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東

我曾在欧洲游学,关于欧洲艺术风格和建筑,问我吧!

我是一名高级室内建造师和高级陈设艺术师,曾在米兰理工大学游学。我对欧洲艺术风格比较有研究。西方自文艺复兴开始,艺术风格迭出,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新艺术、Art-deco,每个重要时期中都涌现了很多很多艺术杰作,其中不光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些作品,还有一些颇具代表性的家具、工艺品,不为我们东方人所关注,我希望以通俗易懂的方式,与大家聊聊这些,欢迎提问。
27
品位 2016-06-07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提问
25个回复 共2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50

肯定是不妥的。
首先,少帅在当时不是张学良的专称。少帅,即不是一级军衔,也不是专门特指哪一个人的别称,而是流行于北洋军阀时期的一个戏称。
北洋军阀统治时期,最高的军衔就是上将,并没有帅的设置。不过按晚清的习惯,对较大的军头,有称帅的习惯,北洋时期与晚清时期紧紧衔接,故而一些旧的习俗还依惯性在延续,人们仍然习惯称一些较大的军阀为“帅”。比如称吴佩孚“玉帅”(吴字子玉)、“吴大帅”、称张作霖“雨帅”(张字雨亭)、“张大帅”、称孙传芳、唐继尧等作“联帅”(孙曾任五省联军总司令,唐曾任西南联军总司令)等,这都是一种习惯性的尊称,在当时的书信、电报中随处可见。
 
 不仅对手握重兵的军阀称帅,对于一些大军阀的亲属中的某些人物,也往往以某帅称之。比如象什么“舅帅”——大帅的小舅子、“姑帅”——大帅的姑爷(女婿)以及今天我们重点讨论的“少帅”——军阀的子侄等等。
 
在当年,被称作“少帅”的,可不仅仅特指哪一个人。因为那年头大帅多,所以少帅比大帅更多。张学良以外,西北军阀马麒之子马步芳、皖系军阀卢永祥之子卢小嘉,旧桂系军阀陆荣廷之子陆裕光等,都是当年名噪一时的少帅。
 
第二,少帅在当时不是一个尊称。在当年,称某个军阀的子侄作“少帅”,与称某些人作“姑帅”、“舅帅”一样,虽不含特别的恶意,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是逗小孩子玩的戏称,而绝对不含有丝毫的敬重。
 
对于张学良来说,在他已经长大成人接统奉军后,称其作少帅的也不是没有。但处在不同政治背景之下,这样称呼的人所想表达的感情却是有着很大的不同的。在奉军阵营中,称少帅或许只是背后的调侃,而在一些与奉军敌对的阵营中,此称呼则多带有蔑视的心理。在惨遭奉军肆虐的京津一带,人们称呼少帅还带有憎恨的心理。因为当年吴佩孚直军在当地表现出良好的军纪,而奉军的军纪则极其败坏,人们对这位花花大少并没有半点好感,这和今天一些人说到少帅时那种打心眼里流露出的羡慕与崇拜是截然不同的。
 
 当年,少帅一称,在大帅府里,就是背后,这样称呼的也不多,因为那些受到张家恩宠的人们在当时绝对不会想到少帅一称会在百年以后的今天变成如此的充满敬重与爱慕。
  
张学良为什么不爱听人称呼他“少帅”呢?因为在他自己看来,“少帅”这种称呼,就跟古代的“衙内”一样,会令人们把他看成是依仗父亲权势横行霸道的孩儿辈,或者是阿斗一类的人物。而实际上,他所担心的一点没错。
 
曾经多年辅佐张作霖,后来被张学良诛杀于老虎厅的杨宇霆,在张作霖已死,张学良成为东北军政最可能的接班人之际,恃前代老臣资格,在与人谈及张学良时,仍用轻薄的口吻以少帅称之,使张学良感觉受到轻侮,从而对杨不满,最终酿成老虎厅事件。杨之被诛,固然不是一句少帅之称惹来的,但张学良对人们称他少帅的不满,对杨屡屡在背后称自己少帅的羞愤,却是事实。由此可见,作为张作霖时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杨宇霆,在背后称呼一句少帅都会让张学良感到羞怒,并最终招来杀身之祸,其他人,特别是张的部属下人们,怎么可能象影视中那样敢于当着张的面称呼少帅?
 
