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计蕾
华东师范大学附属紫竹小学校长

我是华师大附属紫竹小学校长张计蕾,有关幼小衔接方面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华东师范大学附属紫竹小学校长张计蕾,踏上教育岗位二十八年了,曾获得“上海市园丁奖”、华东师范大学“三八”红旗手等称号。2011年起,我担任附属紫竹小学的校长兼党支部书记。几年来,学校先后成为“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ESD)项目实验学校”、“‘十二五’全国教育信息技术研究重点课题实验基地”,赢得了认可。
当前,幼小衔接问题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关注。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平稳过渡,能让儿童顺利地从以“养育为主”的幼儿园生活走向以“培育为主”的小学生活;而幼小衔接不当,会在孩子身体、心理以及个性和社会适应性方面引发种种问题,对其发展造成不良影响。
时值招生期,作为家长或老师的您,如果想了解幼小衔接方面的问题,或者您的孩子还存在某些不良的适应反应让您困惑,来提问吧!
290
教育 2016-03-02 已关闭提问
50个回复 共8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张计蕾 2016-03-11

你好,邻友!谢谢你的点赞。E-C-N-U的理念“崇尚探究 鼓励创新“以尊重自然、尊重规律的教育教学润物无声地引导学子健康成长。华东师大附属紫竹幼儿园和小学都在各自创建优质校、园的建设中努力前行。非常感谢有您这样有准备,有思考的家长,默默支持与积极配合。
你的问题有两条呈现,我整理了一下你想了解的是:不少刚走进小学的孩子就需要使用拼音、运用数学,做记录、有书写。如此,家、校应该如何避免“零基础”孩子的受挫感,家庭教育中可以为孩子入学做诸如拼音、数学之类的哪些学前准备。
你的孩子虽然还有两年才入学,但是你却已经了解了一年级学生入校需要“做记录”,而且你正在为孩子入学做充分的心理准备和知识准备,你是一位非常尽心尽责的家长。
每一个入校的学生,需要落笔写自己的名字,提笔记录口头的作业备忘等。记录内容是相当简单的,有的就是一些符号,比如“朗读”,教师会用简笔画出一张嘴;“听录音”则以一只耳朵来表示等等。
学前的孩子是生活在一个充满文字、数字的环境中的,中、大班的儿童一定认识诸如:人、男、女;大、小、中;上、下;水、电;手、口、目;羊、马、龙……等结构、笔画简单的汉字的。也就是说,学前的孩子,他(她)的识字量绝不是零!同样的,他(她)们简单的数字概念也是应该有的。所以,当他们要记录数字的时候,孩子们也能顺利接受。这样看来,学前的家庭教育中,有意识地让孩子关注——电视节目中的汉字;马路上的汉字;食品袋上的汉字与数字;超市里的数字……是可以让孩子敏感于观察,从无意注意过渡到有意注意,从而积累基本的学习基础。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7

我到丰先生家去学画时,还是个初中生,和他这样的大师在一起,不仅没有感到不自在,反过来他还要怕我尴尬。有客人来访时候,他也会向朋友会介绍我:“这是我的小朋友。你们是我的老朋友。我有小朋友也有老朋友,哈哈。”他还把我的画给朋友看,说我:“胆子蛮大的。”有时有人来谈正经的事情,他也会拿二本杂志让我自己翻翻,以免我局促不安。
我初二的时候有一幅画入选了当年的全国少年儿童美术展览会。主办单位把照片发给了学校。我从学校里借了照片给丰先生看。他很高兴。找了一幅画上题有 “小松植平地,他日自参天。”的印刷品送给我,并用钢笔写了我的名字,落了款。
初三毕业时我拍了一张大头照,当时中学生流行了互赠照片,我也送了一张给丰先生。他看了以后居然从走到后面房里,拿出一张两寸的照片送给我,反面写着:“林凤生小友惠存丰子恺”。这张照片现在是我的珍藏品。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这样一个心地善良的老好人。
事实上,丰先生对我影响最大的地方是上世纪60年代末,我大学毕业后被发配的一个山区的中学教书,心里比较失落。后来,有缘读到了丰先生的《缘缘堂随笔》,书中许多文章鼓励我,这些感受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与《缘缘堂随笔》有缘”参加了“文汇读书周报”的“花木杯”征文,得了二等奖,文章现在可能还找得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