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文杰
“自然大学”研究员

我是拆除网围栏微行动发起人邵文杰,关于青海草原网围栏伤害野生动物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邵文杰,北京环保组织自然大学专职,亦是一名环保行动者。从2011年步入民间环保领域起,关注案例涉及草原生态、工业废水、城市河流污染等方向。
2012年,我第一次去到青海湖,当时的工作是带领社会志愿者和当地环保人士一起保护仅存在青海湖草原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普氏原羚。这是一种比大熊猫数量更为稀少的野生中国独有动物,被称为世界上最濒危的有蹄类。
然而,作为牧民家草原的分界线,遍布草原的带刺丝的网围栏,成了普氏原羚的头号杀手。环保人士在2003年到2010年间,就救助了超过10只的普氏原羚,它们都因为网围栏而受伤。
它们往往躲避天敌时,因围栏限制速度,而惨遭杀害。据已知数据,过去十年,因网围栏致死的普氏原羚有上百只,而这一种群的全部数量才1000多只。
从2012年到2016年,我多次前往青海湖调研网围栏,发出倡导,用各种力所能及的方式,呼吁草原主管部门拆除网围栏。这几年,公众对普氏原羚的关注越来越多,然而网围栏问题并未得到根本性改善。
为什么网围栏这么难拆?拆除网围栏是不是保护普氏原羚的惟一途径?网围栏除了对野生动物造成伤害,它还有哪些弊端?如此种种和网围栏及野生动物有关的问题,欢迎大家问我吧!
187
探索 2016-02-22 已关闭提问
20个回复 共45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531

首先我要说的是:学校是育人之所。一所漠视学生生命,没有起码的良知,没有责任感的学校,本身就不值得家长信赖。
如果仅仅靠个别家长突击检查来发现问题,我觉得并不能从根本上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必须建立经常性的有效的管理机制和监督机制,才能让家长安心和放心。
下面从我本人的工作经历和经验谈一谈。
学校是孩子集体学习和活动的地方,学生人数多,难免发生磕磕碰碰等受伤事故。发生这样的事件往往大多数家长都是通情达理的,能够理解的。但伙食管理不同于孩子发生一些意外伤害事故,伙食管理不出问题则已,只要出问题就是群体受伤害事件,而且这些事件的发生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我们学校的家委会专门下设了伙食管理部,正副部长和委员一共有五六名家长。我从做校长开始,我校家委会中的六大部门,唯独伙食管理部我是亲自抓的,其他学习管理部、艺体管理部等五个部门都由其他领导分管。之所以如此重视伙食管理部,就是我担心伙食管理疏漏容易发生重大的食品安全事故。
我们学校的伙食管理部主要做好以下工作:
1. 提前一周审核下周的餐标,并确保每餐伙食标准跟餐标必须一致;
2. 审核学校食堂资质、员工健康证、食堂员工是否按规定着装和供应商资质等等项目;
3. 把关伙食味道、口感。我校家委会成员都有学校颁发的工作证,他们凭工作证可以随时到校检查工作,即使非伙食管理部的家委会成员也可以随时在学校免费进餐,并随时将发现的问题反馈给学校领导;
4. 家委会下设的志工组织也有一批专门的生活志工,他们每天在学校里协助生活老师工作的时候,也能够随时发现食堂和餐厅的问题,并直接反馈给学校领导。
因此,我建议您也提出相关的要求,让您孩子所在的学校借鉴这些做法,使学校的食品安全管理真正实现透明化并成为常态。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