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炯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

我是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关于2018上海书展、城市阅读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
2018上海书展8月15日就要开幕了,期盼着跟书友们在书展现场相遇。不过,那儿恐怕不太适合交谈,所以能在这里跟大家定定心心交流,特别高兴!
为了进一步提升“书香满城”的地域和人群覆盖面,今年会设立100个分会场,其中包括78家实体书店、16家公共图书馆、6家农家书屋。我们把今年的分会场开到农家书屋,是因为农村里还是有相当的阅读人群和阅读需求,一定要根据他们的需求配送阅读资源。
上海书展当然是一只大闹钟,但偌大一个城市,一年365天,如果只有它在8月里闹响那么7天,声音其实微弱。好在上海从来就有阅读的好氛围,加上近年来各方协力,现在各种阅读推广活动越来越多,特别是每逢周末,遍布城市各处的活动总有几十场。而且今年第一次有农家书屋作为书展分会场,郊区的市民离上海书展又更进了一步。所以,我们要精心组织,把上海书展100个分会场的活动努力办好。
到了书展期间,这众多的闹钟更会一齐鸣响。我和同事们最关心的是,这些个大大小小闹钟的鸣响能不能让书友们共鸣?
我们一起来聊聊上海书展,聊聊城市阅读吧。
672
政务 2016-08-12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4个回复 共18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2018年的上海书展会有哪些特别值得期待的首发新书呢?

徐炯 2018-08-14

2008年,上海书展首次提出“上海首发、全国畅销”,在全国出版界引起强烈反响。经过10年积累,国内越来越多的大社、名社、强社以8月为节点制作重点新书,在上海书展首发,以此为起点推向全国市场。"首发机制"已成为上海书展服务读者、服务行业的重要发力点。今年,着眼于提升上海书展标识度,我们将以更大力度推进“上海首发”。经过努力,预计书展7天里将有上海和全国各地出版社首发新书500种,举办首发活动200场。
现在确定在上海书展首发的新书有这些,举一些例子,比如说“读懂中国”丛书、《大国厚土:中国传统文化的承继与复兴》、《梁家河》、《梦回万里卫黄保华--漫忆父亲刘少奇与国防、军事、军队》、“丝路百城传”大型城市传记丛书《上海传》、海派文化地图丛书、“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120年纪念版、《浦东史诗》、《中国故事 国际表达》等多种优秀图书都将在书展期间举办新书首发式、读者见面会等活动。
同时,上海书展的“上海首发、全国畅销”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一些学术书、专业书在上海书展上首发,引起全国关注。中华书局从前三四年开始就把《二十四史》修订版的新书在上海书展首发,第一本是《史记》,从上海书展首发到现在销售已经超过了20万套。前年首发《辽史》,到目前为止有上万册的销售量。今年《宋史》修订版将在上海书展首发,中华书局的领导、编辑都信心满满。
再比如说,今年在上海书展首发的还有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第一部反映扶贫攻坚的长篇小说《山盟》,反映了祖孙三代扎根农村,为了脱贫奋斗历程,写得波澜壮阔。此外,还有刘少奇同志的长子刘源将军写的回忆他的父亲在国防军队建设上的一些功绩。又比如说,最近大家都非常敬仰的,复旦大学研究生院院长钟扬的传记也会在书展首发。另外特别值得推荐的,估计很多读者也会感兴趣的,就是上海科技出版社的《芯事》,反映中国芯片产业发展的一部新书。我已经先睹为快,读过了,我觉得对于了解芯片产业,对于了解中国芯片产业怎么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提供了非常丰富的背景知识,值得一读。谢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徐炯 2018-08-14

