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洪宇

我是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大教授周洪宇,关于人大代表如何履职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周洪宇,全国人大代表、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华中师大教授,同时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教育部教师教育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等。
我关注教育史,也关注教育现实。2003年首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我提出“农村九年义务教育免费、教科书免费”的建议,2009年3月提出“中职学校免费”的建议,这些建议在“十一五”“十二五”期间陆续实现。2004年,我提出“制定《国家统一法》,建议被采纳;同年提出的促进中部崛起以及其他建立国家教师资格统一考试制度、城乡教师编制统一、教师定期流动制等建议,也被采纳。今年两会期间,我提出高中免费、义务教育学生“免费午餐”、“0--6岁启明星免费阅读计划”(简称“新三免”)等,得到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2008年,我荣获中国教育电视台“改革开放30年影响中国教育的风云人物”,2011年获《检察日报》年度“最有影响力的十位全国人大代表”。我深知人大代表肩负责任之重大。关于如何履行人大代表职责,如何撰写人大议案,关于教育史和中国当下的教育现实,欢迎提问。
62
焦点 2016-03-14 已关闭提问
共5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提问征集中题主尚未开始回答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0

传统上我们持有这样的观念:娱乐是没有营养的。娱乐与严肃的社会议题对立,而环境中过多的娱乐信息则干扰人们对严肃议题的关注。
法兰克福学派把娱乐看成是文化工业,用以麻痹人们,让我们对不平等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产生麻木感。美国社会学者研究发现,过多的媒介娱乐确实让社会资本减弱。《娱乐至死》也批判了视听媒介对理性主义的消解。
所以整体上,不管从学术上还是我们的道德判断上,娱乐似乎都有很大问题。
但在今天,在泛娱乐的大环境下,在媒介选择如此丰富的情况下,我们似乎需要重新看待娱乐,给它一个救赎的机会。
或许我们可以把娱乐八卦看成一个情感性/审美性的公共论坛,或者社会场域。娱乐本身可能为了满足人们放松消遣的需求,但娱乐事件和娱乐人物还是能折射出时代文化社会的丰富多元。所以我们获取可以期待——在创造快乐之外,今天的娱乐也能承担起新的社会功能,比如:
1)尽管有些娱乐事件本身是负面的,但可为社会道德和价值讨论创造良机,比如郑爽代孕事件,翟天临论文事件。这样,娱乐新闻与过去的“社会新闻”有越来越多的重合部分。
2)切入时代发展的文化社会议题,比如《乘风破浪的姐姐》关注女性与年龄,《我独自生活》关注单身社会问题,《变形记》激发我们思考城乡二元对立,《忘不了餐厅》关注养老与健康觉知等等。
3)娱乐成为年轻人的新情感联系与身份印记,比如今天的饭圈对于年轻女孩所提供的新群体认同与生活方式。
4)更主动的娱乐教育——比如《国家宝藏》帮助我们了解历史文化,《声入人心》《舞蹈风暴》帮助我们更好地欣赏和理解舞台艺术,脱口秀/辩论节目可以让我们在笑声中反思新闻事件及人们的生活境况(比如996)。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