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兰花姑娘

我是古典音乐爱好者,关于如何聆听音乐、发现古典音乐之美,问我吧!

和很多孩子一样,我6岁开始学钢琴并走上考级之路,却在考完业余十级之后,才慢慢发现音乐之美,也才真正根据自己的喜好弹钢琴,音乐也渐渐渗透进我的生活。
对我而言,不可辜负的两件事,便是去听音乐会和记录自己对音乐的感悟。最近五六年,我每年都会听几十场音乐会。不论是交响、室内重奏、个人独奏还是国外的街头音乐会,每一次聆听,都会影响我对音乐之美的感悟。
作为一个26岁的正经严肃的小会计,不曾系统学习过古典音乐的历史,这里不谈专业的分析,只探讨个人对音乐的感悟。可知的世界,是理性而科学的;不可知的世界,是感性且带有幻想色彩的;而美,恰好在这可知与不可知之间。关于如何聆听音乐,发现古典音乐之美,欢迎与我聊聊。
269
文艺 2016-03-14 已关闭提问
171个回复 共19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相关话题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5

称杨虎城西北军是不妥的。杨部在民国军史中的习惯称法是第十七路军。
西北军不是一个部队番号,而是一个政治军事集团,或者说是一个军事派系,它的首领是冯玉祥。西北军是在北洋时期中央陆军第十六混成旅的基础上逐渐繁殖发展起来的。后来十六混成旅发展壮大,成为中央陆军第十一师。冯发动北京政变后,以该师为基础编组成为国民军第一军。政变失败后冯任职西北边防督办,其部队亦驻防察绥一带,该部遂有西北军这一俗称(注意,是俗称,不是正规番号)。
看一支军系的政治属性,必须从军政系统去看,而不是从军令系统去看,也就是说,不能从单纯的指挥关系上去看。冯参加国民革命组成国民联军暨后来的第二集团军时,北方很多杂牌军依附到冯之大旗之下,但这些杂牌军多数并不稳定,都仅仅是临时的受其指挥而已,其军政体系仍然保持着独立,故都不宜称作西北军。而且这些临时依附者往往是朝秦暮楚,在其叛离冯的序列后,就更不宜再称其作西北军了。这就像蒋唐战争时期,曾隶属于以唐生智为总司令的反蒋军序列的魏益三、高桂滋、刘桂堂等不能称作湘军、就像中原大战中曾列入以阎锡山为总司令的反蒋军序列的李宗仁、张发奎、鹿钟麟、孙殿英等不能称作晋军,是一样的道理。
当然,如果某一支小股的杂牌军,在依附某一大股的军系后,其内部军政体系被彻底的改造,或虽然在编制与干部配备上没有大的改造,但思想上、旗帜上得到了改造,就另当别论了,比如原属孙岳系统的徐永昌部依附晋绥军阎锡山后,比如原属直军的于学忠部依附奉军暨东北军后,比如原属西北军系统的王志远部依附川军田颂尧后,就不一样了。
杨虎城在大革命时是曾经加入冯之序列受其指挥的,但为时很短暂,便又叛冯而去,在这期间,杨的部队军政上始终是独立的,并未受到冯的渗透和改造,因而杨虎城可以说成是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但不能说成西北军。
早在西安事变时,就有将杨虎城称作西北军的,可能是为了与张学良的东北军相对应,叫起来方便吧,但这样的定义是不妥的。
杨与冯,要说关系,就是大革命时那短暂的指挥与被指挥关系,或者从地域上说都曾较长时期活动于西北这样的共同点而已。从体系上说二者是毫不相干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