每年8月举办上海书展正好都是高温天,因为读者很多,不免要排队。而且还要买票,很多外地来的出版业的同行都非常感慨,在全国所有的书展当中卖票的书展唯有上海书展。虽然卖票,就有那么多的人排队买票,而且有时候队伍很长,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这些出版人看了以后都非常的感动。同时,他们说,这些年出版业也受到新技术的冲击,舆论当中也有一些唱衰传统出版业的情况,有时候有些泄气,但到上海书展中看到这样的景观油然而生作为出版人的自豪感、使命感。甚至有出版社,每年上海书展都组织新进社的员工,作为入职培训的一个重要项目,来上海书展感受这样的气氛,感受广大读者对图书的热爱,增强职业的自豪感和责任感。确实,我们非常的感动,我们为读者也采取了一些服务的措施,比如说喷雾降温,希望提高服务的效率,尽量缩短排队时间。
这些年在书展主会场、分会场举办的那么多场活动,重要功能就是推荐好书,推荐各种类型的书,让读者可以从中选择。好书里面有丰富的营养,怎么能够有效充分的吸收,也是一个问题。还有一类阅读活动,是现在特别要支持和倡导的,这些活动起到导读的作用,通过专家的讲述告诉大家这本书的精华在哪里,怎么样读才能充分吸收到书中的精华,所以阅读活动越来越成为书展的主角。很多读者愿意排队来到书展,更多的是愿意参加阅读活动。很多在主会场举办的活动,同时也会在分会场再一次的举办。分会场听讲的环境可能会更好一点。也请广大的网友、观众关注分会场活动,多参与分会场的活动。谢谢大家!

醒LAI2018-08-13

设立分会场的原因有哪些?有什么考虑吗?

