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博

我是专办未成年人案件的“未检”检察官,关于校园暴力和未成年人犯罪的问题,问我吧!

“未检”是检察院里未成年人刑事检察部门的简称,专门办理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近年,校园暴力事件不断涌现,未成年人的校园环境整治是我们未检检察官特别关注的问题。“校园暴力”和“暴力刑事犯罪”的区别在哪里?针对校园暴力,应当如何开展犯罪预防工作?如何营造有利于未成年人成长的社会法治环境?
我是赵博,一名“未检”检察官,北京大学法律硕士。因为办案要经常与未成年人接触,我考出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办案之余,我经常到所在地的中小学给学生做法治讲座,主题集中在校园暴力、安全自护等方面。
对于校园暴力、未成年人犯罪的相关法律问题,欢迎交流。
316
焦点 2016-07-21 已关闭提问
107个回复 共33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赵博 2016-07-23

  第一,严酷的法律不见得很好的遏制犯罪。我本身就不是一个严刑峻法的提倡者。最简单例子,明朝的法律严苛到了一定的境界,最后的效果未必是立法者的预期。
  其实刑罚也是国家暴力么,对暴力犯罪的孩子不一定非要用国家暴力来压制,我觉得宽容犯罪的孩子不至于让刑法的威慑力大打折扣。
  以暴制暴本身就是一种崇尚暴力文化的体现,这也许正是校园暴力的文化原因。而文化才是对孩子最直接的影响。
  第二,宽容罪犯不等于不保护被害人。我一直很感动于一个新闻,说是一个被害人被杀害了,被害人母亲在法庭上表示谅解杀人凶手并请求不要判处死刑,她的理由是作为母亲我理解失去儿子的痛苦,我不想再让另外一个母亲体会同样的痛苦,即使是另一个母亲的儿子犯了罪杀害了自己的儿子。
  宽容不等于放弃惩罚,这绝对是两码事。宽容一词强调的是司法机关对于未成年人案件更加注重惩罚效果,而不是一味追求关押监禁。
  第三,保护被害人是我们办理案件中最为首要的任务,听取并尊重被害人意见是我们的办案程序。宽容不纵容犯罪的孩子,保护被害人权益,都是很重要的。
  最后,遏制校园暴力我个人觉得要反对崇拜暴力文化。大人生活里的一言一行让孩子觉得凡事最后可以用暴力解决,他当然会简单的、本能的去使用暴力来解决问题或耀武扬威。
  最后的最后,大人们也管不了了,再等待国家暴力把孩子制服。我觉得这事是恶性循环。不可取。
  遏制校园暴力,注重家风校风。特别是动手打孩子的家长,好多校园暴力的施暴者都是当初的被打者。
  多一些感化,少一分暴戾。
  校园暴力,不能靠暴力解决。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69个回答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0个回答

赵博 2016-08-29

我所在地区未成年人恶性事件也有,但真是凤毛麟角,几年来我就知道一件。案件信息不能具体透露了。
这事我觉得像宝宝离婚的效应,大家广泛关注,挖掘新闻的共鸣点,眼球效应会让大家觉得oh my god。
因为这些新闻也给我造成了挺大的困扰,因为大家的提问都集中在“极端事件”,而生活中柴米油盐的“法治是什么”、“孩子如何提高自护意识”等生活需要的法律常识反而我没怎么被问过。
一些提倡严刑峻法的网友在这里会唱着正义之名去“大义凛然”的对我攻击,我说的是未检的现行刑事制度而已,我区区一个小人物而已,他们骂完过瘾了,我也不在意。我想不通的一点就是,这些人长篇大论总结就一句话:重刑罚。。。没了。。。却认为这个既不复杂也很朴素的理论是多终极秘籍的通世法宝。
只是我的担心是这种对话越多,其实越难去帮助大家理解关于未成年人的刑事政策。
您的问题是教育与法律要如何配合,我还是我自己那个倡议:家规校纪法治化。
这个含义我一句话概括下就是,当很多规矩或人的指示与法律冲突时,我们要选择遵守法律这种规则意识。
教育要春风化雨,想标本兼治,真的不在于杀鸡儆猴的一招制敌。我在本地一年自己就会讲很多很多节法治课,很多孩子的第一堂法治课就是我给上的。一所学校我们讲了两年的课,变得一个犯罪的也没有了。
我们在这里谈论如何惩罚坏孩子,真的应该换个方向去谈论如何让孩子避免走上犯罪道路,以及如何矫正犯罪人格的孩子。
对于校园暴力事故的应急处理制度是我们现在缺失的,而且多部门联动本身就各地区的实际不一样,我期盼很多相关部门的人在这交流本地实际,大家出谋划策的想解决办法。
网友骂法律很正常,毕竟不在这个系统里,没有法律归属感和职业认同感而已,不算事。我自己学习法律反而是越学法律、越操作法律越觉得自己的不足,想学的东西特别多。
真希望在这里用心交流、不标榜自己、正常说观点的人会越来越多。
谢谢你的提问,我同意您说的双向问题,谢谢您的交流。希望大家能越来越重交流,少辩论。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51

