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见闻

我是《高铁风云录》的作者,关于中国高铁,问我吧!

随着国家领导人多次在国际场合推销中国高铁,“高铁外交”席卷全球,人们对高铁产业的发展也日益好奇:高铁是怎样诞生的?高铁发展为何充满争议?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三十多年还只是外资打工仔,高铁为何能在短短时间内就屹立于世界“列强”之林?背后又经历了怎样曲折与惊心动魄的历程?大国崛起必然伴随交通工具的变迁,高铁作为国之重器是否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我是《高铁风云录》的作者高铁见闻,这本书是世界范围内首本高铁发展史,有关中国高铁的问题,都可以来问我。
348
百科 2015-12-03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194个回复 共44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请问怎样才能让中国的穷人也坐得起高铁?

高铁见闻 2015-12-03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1个回答

有不合理的高铁存在么?

高铁见闻 2015-12-03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4个回答

你怎么看刘志军

高铁见闻 2015-12-04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8个回答

为什么中国的高铁发展得特别快?

高铁见闻 2015-12-03

这个问题以前有篇博文可以比较完美的回答你。
高铁为什么人无我有,人有我快?推荐资深火车迷一滩泥(itany)的这篇文章。
很多人认为高铁必然是各种高科技,其实并不是的。日本新干线开通的时候,才1964年,没有交流传动系统,车上没有单片机,没有网控,就是变压器、硅整流,机械开关,继电器,并不见得比SS3、SS4高明。再往早了说,西门子造的第一台电车,实验也能跑到200,最快的蒸汽机车实验也能跑到200公里时速。
 最早的新干线列车。
其实,早年的动车组,主要还就是靠经验+实验。通过经验造样车,实验,再总结经验,然后再造样车,实验。一旦这个基本规律摸清楚了,类似的设计就容易很多了。但是就好比东海道原来跑210,要跑到270,必须有很大的技术突破,这个时候还是要不断的进行试验的。所以说当年新干线搞出来很不容易,而新干线的提速更体现了孜孜以求,不断上进的精神。
时至今日,中国再搞高铁,比当年日本人容易多了,比德国人、法国人也容易得多。体现在四个方面:
1. 咱的起点就牛逼。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技术体系。通过引进,直接得到了第一手的设计材料。当初日本人的转向架失稳速度就在450,通过修改构架,调整悬挂和阻尼的参数,就能跑到600+不失稳。看到别人的转向架设计,在此基础上进行修改,比自己从206开始摸索要好的多。有人问,这不是抄袭么?我说,你上学还不是要老师交给你,所谓搞科研你还要看文献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呢。掌握别人设计,之后改进,充分满足自己的需求,本来就是研发、产品设计的一贯思路。唧唧歪歪的都应该退学自己去成才。
2. 现在计算机仿真牛逼了。是的,商业软件包算算应力,算算共振,算算冲击相应,已经很准了,流体力学把边界设好了,也差不太多。原来要几个月做实验的,现在计算机搞一把模型,算一周了事。对于确定参数,比如走行部一系、二系悬挂的参数,特别有用。计算优化好了,直接做模型实验,一般也是和模拟结果差不多,就得了。有人说日本从200到300用了二三十年,为啥中国三五年就搞定了,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当年日本人用画图板和试验台搞的设计,中国人现在可以用CAD和模拟软件搞定了。并不说中国人比当年日本人牛逼了,而是时代变了。你再慢吞吞的,那就是磨洋工,祸国殃民了。
3. 材料和加工工艺牛逼了。材料越好,设计越简单。如果如果我的材料强度很差,又重;你的材料强度好,又轻,同样的重量,做一个力学性能差不多的棒,你直接搞实心儿的就行了,我的费牛劲搞成空心的,然后把有限的材料用在应力集中的地方。可能你一天做成,我这水平好得一个礼拜,要是水平差,那就没戏了。现在铝合金和钢材都比当年要强,成型、焊接也比当年厉害多了,相对的,同样性能,设计就容易了;同样设计,性能就会更好。当然,美中不足的是,很多先进制造设备还是进口的。
