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
台湾作家

我是作家蒋勋,关于这场生命修行的舍得与舍不得,问我吧!

我是蒋勋,毕业于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所,也曾到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学习。曾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东海大学美术系系主任、《联合文学》社社长。著有《美的沉思》《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孤独六讲》《汉字书法之美》等,新作《舍得,舍不得:带着<金刚经>旅行》。
我大学时,父亲赠我一本影印的敦煌唐咸通九年的木刻版《金刚经》,但直到三十年后,父母年迈,我才开始认真读这一卷经。父亲往生的时候,我读到“不惊、不怖、不畏”,这几句很容易懂,但是做到真的很难。生命是一段旅程,也是一场修行,我带着《金刚经》上路。关于对生命的眷恋与体悟,关于《金刚经》,欢迎向我提问。
196
思想 2015-11-17 已关闭提问
8个回复 共22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蒋勋 2015-11-18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很喜欢 汉字书法之美 看完热泪盈眶

蒋勋 2015-11-18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首先要明确一点,“抑郁症状”不等于“抑郁症”(学术称谓是“抑郁障碍”),两者有明显而严格的区分。“抑郁症状”描述的是一个人一段时期内的情绪状态,而“抑郁障碍”则是一种心理疾病。
网络上关于抑郁的测试工具,都是针对抑郁症状,测量症状的严重程度,但不具备诊断抑郁症的价值。因此从诊断的角度来看,就不靠谱。比如抑郁自评问卷(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贝克抑郁自评问卷(Beck depression rating scale,BDI)都是临床常用的专业评估工具,量表本身具有非常好的信效度,经过国内学者的修订和使用,是很靠谱的测量工具。但也仅仅是靠谱的工具而已,不具备诊断的价值。另外需要提醒的是,靠谱的工具也需要靠谱的使用,比如使用者对引导语的理解、得分的计算、结果的解读等都影响测量的“靠谱”程度。所以,一些网络上的心理测量工具是靠谱的,但得出的结果未必准确。
医院里诊断抑郁症需要全面详细的询问病史和精神检查,才能获得相对准确的诊断。医生问诊,要了解求助者心理问题的当下,既往的心理,行为,人际交往,家庭和社会功能等,还有身体检查,以便排除因为生理、药物等身体原因导致的抑郁症状。依据是世界卫生组织(WHO)颁布的疾病诊断系统中有关心理行为障碍的标准。
总之,网络上有关抑郁症的测评有参考意义,对于了解测试者的情绪状态有一定提示效果。但是准确的评估和诊断需要临床专业人士系统的进行操作。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