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

我是秦昊,增肥十五斤、三月不洗脸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问我吧!

我是演员秦昊,是最近上映的电影《长江图》中的高淳。2011年,导演杨超拿着《长江图》的剧本来来找我,这个剧本给我“热爱”的感觉,角色和我也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高淳这个不得志的诗人,最后不得不放弃梦想去子承父业做船长;而我从中戏毕业后,就觉得自己一定要做罗伯特·德尼罗这样的演员,三年时间我推掉了所有的戏约,以至于很多人以为我不演戏了。这样的人物,我有信心塑造。但塑造的过程是我拍戏这么多年来最苦的。三个月的时间,我被导演忽悠去住在一艘名叫“五星游轮”的破船,上不了岸。为了角色,我增肥十五斤,三个月不洗脸,每天睡前狂喝水为了让眼睛肿起来。我也曾开玩笑说以后再也不拍这么苦的文艺片了。
关于这部魔幻又现实的电影,关于一个戏痴如何在电影不断发掘自己的潜能和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们来交流吧。
76
明星 2016-03-31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24个回复 共140个提问,

热门

最新

♭iü2016-07-13

啊哈哈哈哈哈 我居然在这里找到你了!

秦昊 2016-09-21

Da Chin2016-09-08

秦昊老师,你好,请问在塑造角色时你最注重的是哪一点呢?

仰望2016-04-14

对重庆这座城市有什么感受呢?

秦昊 2016-09-21

排片这么少,你会不会对观众失望?

以后还是坚持文艺片吗

拍一些文艺片会不会入戏太深走不出来?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8

您好,谢谢提问,我觉得每个国家的文化和国情不一样,都有其根源于历史的集体无意识特征,就像每个人性格因为原生家庭历史情况不同而有所差异。就英国来说,自由主义曾经是他的旗帜,不过这也有古典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分,前者希望搞小政府,个人自由自在的发财,这在本身力量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是可以的,因为世界其他国家玩不过你,搞这种自由自在肯定是强者胜,得利更多,不过后来情况变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美国德国日本都崛起了,这时候英国还搞古典自由主义,倡导自由放任那一套,导致国家力量被重视关税保护国家提出产业革命的后进国家超越了,所以后来出现了新自由主义,就是国家要管事情,不能搞自由放任,自由党就此衰落,二十世纪后基本上被工党替代了,由之前的自由党保守党轮流执政变为工党和保守党轮流执政。自由主义之外,英国很多理论也受保守主义的影响,他们基本不提倡大的社会革命,主张通过渐进改良主义的小改革促进社会进步。所以英国现代的英国自由主义其实是负责的,有古典也有新的自由主义,更有保守观念在其中,毕竟英国也是保守主义的发源地。中国社会和英国完全不一样,中国没有英国那么多的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包袱,我觉得我们现在称之为自由主义的东西肯定不是英国样式的。英国的阶层是否固化不好下一个断言,不过英国的绅士文化一直存在,贵族情结比较多,上层阶级肯定还是和下层阶级有差别的,至于下层阶级的上升渠道我觉得也是比较通畅的,19世纪后半期发生了好几次议会改革,基本上把下层民众向上升的渠道打通了,上议院贵族权威的衰落下议院权力的近代提升也是中下层民众势力上升的典型案例,所以现代英国和我们中国一样,中下层上升的渠道还是比较通畅的,只要认真努力学习,好好工作,都有机会获得阶层上升。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