发展过程中,如何兼顾道路与梧桐、城墙的关系?

杨涛 5天前

(1)这个问题问得好!很有现实针对性和普遍性。作为具有数千年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在城市化、机动化快速发展过程中,许多城市都会遇到道路建设与城墙、文物、树木保护的矛盾与冲突。南京的城墙与梧桐更是具有历史意义与世界意义的宝贵遗产和城市名片!改革开放这40年来南京城市建设与交通发展中,在处理道路与梧桐、城墙关系上有失有得,有惨痛的教训,更有成功的经验,很值得总结、借鉴,以汲取教训,传承经验。
南京的道路与梧桐
梧桐作为南京行道树的主要树种,始发于1872年一位法国传教士在石鼓路边种下的第一棵梧桐,广播于1920~30年代南京作为民国首都近现代城市建设的初创时期。1929年为迎接孙中山灵柩修中山路和陵园大道的时候,种下了万余棵法国梧桐。中山北路、中山路、中山东路作为城市主干路,道路红线宽度为40米,横断面采用三块板断面,在人行道和机非分隔带共栽植6排梧桐树,中间车行道只有10米宽,仅够双向3车道。当年编制的《首都计划》中有记述,当时全市仅有280台汽车,交通量极少,10米车行道足够,但将来“必不敷用”。言下之意,将来城市发展了,交通量大了,可以砍树拓路。斗转星移,改天换地,60多年后,到了1990年代南京市区的机动车保有量已达到了3万多辆。这个数字与今天的机动车发展情况相比,还不及2个月的增长量!而对于1990年代极其贫弱的南京城市道路网而言,已足于使作为南京中轴线、城市最重要主干路而实际只有一条城市支路尺度的中山路的交通压力不堪重负,经常出现交通拥堵!面临着拓宽扩容的迫切需要。这也足见当年负责编制《首都计划》的规划师是有足够战略远见的!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相关话题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