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灯
广东金融学院财经传媒系教授

我是出身农家的教授黄灯,关于我所见的生存世相、乡村与知识分子的关系,问我吧!

我是广东金融学院财经传媒系教授黄灯,《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一文作者。我出生在农村,自小对农村生活和农民的生存状态耳濡目染;我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纺织厂,1997年,我成为一名纺织厂的下岗女工,得以观照工人群体的挣扎和抗争;而后,我重回学校,先后在武汉大学和中山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
时代转型的过程中,普通民众的生存世相和真实困境,一直让我保持对学院经验的警惕,回到真相、直面现实,保持和时代之间的血肉关联,注重对个人经验的表达,成为我学术资源的重要成分。我关注教育、关注乡村命运、关注知识分子的尴尬处境和突围可能,愿意和各位就以上问题做一些交流。
616
思想 2016-01-31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210个回复 共30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黄灯教授,请问您先生老家是不是在孝昌的“井边村”?谢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首先要明确一点,“抑郁症状”不等于“抑郁症”(学术称谓是“抑郁障碍”),两者有明显而严格的区分。“抑郁症状”描述的是一个人一段时期内的情绪状态,而“抑郁障碍”则是一种心理疾病。
网络上关于抑郁的测试工具,都是针对抑郁症状,测量症状的严重程度,但不具备诊断抑郁症的价值。因此从诊断的角度来看,就不靠谱。比如抑郁自评问卷(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贝克抑郁自评问卷(Beck depression rating scale,BDI)都是临床常用的专业评估工具,量表本身具有非常好的信效度,经过国内学者的修订和使用,是很靠谱的测量工具。但也仅仅是靠谱的工具而已,不具备诊断的价值。另外需要提醒的是,靠谱的工具也需要靠谱的使用,比如使用者对引导语的理解、得分的计算、结果的解读等都影响测量的“靠谱”程度。所以,一些网络上的心理测量工具是靠谱的,但得出的结果未必准确。
医院里诊断抑郁症需要全面详细的询问病史和精神检查,才能获得相对准确的诊断。医生问诊,要了解求助者心理问题的当下,既往的心理,行为,人际交往,家庭和社会功能等,还有身体检查,以便排除因为生理、药物等身体原因导致的抑郁症状。依据是世界卫生组织(WHO)颁布的疾病诊断系统中有关心理行为障碍的标准。
总之,网络上有关抑郁症的测评有参考意义,对于了解测试者的情绪状态有一定提示效果。但是准确的评估和诊断需要临床专业人士系统的进行操作。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