4. 咱搞的是牛逼的系统工程。啥叫系统工程?别的不说,车和路是耦合的。同样的车辆,在东海道上跑270,稍作调整,在京沪上跑300+,各项指标还要更好。土建不是啥高深的活儿,高深的东西也没法在野地里大范围施工。整个系统引进过来,土建掌握的最好。另外就是标准。优秀的土建加上高标准,就是顶级的线路。顶级线路跑烂车都能跑个差不多,更何况跑好车呢?某几个就看着日本跑270-300,德国跑300,法国320,就不看看人家啥线路,啥线间距、曲线半径,啥平顺度?非把系统割裂开,只见树叶不见森林,说的好听就是小时候欠教育,不好听就是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这么脑残呢?
以上说了这么多,是不是高铁随便搞搞就能搞出来呢?并不是。世界之大,这么多国家,能自己搞高铁系统的,不就是这么几家么?我认为主要原因还是:
1. 大国大市场。任何东西的研发,都要考虑到成本和收益的问题。(当然这个收益很多时候并不仅仅是经济收益)。很多人想跟台湾比,说台湾是买车,大陆是造车,大陆好的多……实际上没必要比。台湾高铁的土建是自己搞的,土建学起来成本低,又是投资的大头,自己搞。车辆直接向日本买就是了。台湾高铁就比沪宁城际长点,运行时间不到2小时,一组车体每天能跑3对车,就算100对车40组车体就够了。自己生产要建厂,要研发,要上下游,要实验,划算么?不划算啊。中国这上海局的潜在市场就几倍于台湾了,更何况未来局局上动车呢?在这么大的市场下,引进和研发成本可以摊得很薄,结果就是造价低廉,利国利民。
2. 赶上了好政策。政策要求国产化。除了庞巴迪搞了伪国产,剩下南车四方、北车唐山长春都是要国产化的。不要以为国产化就是天经地义的,民航市场也大,也没搞国产化。现在炒的很火的C919也是军方希望有大飞机平台,之后用民机摊薄成本的。招标的时候直接堵上了整车进口,而是要求技术转让。转让了之后直接拿给车辆厂、株洲所、铁科院等等,你必须要限期拿出能用的东西来。中国很多科研,就是把钱骗到手,分了,然后就散了,用伪国产来应付。多亏了跨域和曙光是狠人,把吃人饭不干人事的踢走了一批,提拔了之前残存的真正干事的人上来。加上自己水平高,盯得紧,牛鬼蛇神没法出洞,这才保证了国产化的大局。380A基本国产化了,北车走得慢,但是380C也是在380B的基础上走的国产化的路子,坚持走下去过几年也能基本国产化。(可惜好景不长,大白菜被猪拱了啊)
3. 还有些底子。说中国制造业很强,当然不是,但是也不是萎了,就是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情况,这个底子支撑航空发动机什么的,困难大些,支撑高铁,多数方面还算罩得住,罩不住的几点,先进口着就是了。正好又赶上经济危机,把IGBT的工厂给收了,还真是赶巧。至于其他金砖四国,别的指望修高铁的国家,能有中国这底子的也很少。西班牙市场也挺大的,还不是要主要靠进口;苏联当年多牛逼啊,现在还不是买西门子的;印度穷兵黩武,举国之力,飞机坦克都整不好的,也更没能力了;中亚那些更别提。所以啊,有人说中国高铁0出口,但是,过去两年除了欧盟内部,世界上有哪国高铁出口了?新干线还是0蛋呢,凭啥说中国?往前看,还是大有希望的么。
4. 人。中国人有很多劣性根,有很多人吃啥啥没够,抹嘴就骂娘,只要福利不要义务,宽裕律己严于律人的。但是不能否认的,还是有不少好人、能人的。这些好人在徇私舞弊的环境里也会徇私舞弊,但是他们有底线,相对清廉,心里还是向往正义的,往往也干些好事;这些能人在所波逐流的环境里也会随波逐流,但他们有激情,相对勤勉,心里还是向往事业的,有时也能出点成绩。当一个心怀正义、心怀事业的人执掌这个部门,能在人事上激浊扬清的时候,往往还是能有所作为的。(别急着否定,当年我们论坛上也跟打了鸡血似的,又没有人给我们评奖,也没有人发网评劳务费,不就是正义感、责任心和爱让我们这样么?)
在支撑高铁发展的这些人里边,我特别想说的就是研发人员。我前边说中国现在搞高铁,比当年日本、德法容易多了,并没有任何中国的研发人员不如日欧的意思。实际上现在川崎、西门子也是在用类似的软件和方法搞设计,整出来的新车暂时也不比我们高明多少,也有不如我们的地方。可以说这些研发人员,已经成长起来了。设备可以买,政策可以等,人才是最宝贵的。虽然现在500车没机会上线,380后续车也没研发,但是在城际车,在新250车上,他(她)们也将大放异彩。待到春来到,山花更比去年娇。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2个回答

