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青峰
国家一级编剧

我是国家一级编剧余青峰,关于当代戏曲创作及戏曲创新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国家一级编剧余青峰,我的主要作品有越剧《赵氏孤儿》《大道行吟》《洪昇》,越歌剧《简爱》,锡剧《江南雨》,绍剧《秋瑾》,黄梅戏《半个月亮》《李时珍》,小剧场昆曲《夫的人》,婺剧《天下第一疏》,庐剧《焦仲卿妻》,现代越剧《我的娘姨我的娘》,闽剧《大清烟云》,戏曲《青藤狂歌》《颂莲》《陈道生还债》,越剧电视电影《李清照》等。出版有专著《大道行吟——余青峰戏文自选集》。
我曾两次获得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多次获得中国艺术节优秀剧目奖、中国越剧节金奖、中国黄梅戏艺术节优秀剧目奖。关于当代戏曲创作、戏曲现状和创新等问题,都可以来和我交流。
69
文艺 2015-12-28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65个回复 共9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余老师你好,为什么不把戏曲加入小学音乐课程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6

感谢提问,您的问题很有意思。我前面也答了一个性别与玩家的问题,但您的重点是游戏设计中的性别考虑,恰好可以展开一个不同的面向。
国内的性别意识还没有在设计中大范围普及,在设计上也还没有形成性别中立的设计语言,也因此,国内游戏中常常会出现物化女性的设定,例如大得不合理的胸部、精简的衣物,或是在性别意识定见上非常“女性化”的其他形象与行为设定。哪怕是在国外,设计的性别倾向也是一个难以逃避的话题,比如古墓丽影中劳拉的形象,就多年都处于社会争议之中,也因此最新版的游戏中,劳拉的整体形象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女性特质不再那么明显。
另一方面,从玩法上来说,目前大多数游戏的开发者以男性为主,所设计出的机制也更适合游戏经验丰富的男性。但我在另一个回答中也说了,玩家不由性别决定,只由个性决定,女性玩家在熟悉了游戏的规则之后,表现并不比男性玩家差。
另一方面,开发者长期对女性玩家群体有偏见,认为女性玩家就只喜欢”可爱的、弱 智的连连看性质的或者换装性质的游戏”,这种观点也非常狭隘,应当得到改变。日本任天堂公司开发的游戏,就面向全年龄玩家,综合性别的考虑与游戏经验的考虑,让各种各样的玩家都能健康地享受游戏,这是很值得我们开发者学习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