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跃辉
作家

我是作家甫跃辉,关于作家的写作、出版与稿费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写小说的甫跃辉,出版过长篇小说《刻舟记》、小说集《少年游》《鱼王》《动物园》《散佚的族谱》《每一间房舍都是一座烛台》等,最新出版的一本书是短篇小说集《安娜的火车》。
1984年,我出生在云南保山的一个偏僻农村。大三那年,我开始写作并投稿,开始收到或多或少的稿费,再后来出书了,开始收到或多或少的版税。
中国作者稿酬的征税起征点为800元,35年没有做过调整,而稿酬的标准也一直很低,近年虽有所提高,但大多仍然是千字几十元。我最近发表在《芳草》杂志的话剧剧本《三千夜》拿到了千字500元的稿费,在业内又引起了对稿费标准的讨论。
在我看来,只有经济的独立,才能有人格的独立;只有人格的独立,才能保证作家能够写下独具精神气质的作品。不少人可能以为作家仍然是个养尊处优的群体,甚至对作家充满误解。作为一个写作者,我关注生存在这个时代的人们,也同样关注生存在这个时代的写作者“我”。我愿意和大家就此类问题做些交流。谢谢。
212
文艺 2016-02-18 已关闭提问
140个回复 共26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5

我觉得最受挑战的还是那两点:气候变化和商业捕捞。
前者是因为气候变化带来的海冰融化、冰架断裂、海水酸化、海水温度上升等现象都在威胁着南极生物的生存,导致南极生物经历多年所适应的生活环境发生快速改变,对脆弱的南极生态来说,这样的影响很多是不可逆转的。
后者是因为商业捕捞会直接影响南极生物链,比如磷虾是南极生物链的基础,南极的各种动物,除了直接吃磷虾的就是间接吃磷虾的。但在面对捕捞这个挑战时,我们的主动性可以更强,不像面对气候变化那么被动,因为主要就是取决于我们的态度,要不要把一个需要保护的区域设立为保护区保护起来,大家都不要去影响它。
我们能做什么呢?我想首先是向更多的人分享和传播南极保护的知识。这也正是我担任绿色和平“南极大使”的初衷。我希望大家想到南极的时候,想到的是不受侵扰、原始、纯净这样的事情,而不是把南极跟“吃”、“消费”联系到一起。
“酷”的生活方式不是拥有来自于南极的一瓶磷虾油,或者吃过来自南极的鱼,“酷”的方式可以是拥有很多关于南极的知识、参与了很多保护南极的行动。
也希望大家可以主动避免消费南极的产品。例如南极磷虾制成的磷虾油保健品、“南极磷虾大包 子”、“凉拌南极磷虾”,犬牙鱼大餐等,这些产品都可以找到替代品的。很多商家都已经主动承诺为了保护南极不再售卖这类产品了,作为消费者我们更应该主动拒绝消费。
当然也还是要注意节约能源、循环利用。气候变化对南极的影响很大,节约能源、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有助于缓解气候变化,因而有助于南极保护。
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参与到保护南极的活动,也可以参与绿色和平和民促会正在国内进行的“守护南极”活动,参与的链接在我和绿色和平的微博上都可以找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