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树志
复旦大学历史学教授

我是复旦历史系教授樊树志,关于晚明大变局和明清史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樊树志,长期研究明清历史,近期在中华书局出版新书《晚明大变局》。
晚明时期,中国社会经历了巨大的变革,开启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如果把晚明视作近代化的开端,也不为过。
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全球化初露端倪。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等受到欧洲人的青睐,晚明的中国不自觉地成为世界贸易的中心。对外贸易的发达,直接促进了江南市镇的空前繁荣,进而推动开启了思想界的启蒙时代。王阳明心学的兴起,大大解放了读书人的思想,并且为西学东渐提供了一个宽松的社会文化氛围,造就了晚明文化多元、思想自由的新气象,出现了徐光启等第一批睁眼看世界的中国人。
历史是为了未来而回顾往事。回顾晚明社会发生的历史大变局,不仅对于重新评估晚明史,而且对于看清近代史以及当代史,都有莫大的好处。有关晚明历史、明清史的问题,欢迎与我交流!
514
思想 2015-10-27 已关闭提问
16个回复 共52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樊树志 2015-11-25

胡宗宪颇有才干,却心术不正。万斯同《明史·胡宗宪传》说:“宗宪为人多权术,喜功名,因文华结严嵩父子,岁遗金帛子女珍奇淫巧无数。嵩父子德甚。”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评价他:“才望颇隆,气节小贬,侧身严赵,卵翼成功。”此处所说的“严赵”,是指严嵩、严世蕃父子以及他们的党羽赵文华。嘉靖皇帝任命工部侍郎赵文华前往浙江“督察军务”,胡宗宪对他死心塌地,通过他巴结严氏父子,平步青云,由巡抚晋升为总督。嘉靖三十九年,赵文华因贪赃枉法被革职,在回乡途中自杀而死。失去了赵文华这个“内援”,机敏过人的胡宗宪改变策略——“思自媚于上”,把“走权门”改变为直接“通天”,讨好皇帝。他深知皇帝痴迷于道教,修炼长生不老之术,于是不断向皇帝进献祥瑞,尽溜须拍马之能事。
除掉王直、徐海,是胡宗宪引以为自傲的事功,其间充满着阴谋诡计。胡宗宪利用同乡关系,招安从事海上走私贸易的徽商王直,把他的母亲从金华监狱释放,派人前往日本游说。王直企盼朝廷在浙江定海等港口,仿照广东事例“通关纳税”,使走私贸易合法化,决意归顺。胡宗宪又派人拿着王直养子王滶的书信,诱降徐海,徐海以为王直已经归顺,自己也想“内附”。孰料,胡宗宪策动徐海和同伙陈东内讧,然后乘其不备,发兵围困,迫使徐海投水而死。王直投降后,胡宗宪抛弃先前的承诺,把他斩首于杭州官巷口闹市。这就是“饵王、徐诸虏,用间钩致”。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2个回答

樊树志 2015-11-05

为什么明朝没有发展成资本主义

樊树志 2015-10-31

这是又一个李约瑟难题,很难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我试图从几个方面做些说明。其一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关于中国资本主义萌芽的讨论,很热闹了一阵子。那是先有结论,再去寻找证据的讨论。近二三十年来,中外学者经过反思与研究,基本上推翻了已有的结论:鸦片战争之前的中国社会内部已经孕育着资本主义萌芽。其二是,美国历史学家彭慕兰在《大分流:欧洲、中国及现代世界的发展》中文版序言中说,他很欣赏法国历史学家布罗代尔对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之间做出的区别:18世纪的清代中国非常肯定已经出现了市场经济,相对而言,当时的中国几乎没有出现资本主义。我想补充一句,这种市场经济早在晚明的江南已经出现了,但不是资本主义萌芽。其三是,黄仁宇说:“我们也很难同意这样一种看法,即认为在明代万历年间,中国的封建经济已向资本主义经济进展。资本主义是一种组织,一种系统。即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二卷中论述资本主义的流通方式,其公式亦为C-M-C,即商品交换货币,货币又再交换为商品,川流不息。但是货币是一种公众制度,它把原来属于公众的权力授予私人。私人资本积累愈多,他的操纵公众生活的权力也愈大。同时,商业资本又是工业资本的先驱,商业有了充分的发展,工业的发展才能同样地增进。这是欧美资本主义发展的特征。中国的传统政治既无此组织能力,也决不愿私人财富扩充至不易控制的地步,为王朝的安全之累。”黄仁宇还说,他特别欣赏布罗代尔的观点:“资本主义只有和国家合而为一时才能成功,这时资本主义就等于国家。”您的问题“为什么明朝没有发展成资本主义”,是否可以由此获得一些启示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樊树志 2015-10-29