为什么大西北也建高铁?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7个回答

请问日本高铁的运营成本与国内比较,有优势吗?

高铁见闻 2015-12-20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1

您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不过,把他们的导演风格与“禅”相联系,这样的解读,不知道出自何处?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您如果翻看一些欧美的日本电影评论,或者关于小津电影的研究专著,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一个肯定的答案,那就是小津电影风格与“禅”有关联(不过,在这里请注意:他们在谈到小津电影风格的时候,关于长镜头和固定镜头的手法只是其中的一个构成部分)这样的见解,最早是西方人对小津电影的解读,后来传到日本,成为对小津电影的常识性的解读,而是枝裕和则是后来者。
其实我也一直感到很不可思议:为什么西方人解读小津电影与“禅”相关联,而日本的观众对此却感觉迟钝,并不见有这方面的解读呢?我翻了一下有关“禅”在西方传播情况研究的书籍,发现小津电影进入欧洲的上世纪50年代(《东京物语》获得1958年英国电影协会的萨瑟兰郡奖Sutherland Trophy),恰恰与日本佛教学者铃木大拙在美国和欧洲的一些大学讲学和演讲的时期相重叠,铃木被公认是第一位把日本的“禅”推广到欧美的佛教学者,他的名著《禅与日本文化》,也是在那个时期在欧美流传的,对欧美人认识“禅”文化起到了启蒙作用;该书至今依然是一部了解日本文化的经典性入门书籍。因此,可以想象,铃木大拙在西方对“禅”的宣传,应该影响到了西方人对小津电影的解读(其实,据研究,不仅仅是小津电影,西方对包括电影在内的日本文化的理解,都多少受到铃木大拙的影响)。
然而,小津电影风格究竟与禅道文化有没有关联呢?西方人的这种观点是否符合事实呢?因为我不是研究禅学的学者,无法给出一个客观的回答。小津电影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带有“克制的”、“淡然的”风格,是不是可以归类于“禅”?我咨询了一下周围这方面的专家,他们的回答是:现实中的“禅”与想象中的“禅”之间存在着距离,西方人对东方文化的理解与东方人自己之间,也存在着差距,问题不是那么简单。总之,导演的风格与其文化背景有关联,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但是,放大性的解读,往往容易让人忽视或者误读作品的本意和导演的创作意图,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我倒是觉得,如果想要清晰地把脉小津电影的风格,不如把它与黑泽明电影进行比较,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比如从小津电影的“淡”与黑泽明电影的“浓”,小津电影的“静”与黑泽明电影的“动”等,进行比较,来看两位导演的风格之不同及其所蕴涵的文化意味,等等。这具体涉及到审美的问题,属于电影美学的范畴,很难一句话来概括,所以,在此也只能提供一些思路,以供您参考吧。