您好。综合回复如下。如果韩国大选不延期,那么还有七周就是大选,现在保守派合了分分了合这又再统合了,正要找机会树立自己高大强的形象呢。所以这次如果疫情没有控制住快速扩散开,保守派必然会借此攻击执政党的能力。所以不排除保守派借此机会不配合政府的号召。这些脑残宗教势力的背后,不排除有党派的影子。
韩国是依宪建国,依法治国的国家。现行《传染病预防法》规定,地方自治团体长为预防传染病限制或禁止集会等时,违反该法的人将被处以300万韩元以下的罚款。
集会结束后,首尔钟路政府告发了主办方,首尔市政府也以集会现场取证的照片为基础,在共同告发参加者。
24日,在光化门集会上呼吁支持特定政党,而涉嫌违反<选举法>的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总代表会长全光勋牧师,已被拘留。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负责拘捕令的部长法官金东贤,24日对涉嫌违反公职选举法的全光勋牧师发布了拘捕令。
金法官表示,没有选举权者,不能在总选前进行事前选举活动。 考虑到自由公正的选举在大民主制国家中占据的意义,预计将以情节严重进行严厉处罚。
早在12月全牧师就展开了呼吁对特定政党进行投票等非法事前选举宣传活动,首尔市选举管理委员会于12月末,也曾以违反公职选举法的嫌疑告发了全部师。
合并调查两起案件的首尔钟路警察署,于18日以违反公职选举法的嫌疑申请了全牧师的拘捕令,检察官向法院申请了拘捕令。原定于本月21日进行审查,由于全牧师方面的强烈要求,推迟至24日上午。
全牧师在法院出席时,全面否认违反选举法的嫌疑,称自己的发言在YouTube等舆论论许可的范围之内, 并没有违反"选举法"。
对于不顾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危险在周末光化门广场举行集会一事,他诡辩称,"在野外集会并没有感染的先例,一直是室内感染",也是与专家商议后才决定是否继续的。
天理昭昭,疏而不漏。期待后续审 判。

33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韩国的扩散,韩国政府提升了应对级别为"严重"。现在在路上很难找到不戴口罩的人。 上周五还有在卖口罩的小区药店,现已全部卖空,并称到货日期不定。 上周五我跑到第4家药店才买到了KF94(=N95)口罩,前3家没有一次性口罩也没有n95口罩,只有普通的棉质口罩. 许多大型超市也是一大早就排起了长龙,每个超市开始销售口罩的时间也是各不相同。而且经常是几分钟就卖完了当天的进货量。 上周在网上KF94成人用口罩的平均价格已经上涨为3575韩元一个,虽然比疫情前增加了六倍左右,但就这个价格现在也很难找到, 甚至网上还有一部分特高价口罩,一个卖到6500~10000韩元一个(约合38~60人民币)。许多市民愤愤不平。
韩国满负荷运转工厂的口罩制造企业,最近一天的产量最多可达1200万个,可是由于官公署和企业等的大量订单激增,导致流通企业最近口罩供应大幅减少或干脆没有。因价格不错,往国外运输的量也很大,进出口量多的时候一天就有230多万个(14日)。另外至今因囤积居奇被揭发的就有1000多万个。中国事实上已经中断了材料供应,有些企业甚至开始担心生产材料的不足。
随着口罩紧缺现象的加剧,政府限制了出口量,以及携带措施(旅客可以自由携带300个以下,超过此量则要申报),并表示将通过公共流通网向实际需要者供应生产量的一半。
最近几天很难买到,希望不久情况会有所改善!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