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妈妈易解放

我是植树妈妈,关于我用12年时间在沙漠里种了两百万棵树的经历,问我吧!

我是易解放,一位67岁的上海妈妈。2000年我失去了独子。为完成儿子的心愿“为沙漠种下一片森林”,12年间我带头在内蒙古沙漠种下了200多万棵树。
2003年,我花了十几天时间踏访了内蒙古沙漠地区,沙尘飞扬的景象震动了我。回到家里,我与丈夫毅然投入所有积蓄,变卖财产,以用儿子生命换来的“生命保险金和事故赔偿金”作为启动资金,成立名为“绿色生命”的公益性组织。我们的捐款都是靠自己募捐的,所以我们把捐款者的善款100%的作为植树资金。
2010年,我们完成了库伦旗科尔沁沙漠1万亩沙地上种植110万棵树的计划,2011年我们开始植树的基地是阿拉善沙漠之一的乌兰布和沙漠,汉语的意思是红色红牛,可见绿色生命第二期磴口县基地植树造林的难度。2013年开辟了第三期多伦县生态基地,各基地种植目标均为一万亩。目前正计划着在阿拉善沙漠再造出1.3万亩树林。
活着,为阻挡风沙而挺立;倒下,点燃自己给他人以光亮。关于我的这段经历,问我吧!
520
焦点 2016-03-15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119个回复 共313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请问现在来看,是种树的速度快还是沙漠化的速度快?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lily2016-03-15

没有太专业的问题,只是想给这位妈妈点个赞。

大地妈妈易解放 2016-03-15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树木存活率高吗?除了植树之外,还有什么改善荒漠化的方式吗

大地妈妈易解放 2016-03-15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8

从十九世纪末拍摄第一部日本自己的电影开始,电影在日本的发展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战后,日本电影的高潮期或者说“黄金时代”,是在上世纪50年代。那一时期,在国际上,以黑泽明、沟口健二、小津安二郎为首的日本导演的影片,在欧洲各大电影节上频频获奖。“日本电影”,开始为世界所知晓,其制作风格和特色也令国际电影人刮目相看。日本国内,电影也逐渐在普通百姓的娱乐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电影院的数量和票房收入逐年上升。
然而,60年代,随着电视时代的到来,电影急剧发展的势头受到一定的遏制。70、80年代开始,电影在整体形势上有些起伏,如山田洋次的《寅次郎的故事》系列,票房收入一直稳定;宫崎骏动画影片引发的观影人数一直保持历史最高记录;北野武、是枝裕和等导演和作品在国际电影节获奖,等等。但基本呈缓慢下降的态势。90年代,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电影院数量萎缩现象开始加剧,加上“少子化”和“老龄化”等社会现象,观众人数递减。可以说,在日本,“电影独霸”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关于“日流”和“韩流”。“日流”的动漫有着深厚的底蕴和潜力。“韩流”也不容忽视,它的背后有着政府的支持。但是,我个人更加看好“华流”,特别是大陆地区的电影市场和动漫产业,目前的实力就已经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将来的发展更值得期待。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