我在《晚明大变局》的第一章“‘海禁-朝贡’体制的突破”中,有一节写到“海禁的突破口:月港与双屿港”。漳州府的月港和宁波府的双屿港,是外商与华商进行海上贸易(当然是“走私贸易”)主要口岸。月港的“走私贸易”由来已久,到了晚明时期达到极盛,号称“小苏杭”。双屿港隶属于宁波府的定海县,成为各国商船前来贸易的最佳港口,“万灶云屯,舟师鳞萃”。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全球化贸易浪潮汹涌澎湃,势不可挡,葡萄牙、西班牙、荷兰、日本等国的商人纷至沓来,向这两个港口的华商购入大量中国商品。由于这些国家并非明朝皇帝规定的朝贡国家,没有合法贸易渠道,只能进行“走私贸易”。从明初以来就确立的海禁政策,与全球化贸易浪潮显得格格不入。隆庆元年朝廷宣布开放月港的海禁,设立海关,征收进出口税,让“走私贸易”转化为合法贸易,是明智之举。进入清朝以后,月港贸易盛极而衰,原因在于,朝廷为了对付东南沿海和台湾的抗清运动,实行严厉的海禁政策,片板不许下海。此后又推行严厉的闭关政策,规定对外贸易只允许在广州一港进行。月港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无可奈何的。
再谈问题的后半部分。我在《晚明大变局》写到“嘉靖倭患的真相”,强调“嘉靖大倭寇”的领导人是中国商人,成员的大多数也是中国人。也就是说,大部分是“假倭”,小部分是“真倭”;而这少数的“真倭”是受“假倭”雇佣的,处于从属地位。这个判断是当时的内阁首辅徐阶向嘉靖皇帝分析形势是提出来的。徐阶是松江人,对倭患的真相有真切的体会。江南一带的知名人士普遍持这样的看法,如太仓人王士骐、嘉兴人李日华、海盐人郑晓、苏州人陈仁锡,都有与徐阶类似的观点。
“假倭”的首领是徽州人,并不奇怪。明中叶以来,徽州商人集团蓬勃兴起,全国各地,各行各业,都有他们的踪迹,而且颇有垄断的趋势。其中有一些徽商,看到海外贸易的大势,转身成为海商,著名的“倭寇王”王直就是如此。王直是徽州歙县人,由盐商转而为海商,再由海商转而为海盗,兼具海商和海盗的双重身份。有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把王直等人看作“真倭”,令人莫名其妙。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樊树志 2015-11-03

如何评价崇祯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王阳明心学较之以前如何大大解放了读书人的思想,谢谢!

樊树志 2015-10-29

王阳明思想的精髓,可以用他自己的话来概括:“夫学贵得之心,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之出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他认为,学问是天下的公学,不是孔子可以私有的,也不是朱子可以私有的,拒绝拜倒在圣贤和经典的脚下。明代的思想界沉闷而无新意,科举取士都以朱子(朱熹)对四书五经的注释作为考试的标准答案,学生们没有自己的思想,或者说没有自觉、自主、自由的思想。王阳明的大声呼喊,掀起了思想解放的浪潮。此后人才辈出,都以追求思想自由为旨归。王阳明的大弟子王畿主张“不从人脚跟转”,另一大弟子王艮主张“六经皆注脚”。顾宪成对王阳明及其弟子的这种思想给予批评,认为他们“轻侮先圣,注脚六经”,把他们的思想概括为“六经注我,我注六经”八个字。孰是孰非?站在经学正统立场,“六经注我,我注六经”显然有悖经学的本义。流传了上千年的经学,本质上是一种章句之学,拘泥于文字训诂,经生们皓首穷经,专注于一字一句的注释,从不敢怀疑经典本身,更谈不上批判了。士子们成天背诵“子曰诗云”,不敢越雷池一步,就是一种“原教旨主义”,最终的结果必然是抱残守缺,思想僵化。要想打破牢笼,自由思想,“六经注我,我注六经”是必然的选择的第一步。一个时代如果不能容忍“六经注我,我注六经”,奢谈解放思想,岂非笑话!比“六经注我,我注六经”再进一步,那就是“六经皆史”——经典没有那么神秘,不过是一堆史料而已。再进一步,那就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打倒孔家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行者2015-10-27

明朝是亡于党争吗?万历时期达到封建社会的高潮,具体有哪些表现?

樊树志 2015-11-02

明朝后期政治舞台上朋党之争此起彼伏,党争的结果,导致政治腐败,成天忙于窝里斗。这或许可以说是明朝灭亡的一个原因(并不是全部)。您所说的“万历时期达到封建社会的高潮”,颇有些教科书味道。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对“封建社会”稍加分析。几十年来,“封建”这个词汇已经被说滥了,当代人对它的本意愈来愈隔膜。西周时代趋于极盛的“封建”,本意是“封邦建国”、“封建亲戚”。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的序言中说:“今天通用的‘封建’一词,是日本学者在一百年前从Feudal System翻译过来的。其实,中国的官僚政治,与欧洲的Feudal System差别很大。当时译者对中国明清社会的详情并不了解,而欧洲的Feudal Sysrem也只是在近三四十年来,经多数学者的苦心研究,才真相大白。本书的英文本论述明代社会,避免了Feudal System的字样,在中文本中也不再用‘封建’一词来概括明代的政治与经济。”这并非黄仁宇最早提出的看法。早在1926年,顾颉刚写信向傅斯年请教一个“疑难问题”,说:“用唯物史观来看孔子学说,他的思想乃是封建社会的产物。秦汉以下不是封建社会了,何以他的学说竟会支配得这样长久?”傅斯年赞成“秦汉以下不是封建社会”的观点,进一步指出,封建社会的灭亡,始于战国时期。此后吕思勉在《中国制度史》中指出,秦朝以后,中国由封建时代进入郡县时代。黄仁宇则把秦汉以后称为帝国时代,秦汉是第一帝国,唐宋是第二帝国,明清是第三帝国。至于您问题的后半部分,即达到“高潮”云云,是确有所据的。我的新著《晚明大变局》就致力于回答这个问题,说来话长,不妨请看原著。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晚明时期社会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剧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近代化开端于晚明。人们常说晚清大变局,殊不知晚明也有大变局,如果没有晚明大变局,也就不会有晚清大变局。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