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戍中
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发起人

我是何戍中,文物保护专家和法律专家,关于文物法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发起人何戍中。对文物保护存在的问题、文物保护法的概念和制度,以及文物保护法的发展趋势,我愿意在此分享我的看法。
297
法律 2016-02-04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128个回复 共13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何戍中 2016-02-26

您好。
胡同肯定是一种文化。是否属于民俗文化?得看啥叫民俗了。老北京胡同,归入历史文化街区的范畴,可能便于理解、保护和传承发展。
那些地方,要么是破败,要么是商业小吃街,那是因为我们对历史文化街区的理解、保护和传承发展,还处于刚刚开始的初级阶段,而这个初级阶段,又与整个社会的各个方面的发展阶段是基本一致的。
南锣这样的地方,是市场摸爬滚打的结果,在特定历史阶段,不必苛求。在法治的前提下,居民的权益保障,业态的适度调整,都有一个慢慢磨合或博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政府消停一些,资本收敛一些,“文保人士”求真务实一些,情况就会不断变好。
那些非常破败的,原因也是多方面的。基础设施差,私搭乱建严重,那是政府失职、不作为;建筑失修,可能与产权人对未来缺乏信心有关。政府把该自己做的工作做好,用实际行动使当地居民对未来保持信心,那么,假以时日,这些胡同会变得有滋有味,胜过南锣们。
胡同里的许多文保单位不对外开放,原因也是多方面的。那些房产,都是有主人的,也都是有自己用途的。文保单位对外开放,满足的是公共利益。产权人或使用人自己的合法权益如果不能够得到保护或合理补偿的话,所谓的公共利益也是无法实现的。解决这些问题,公平公正,是首要原则。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很重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可能更加重要。
您说的很对,胡同文化开发的目的就是为了大众能够更好地体验它。胡同文化开发,应当置于老城保护和发展的框架内思考。安静安宁、深沉厚重的历史文化,依然沉淀在今天的各处胡同里,以及胡同深处居民的生活中。胡同、院落、生活,老城、建筑、人,是浓郁文化氛围的不同载体。老城传统文化抚育现代社会现代人,现代社会现代人又反哺老城的独特文化属性。这样的过程,是文化保护和发展的过程,也是社会和人的进步和文明的过程。这样的过程会很漫长,这样的过程本身也就是许多工作的目的。
谢谢。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7

我到丰先生家去学画时,还是个初中生,和他这样的大师在一起,不仅没有感到不自在,反过来他还要怕我尴尬。有客人来访时候,他也会向朋友会介绍我:“这是我的小朋友。你们是我的老朋友。我有小朋友也有老朋友,哈哈。”他还把我的画给朋友看,说我:“胆子蛮大的。”有时有人来谈正经的事情,他也会拿二本杂志让我自己翻翻,以免我局促不安。
我初二的时候有一幅画入选了当年的全国少年儿童美术展览会。主办单位把照片发给了学校。我从学校里借了照片给丰先生看。他很高兴。找了一幅画上题有 “小松植平地,他日自参天。”的印刷品送给我,并用钢笔写了我的名字,落了款。
初三毕业时我拍了一张大头照,当时中学生流行了互赠照片,我也送了一张给丰先生。他看了以后居然从走到后面房里,拿出一张两寸的照片送给我,反面写着:“林凤生小友惠存丰子恺”。这张照片现在是我的珍藏品。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这样一个心地善良的老好人。
事实上,丰先生对我影响最大的地方是上世纪60年代末,我大学毕业后被发配的一个山区的中学教书,心里比较失落。后来,有缘读到了丰先生的《缘缘堂随笔》,书中许多文章鼓励我,这些感受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与《缘缘堂随笔》有缘”参加了“文汇读书周报”的“花木杯”征文,得了二等奖,文章现在可能还找得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