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洪宇

我是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大教授周洪宇,关于人大代表如何履职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周洪宇,全国人大代表、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华中师大教授,同时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教育部教师教育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等。
我关注教育史,也关注教育现实。2003年首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我提出“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免费、教科书免费”的建议,2009年3月提出“中职学校免费”的建议,这些建议在“十一五”“十二五”期间陆续实现。2004年,我提出“制定《国家统一法》,建议被采纳;同年提出的促进中部崛起以及其他建立国家教师资格统一考试制度、城乡教师编制统一、教师定期流动制等建议,也被采纳。今年两会期间,我提出高中免费、义务教育学生“免费午餐”、“0--6岁启明星免费阅读计划”(简称“新三免”)等,得到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2008年,我荣获中国教育电视台“改革开放30年影响中国教育的风云人物”,2011年获《检察日报》年度“最有影响力的十位全国人大代表”。我深知人大代表肩负责任之重大。关于如何履行人大代表职责,如何撰写人大议案,关于教育史和中国当下的教育现实,欢迎提问。
62
焦点 2016-03-14 已关闭提问
共5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提问征集中题主尚未开始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0

您好,感谢您的提问。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楼中一位ID是“存在就是理由”的网友也提出了相似的问题。您的问题所提及的男性和女性追星行为差异,也是我们在研究中感兴趣的部分。根据我们的观察认为:首先,男性和女性在“追星”这件事情上,“曝光”的意愿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说,女性似乎在互联网空间,对真人偶像明星更容易表达出喜爱之情。并且更加愿意组成群体、共同完成某种追星的协作。这就成为了咱们说的“饭圈”。
而男性并非不“追星”。根据我们的了解,男性往往较少向外表达自我对真实的女/男明星单纯的喜爱。这于社会中对男性的身份、气质角色定位有很大关系。或者更加直接的说,男性也追真人明星,但他们会淡化这种“追星”的情感和行为,因为社会霸权的男性气质(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理论)要求,“追星”可能会损耗这种气质。
那么为何男性更多的追求虚拟女性偶像?我个人认为,这种圈层更加的小众、隐秘,也就是说他们极少在特别公开的大众平台上进行讨论。另外,和技术、电子竞技、虚拟仿真等前沿技术有所结合,也增强了“男性追星”的合理性。
您的观察非常有意义!总得一句话来说,追星中也有“等级秩序”,而这种秩序在男女的追星习惯中也有集中的表现。
欢迎继续交流!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