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東

我曾在欧洲游学,关于欧洲艺术风格和建筑,问我吧!

我是一名高级室内建造师和高级陈设艺术师,曾在米兰理工大学游学。我对欧洲艺术风格比较有研究。西方自文艺复兴开始,艺术风格迭出,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新艺术、Art-deco,每个重要时期中都涌现了很多很多艺术杰作,其中不光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些作品,还有一些颇具代表性的家具、工艺品,不为我们东方人所关注,我希望以通俗易懂的方式,与大家聊聊这些,欢迎提问。
27
品位 2016-06-07 已关闭提问
25个回复 共2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伊利亚特文明与希腊文明的关系。

亚東 2016-06-13

首先,《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是两部最著名的荷马史诗。这两部史诗影响的不光光是希腊地区,影响的地区覆盖地中海,随着时间的推移,罗马取代希腊,再然后分裂为东西两个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即拜占庭帝国。所以,影响之深,时间之久。都可以称得上是欧洲及西亚地区最重要的史诗,也是欧洲最早的思想史。
你提的问题是伊利亚特文明与希腊文明的关系,他俩原本就是同属一个希腊文明。《伊利亚特》这部史诗里记载的是一场著名的战争-特洛伊战争。一般人都会以为就是讲述一个战争,就不去深入了解了,我们来看看我的了解。
首先,荷马史诗描述的核心内容是希腊地区公元前8-9世纪的世界观、价值观和神权。究竟这部史诗是不是荷马一个人写的,到现在还在争论呢,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希腊老百姓口口相传的一个结果。那时候书籍没有发展到人人都可以买到,人们获取知识和信息的来源主要靠说和唱。那么荷马可能是做了一个汇总编纂的工作,使得这些故事流传下来。
那么我们再深入看看,这部史诗说了什么呢?特洛伊战争的原因有两个
一个是争夺海伦,一个是掠夺财富。海伦是一个绝世美女,是宙斯的女儿,宙斯比较喜欢到人间来瞎搞,所以化作天鹅引诱了斯巴达的勒达,生下了海伦,海伦生的极美,是人间最美丽的女子。因为她半人半神。至于为什么争夺海伦,则是因为海之女神忒提斯和特洛伊王帕里斯的婚礼上,请了很多神来做客,唯独少请了一个女神厄里斯,这位呢是宙斯和他的正宫娘娘赫拉的女儿。于是就直接去了婚礼现场砸场子,抛出了一个金苹果,说道:献给最美丽的女神。当时,神后赫拉、智慧女神雅典娜、爱神阿芙洛狄忒都想要这个称号,于是各个人都在想主意,爱神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贿赂帕里斯,承诺如果他把这个金苹果给她的话,就把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送给她,就是海伦了。
因为回答不可以超过800字,所以请看接下来的回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关于欧洲历史和建筑史有哪些值得一看的好书?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巴黎圣母院的建筑风格是什么

亚東 2016-06-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8

您提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也在我的研究范围之内,不过涉及的问题较大, 因为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特色,不同作品也有不同的内涵;而且还牵涉到“武士电影”的定义和“武侠片”的定义,因此很难笼统地回答。这里,就选黑泽明的《七武士》与李安的《卧虎藏龙》作为例子,简单地谈一下吧。
首先,关于两者的相同点,我认为主要表现在以下三点。一,两者都以“打”为特点。尽管武士用刀打,侠客动拳脚,有时也使用各种兵器。黑泽明《七武士》中挥刀对阵的武士形象已经成为世界电影中的经典,而李安《卧虎藏龙》的打斗场面,亦精彩纷呈,具有极高的观赏性特征。二,两者在剧中人物和思想内涵的布局和植入上,大都表现出“义”、“仁”等源自中国的传统思想精神。《七武士》中的武士为保护村民而死去,《卧虎藏龙》中的侠客们更是以“江湖义气”作为行走世间的道德准则和精神支柱,伸张正义,英勇决斗。三,结局都是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正义”一方获得最后的胜利;邪恶与善良分明,具有浓厚的道德教育意义。
其次,关于两者的不同点,我认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打斗场面的表现手法的不同。武士电影往往通过风、雨、雪等大自然的变化来渲染和烘托气氛,或者隐喻人物的内心世界,而打斗本身则显得较为“实打实”,招式和套路方面虽有所夸张。不过,基本上不脱离现实,具有较强的现实感。与此相比,武侠片则动用“威亚”手段制作,人为地制造出飘渺、飞空的视觉效果,把武艺的表现提升到了只有“超人”才能驾驭的高度,因而现实感不强,比较脱离实际。其背后是否与道家的“神仙”“仙人”思想相关,需要探讨。二,武士电影中,“忠君”是一个很主要的主题,早期的武士影片基本上都是涉及这种思想的作品。与此相对,武侠片则恰恰与之相反,“远离朝堂,游走江湖,行侠仗义”是这类影片最中心的主题思想。这种不同的背后,毋庸讳言,有着各自文化生成的历史缘由。这里只简单地谈谈,即历史中的武士阶层,曾较长时期居于日本社会的最高地位(镰仓时代以来的幕府时代),属于统治阶级,至明治维新时期,武士阶层虽然被瓦解,不复存在,但“武士精神”(侍精神)依然是存活在一部分日本人心中,甚至在关键时期(比如二战时期)发生过重要作用。与此相对,中国的武侠文学影视作品中的“侠客”,大都远离权力的中心,对政治淡漠,甚至是一种反正统体制的民间存在。
至于您认为“日本电影中的武士更真实,接近普通人”的看法,想来应该与上面提到的“打斗场面”的表现手法有关。
此外,我不知道您是否观看过山田洋次导演的《たそがれ清兵衛(黄昏清兵卫)》《隠し剣 鬼の爪(隐剑鬼爪)》《武士の一分(武士的一分)》等三部作品,这些不同以往的武士作品,另辟蹊径,侧重描绘武士的家庭和日常。影片中的“武士”可以说是披着“武士”外衣的普通百姓。这些作品给我们提示了“武士”的“另类真实”。

34

我到丰先生家去学画时,还是个初中生,和他这样的大师在一起,不仅没有感到不自在,反过来他还要怕我尴尬。有客人来访时候,他也会向朋友会介绍我:“这是我的小朋友。你们是我的老朋友。我有小朋友也有老朋友,哈哈。”他还把我的画给朋友看,说我:“胆子蛮大的。”有时有人来谈正经的事情,他也会拿二本杂志让我自己翻翻,以免我局促不安。
我初二的时候有一幅画入选了当年的全国少年儿童美术展览会。主办单位把照片发给了学校。我从学校里借了照片给丰先生看。他很高兴。找了一幅画上题有 “小松植平地,他日自参天。”的印刷品送给我,并用钢笔写了我的名字,落了款。
初三毕业时我拍了一张大头照,当时中学生流行了互赠照片,我也送了一张给丰先生。他看了以后居然从走到后面房里,拿出一张两寸的照片送给我,反面写着:“林凤生小友惠存丰子恺”。这张照片现在是我的珍藏品。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这样一个心地善良的老好人。
事实上,丰先生对我影响最大的地方是上世纪60年代末,我大学毕业后被发配的一个山区的中学教书,心里比较失落。后来,有缘读到了丰先生的《缘缘堂随笔》,书中许多文章鼓励我,这些感受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与《缘缘堂随笔》有缘”参加了“文汇读书周报”的“花木杯”征文,得了二等奖,文章现在可能还找得到。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