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mos

我是气象学博士Atmos,关于龙卷风冰雹等强对流天气,问我吧!

6月23日,江苏省盐城阜宁、射阳部分地区出现强雷电、短时降雨、冰雹、雷雨大风等强对流天气,造成房屋倒塌,人员伤亡、道路受阻、设施农业受损等灾害。
强对流天气指的是发生突然、天气剧烈、破坏力极强,常伴有雷雨大风、冰雹、龙卷风、局部强降雨等强烈对流性灾害天气,是具有重大杀伤性的灾害性天气之一。强对流天气发生于中小尺度天气系统,空间尺度小,一般水平范围大约在十几公里至二三百公里,有的水平范围只有几十米至十几公里。其生命史短暂并带有明显的突发性,约为一小时至十几小时,较短的仅有几分钟至一小时。
我是气象学博士Atmos,主要研究热带天气气候。关于龙卷风冰雹等强对流天气的问题,可以向我提问。
286
焦点 2016-01-23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77个回复 共30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Atmos 2016-06-24

回答这个问题需要首先介绍一下天气预报的手段。天气预报本质上是使用观测资料,基于大气运动的物理学规律,对未来做出预测的过程。这里面有一个关键点,就是观测数据的空间密度,对于能预报什么样的天气系统影像非常大。举个栗子,电脑显示器分辨率为640*480,每个像素点之间的距离是假设是0.1mm。那么,用这个显示器分辨1厘米的小飞虫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想显示出大小只有0.05mm小灰尘的特征就不行。同样,目前国内最密的气象自动站,密度也就几公里一个,而龙卷的尺度是多大呢?只有几百米。当然,现在有种叫做数值模式的东西辅助预报,其实就是把所有数据输入让计算机算,到业务运行的数值模式的分辨率也远远没能达到分辨龙卷的级别。
现在气象部门能做的,就是对这种非常小尺度的系统进行监测,使用的是前几年在全国建立起来的多普勒雷达网,分辨率高达500米左右。但是雷达的监测有个问题,就是当龙卷差不多快起来了,雷达回波上才有显示。因此,龙卷的预警时间,可能也就10多分钟。
其实有了这10分钟的预警,可以干很多事来避免灾害。问题在于,普通老百姓的预警意识不够。比如大家在大楼里面听到火警警报,但是没有问到烟味儿,有多少人会放下手里的活第一时间跑到楼下空旷处?可能很多人还是会东张张西望望,甚至听不出来那是火警警报吧。因此,气象灾害的预防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为什么江苏地区的龙卷风高发?龙卷风可以预测预报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相关话题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0

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是黑海贸易和通往东方的咽喉。1204年,在威尼斯的 说服和支持下,第四次十字军攻陷君士坦丁堡。从此,拜占庭帝国被东方拉丁帝国替代,直到1261年在热那亚人的援助下才复国。在这50多年里,不仅东地中海地区的政治力量有了新框架,威尼斯总督也获得了“东罗马帝国八分之三主权人”的光荣称号,直到1356年。威尼斯实现了对拜占庭首都的大部分控制,成功加速了对中东的商业渗透,一跃成为地区霸主,为夺取并掌管黑海贸易的金钥匙做好了准备。所以,威尼斯人在这一历史事件的动机,绝不仅仅在于解决后者还钱的问题。当然,削弱的拜占庭有利于奥斯曼土耳其的崛起,但在随后的一百多年里,威尼斯人毕竟赢得了东西商路上的最佳机遇,能够齐头并进的,也就剩下沉默的热那亚人了。
 奥斯曼土耳其,以1453年占领君士坦丁堡宣告正式崛起。这时,经过黑海的东西商路已经没落多年,但东方香料贸易全数还有红海航线来保障,转战埃及已久的威尼斯商人,依然坐在欧洲市场老大的交椅上。直到15世纪末,威尼斯人除了多几场海战,生意并没有拉下。16、17世纪,威尼斯人打太多仗,陆战海战,要啥有啥。除了死磕的土耳其人,米兰人、教皇国、法国人,轮番上,这边打成一锅粥,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兰人的帆船已经跑在向东的新航路上。关于东西方的生意,威尼斯人的菜就这么凉透了,土耳其的菜也蒸不上锅。改去开了银行的热那亚人,早换了饭碗。地理大发现,难辞其“咎”?

29

国际空间站在2024年以前是会正常运转的,但由于空间站的寿命已经超过了设计寿命,所以会出现很多的部件老化问题。比如最近俄罗斯舱段就出现了裂纹问题。但是我想这样一个大型空间基础设施必须要尽量延长它的寿命,来提高它的使用价值。据报道,美国宇航局会让国际空间站尽可能运行到2028年或2030年。从国际空间站的构型来看,也存在这种可能性。
从现在美国航天局的计划来看,他们正准备大力推进国际空间站的商业化。商业化的方法主要是两种,一种是实现太空旅游,允许私人游客进入空间站,并且要支付较高的费用。第二种方法是在空间站上进行的科学试验项目需要支付一定费用,这样做可以增加空间站收入,而且可以激发创新活力,因为只有那些具有商业前景的创新项目,才愿意付高昂的费用到空间站上进行科学实验。除此以外,美国还正在鼓励发展商业的空间站和建设太空酒店,但这些可能要一段较长时间后才能够实现。
因此,在我看来,在未来十年中,太空将进入“双空间站”时代,即在地球低轨道将有国际空间站和中国空间站等两个空间站。其中,中国空间站有明显的后发优势,但也存在种多挑战。至于俄罗斯是否要退出国际空间站,并建设自己的空间站,目前还带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其中涉及到俄罗斯的国力和俄罗斯与美国的政治博弈。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