25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日本没有“戏曲电影(戏曲片)”这种“电影类型”。
然而,日本传统的演剧,如“歌舞伎”、“人形净瑠璃”、“能”等,都类似于我国的古典戏曲。如果您所说的“类似我国的戏曲电影”是指把这类“演剧”拍成的影片,那么这类电影在日本电影史上曾经有过。不过,据我所知,目前只有一档名为《电影歌舞伎》的系列影片还比较活跃;它打出“在电影院里看歌舞伎”的口号,刻意强调“舞台”的临场感,用高清晰的摄像机拍摄舞台上演出的歌舞伎,然后进行放映。每月都有新剧上映,且往往是歌舞伎的大腕或明星担纲主演。日本人欣赏传统的演剧习惯于去专用的剧场,比如京都的“南座”。所以,此举明显迎合了观众的欣赏习惯。不过,反过来也说明传统演剧的观赏人群有着一定的范围指向,并不像普通电影那样,受众广泛。
从电影史的角度讲,如今看似萧条的日本这类“戏曲电影”,其实曾经有过一段辉煌耀眼的过去。比如,现存最早的电影《红叶狩》(1899年),就是一部“戏曲电影”。该片由当时的歌舞伎世家传人市川团十郎和尾上菊五郎一起演出,是一部传统剧目。还有,在日本电影诞生的初期,曾借用歌舞伎的演员、服饰、妆容、动作、台词、故事情节等,创造出了日本独有的电影类型——时代剧电影,早期还称做剑戟电影(チャンバラ映画)。这类影片虽脱胎于“传统戏曲”,但并非完全照搬,可算做是“类似戏曲电影”吧。这类电影在上世纪20~40年代曾风靡一时,广受民众的喜爱。当年,歌舞伎演员出身的尾上松之助,更是凭着主演了众多这类影片,成为名垂影史的大明星。
时代剧电影发展至今,作为一种影片的类型,已经非常独立和成熟(武士电影基本上属于此类型),已不再适合冠以“类似戏曲电影”的名头。不过,我们从现在的时代剧电影中依然可以看到传统演剧的影响。比如传统演剧的故事题材被直接或间接地用到电影中,演剧世家传人出演时代剧电影等;这种情况很常见。
因此,从日本电影发展史的角度讲,“传统戏曲”演剧对日本电影的影响,其实是非常深远的,其中时代剧电影所受到的影响最大。不过,在其他类型的电影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演剧的某些元素的存在。甚至在今天改编自漫画和电视动画片的电影(真人版,动漫版),都会在片名之前冠以“剧场版”字样。这些都可视为演剧(戏曲)的印记。
与日本相比,在今天的国内电影市场上,可以说中国的戏曲电影仍占有一席之地。其实从中国电影史的发展看,戏曲电影作为电影类型的一种,自诞生起,一直是一个重要类型。新中国制作的第一部彩色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就是一部戏曲片。这类戏曲片,一直以来活跃于中国的电影舞台,为观众所喜闻乐见。如果回到电影诞生的那一刻,我们会发现,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1905年),即是一部戏曲电影,内容是著名京剧老生谭鑫培的表演片段。上世纪20年代,被认为是中国“武侠电影”开山之作的《火烧红莲寺》,显然脱胎于传统戏曲,之后的武打类电影也受到传统戏曲的影响。50年代以传统题材为主的作品如《红楼梦》《天仙配》等,家喻户晓;60~70年代京剧革命 样板戏,也令人难忘;80年代传统题材重放光彩,《白蛇传》等戏曲片,深受观众喜爱;最近又有《江姐》《春闺梦》等新影片上映。因此,这些众多优秀的“戏曲电影”,丰富了中国民众的文化生活,也使得这类影片成为中国独有的一个重要的电影类型,很值得深入研究。
总之,在今天看来,中日两国的“戏曲电影”虽然存在着“云泥之别”的情况,然而,在草创时期,曾经有着极其相似的开端,即以“戏曲”作为开端的事实。而且,在电影发展的最初时期,在武打类电影与传统戏曲的关系方面,中日两国电影也有着相似的情形。
话题涉及到中国的戏曲片,就有些收不住话头了。此刻才发现自己好像也是一个在新中国戏曲片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戏迷”,怀念起那段观看戏曲片的美好岁月了(笑)。以上所介绍的,有些成为常识了,供您参考吧。
关于是否看重奥斯卡奖的问题,如果就媒体宣传的角度来说,可以说日本“非常重视”。每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都会有专门的电视频道直播,很多电视台会在新闻节目中予以介绍,各大媒体都会或多或少地登载消息报道。如果有日本电影人得奖,当然会加大报道的规模和力度。在这一点上,日本与中国的情况相同。这也会产生商业效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