徐炯 2018-08-13

首先主会场设在上海展览中心。上海展览中心是一座经典的建筑,书展本身有浓郁的书香,跟这座建筑非常相得益彰。但是它的面积有限,只有23000多平方,但这两年读者热情越来越高,主会场的容量有限,特别是上海书展有两个主角,一个是图书,还有一个是阅读活动。很多读者到书展的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参加活动,但是因为主会场场地有限,难免因为人多也比较喧闹,会影响他们参与活动、听讲座的体验。所以,我们觉得设分会场很重要,做到动静分割,在会场有一个更加安静的环境让大家静心听讲。
另外一个想法,想把更多的优质阅读活动送到市民身边。每年书展都会有很多全国各地甚至是国外来的嘉宾,他们来了以后如果只在主会场举办一两场活动,是非常可惜的,因为阅读活动最重要的就是嘉宾,这些嘉宾自己也非常希望与读者面对面交流。所以,有更多的分会场就能够增加读者跟他们接触的机会。以往的分会场主要是在图书馆,也有一部分是在书店,现在各个书店把阅读作为一个标配,所以在店堂布局当中也有这个空间。而且这两年实体书店回暖以后,在地理空间上填补了越来越多的空白,包括临港新城、张江科创区都有了实体书店。上海书展分会场增加到100个,也反映了实体书店在上海的回暖情况,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我特别提一下,今年第一次有农家书屋作为书展分会场,郊区的市民离上海书展又更进了一步。所以,我们要精心组织,把上海书展100个分会场的活动努力办好。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0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日本没有“戏曲电影(戏曲片)”这种“电影类型”。
然而,日本传统的演剧,如“歌舞伎”、“人形净瑠璃”、“能”等,都类似于我国的古典戏曲。如果您所说的“类似我国的戏曲电影”是指把这类“演剧”拍成的影片,那么这类电影在日本电影史上曾经有过。不过,据我所知,目前只有一档名为《电影歌舞伎》的系列影片还比较活跃;它打出“在电影院里看歌舞伎”的口号,刻意强调“舞台”的临场感,用高清晰的摄像机拍摄舞台上演出的歌舞伎,然后进行放映。每月都有新剧上映,且往往是歌舞伎的大腕或明星担纲主演。日本人欣赏传统的演剧习惯于去专用的剧场,比如京都的“南座”。所以,此举明显迎合了观众的欣赏习惯。不过,反过来也说明传统演剧的观赏人群有着一定的范围指向,并不像普通电影那样,受众广泛。
从电影史的角度讲,如今看似萧条的日本这类“戏曲电影”,其实曾经有过一段辉煌耀眼的过去。比如,现存最早的电影《红叶狩》(1899年),就是一部“戏曲电影”。该片由当时的歌舞伎世家传人市川团十郎和尾上菊五郎一起演出,是一部传统剧目。还有,在日本电影诞生的初期,曾借用歌舞伎的演员、服饰、妆容、动作、台词、故事情节等,创造出了日本独有的电影类型——时代剧电影,早期还称做剑戟电影(チャンバラ映画)。这类影片虽脱胎于“传统戏曲”,但并非完全照搬,可算做是“类似戏曲电影”吧。这类电影在上世纪20~40年代曾风靡一时,广受民众的喜爱。当年,歌舞伎演员出身的尾上松之助,更是凭着主演了众多这类影片,成为名垂影史的大明星。
时代剧电影发展至今,作为一种影片的类型,已经非常独立和成熟(武士电影基本上属于此类型),已不再适合冠以“类似戏曲电影”的名头。不过,我们从现在的时代剧电影中依然可以看到传统演剧的影响。比如传统演剧的故事题材被直接或间接地用到电影中,演剧世家传人出演时代剧电影等;这种情况很常见。
因此,从日本电影发展史的角度讲,“传统戏曲”演剧对日本电影的影响,其实是非常深远的,其中时代剧电影所受到的影响最大。不过,在其他类型的电影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演剧的某些元素的存在。甚至在今天改编自漫画和电视动画片的电影(真人版,动漫版),都会在片名之前冠以“剧场版”字样。这些都可视为演剧(戏曲)的印记。
与日本相比,在今天的国内电影市场上,可以说中国的戏曲电影仍占有一席之地。其实从中国电影史的发展看,戏曲电影作为电影类型的一种,自诞生起,一直是一个重要类型。新中国制作的第一部彩色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就是一部戏曲片。这类戏曲片,一直以来活跃于中国的电影舞台,为观众所喜闻乐见。如果回到电影诞生的那一刻,我们会发现,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1905年),即是一部戏曲电影,内容是著名京剧老生谭鑫培的表演片段。上世纪20年代,被认为是中国“武侠电影”开山之作的《火烧红莲寺》,显然脱胎于传统戏曲,之后的武打类电影也受到传统戏曲的影响。50年代以传统题材为主的作品如《红楼梦》《天仙配》等,家喻户晓;60~70年代京剧革命 样板戏,也令人难忘;80年代传统题材重放光彩,《白蛇传》等戏曲片,深受观众喜爱;最近又有《江姐》《春闺梦》等新影片上映。因此,这些众多优秀的“戏曲电影”,丰富了中国民众的文化生活,也使得这类影片成为中国独有的一个重要的电影类型,很值得深入研究。
总之,在今天看来,中日两国的“戏曲电影”虽然存在着“云泥之别”的情况,然而,在草创时期,曾经有着极其相似的开端,即以“戏曲”作为开端的事实。而且,在电影发展的最初时期,在武打类电影与传统戏曲的关系方面,中日两国电影也有着相似的情形。
话题涉及到中国的戏曲片,就有些收不住话头了。此刻才发现自己好像也是一个在新中国戏曲片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戏迷”,怀念起那段观看戏曲片的美好岁月了(笑)。以上所介绍的,有些成为常识了,供您参考吧。
关于是否看重奥斯卡奖的问题,如果就媒体宣传的角度来说,可以说日本“非常重视”。每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都会有专门的电视频道直播,很多电视台会在新闻节目中予以介绍,各大媒体都会或多或少地登载消息报道。如果有日本电影人得奖,当然会加大报道的规模和力度。在这一点上,日本与中国的情况相同。这也会产生商业效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