实际上,当年追随张学良的文臣武将们,出于对他的尊敬,即使在多年之后,在与人谈及张学良时,在写回忆文章时,对少帅一称,也很是忌讳,一般是不会使用的,只是近三十余年,在一些影视编导和地滩写手们以讹传讹的炒作下,才将这与“衙内”有着类似贬意的称呼变成了今天令人艳羡的美称,从而在影视剧中大行其道。

48

所有这些神剧中的女鬼子,全是编导们的意淫而已。日本鬼子从建军到灭亡,压根就没有过女兵。
 
侵华日军中有不少的女护士,但这些女护士不是兵。
 
军中的女护士,按中国的认定标准就该是女兵,但在日本,军中的女护士不是兵。
 
这有一个对军籍的认可在不同国家的区别问题。出于对军人身份的看重与爱护,为抵制一些非战斗人员穿上本应该属于军人的服装占用军人的名誉,不论过去还是现在,包括日本在内的许多国家,对于军官与士兵等名列军籍人员的认可是相当严格苛刻的,并不都象我军这样演戏的唱歌的都能穿上军装佩上军衔,甚至还能成为将军的。在他们看来,军装、军衔、军刀,乃至军人能够享有的任何东西,都只能属于那些冲锋陷阵的勇士(这点我极表赞同)。在旧中国,在以日本军队为样板建军的北洋军中,在以日、德、美等军队模式建军的国民革命军中,象今天我军那些做财务、军需、卫生等工作的,是不能佩戴军官的军衔的,旧军队中他们被称作“军佐”,佩戴“军佐”的专门符号,以区别于带兵打仗的军官,这有点象今天我军的文职人员。而服务于军队从事一些文字、技术等工作的,则称作“军属”。这个“军属”,不是今天我们使用的军人家属的意思,而是军队附属人员的意思。“军属”与“军佐”又有不同,“军佐”是有军籍的,而“军属”是没有军籍的。“军属”是军队中的非现役文职人员。当然,哪些人员属于“军佐”,哪些人员属于“军属”,各国并不一律,但大同小异。在日本军队中,那些战时日军中的女护士,就是“军属”。
  
这些日本军队中的女护士,她们根本就不能军人,就根本没有军装。她们也有统一的制服,但这制服不是军服,而是专门的护士制服。该护士制服与军服的样式差别很大,而且有着特别醒目的“十”字标志,使人远远看去就知道是干什么的。既然不是军服,因而也就不可能会有象神剧中那样的将、佐、尉和士兵的军衔标志,当然也更不可能挥舞着战刀上阵作战,因为战刀属于军官和士官所有,而出于武士道的传统,日本鬼子对什么人能用战刀什么人不能用战刀历来特别地限制,女看护连兵都不是,自然没资格使用武士们才有资格使用的战刀。
 
战败前的日本是一个极端典型的男权国家,其武士道的传统和男尊女卑的固疾,根本不允许女人做出挑战男人的行为。这样一个以男人为中心的、连女人最起码的公民权都不给予的国家、这样一个丈夫杀死妻子顶多只坐一年牢的国家,怎么可能会出现与男人平起平坐甚至凌驾于男人之上的女大佐、女将军?
 
网上经常见到有日本女子头戴战斗帽整装列队的历史图片,被解说成日本鬼子女兵,是错误的。到了日本鬼子行将失败前夕,就像德国鬼子一样,为了本土决战,日本的男女老少都被强制组织起来进行军训,这其中自然就包括所有适龄的女人,所以,网上流传的那不过是日本女子军训的图片而已。当然,在这之中,日本女子也有过多种听起来像是军队组织的准军事化组织与团体,像什么“笃志女子部队”“姬百合部队”等等,但所有这些都不是军队,充其量也就勉强算作民兵组织。而且,所有的这些组织及其中的女人,并没能真的走上战场参加本土决战,也并没能来到中国的战场,日本便宣告失败了。
 
再有一点,即当年在日本本土及占领地,鬼子兵标志性佩戴的战斗帽,也是日本的国民帽(与军帽略有不同,但不细看看不出来),不论男女,不论士农工商,都普遍地戴着。这就像文革时我国男女普遍戴着的解放帽一样,不能因为戴了与军帽相仿的帽子,就被看作是军人。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