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炯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

我是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关于2018上海书展、城市阅读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
2018上海书展8月15日就要开幕了,期盼着跟书友们在书展现场相遇。不过,那儿恐怕不太适合交谈,所以能在这里跟大家定定心心交流,特别高兴!
为了进一步提升“书香满城”的地域和人群覆盖面,今年会设立100个分会场,其中包括78家实体书店、16家公共图书馆、6家农家书屋。我们把今年的分会场开到农家书屋,是因为农村里还是有相当的阅读人群和阅读需求,一定要根据他们的需求配送阅读资源。
上海书展当然是一只大闹钟,但偌大一个城市,一年365天,如果只有它在8月里闹响那么7天,声音其实微弱。好在上海从来就有阅读的好氛围,加上近年来各方协力,现在各种阅读推广活动越来越多,特别是每逢周末,遍布城市各处的活动总有几十场。而且今年第一次有农家书屋作为书展分会场,郊区的市民离上海书展又更进了一步。所以,我们要精心组织,把上海书展100个分会场的活动努力办好。
到了书展期间,这众多的闹钟更会一齐鸣响。我和同事们最关心的是,这些个大大小小闹钟的鸣响能不能让书友们共鸣?
我们一起来聊聊上海书展,聊聊城市阅读吧。
672
政务 2016-08-12 进行中...

相关新闻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4个回复 共18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2018年的上海书展会有哪些特别值得期待的首发新书呢?

徐炯 2018-08-14

2008年,上海书展首次提出“上海首发、全国畅销”,在全国出版界引起强烈反响。经过10年积累,国内越来越多的大社、名社、强社以8月为节点制作重点新书,在上海书展首发,以此为起点推向全国市场。"首发机制"已成为上海书展服务读者、服务行业的重要发力点。今年,着眼于提升上海书展标识度,我们将以更大力度推进“上海首发”。经过努力,预计书展7天里将有上海和全国各地出版社首发新书500种,举办首发活动200场。
现在确定在上海书展首发的新书有这些,举一些例子,比如说“读懂中国”丛书、《大国厚土:中国传统文化的承继与复兴》、《梁家河》、《梦回万里卫黄保华--漫忆父亲刘少奇与国防、军事、军队》、“丝路百城传”大型城市传记丛书《上海传》、海派文化地图丛书、“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120年纪念版、《浦东史诗》、《中国故事 国际表达》等多种优秀图书都将在书展期间举办新书首发式、读者见面会等活动。
同时,上海书展的“上海首发、全国畅销”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一些学术书、专业书在上海书展上首发,引起全国关注。中华书局从前三四年开始就把《二十四史》修订版的新书在上海书展首发,第一本是《史记》,从上海书展首发到现在销售已经超过了20万套。前年首发《辽史》,到目前为止有上万册的销售量。今年《宋史》修订版将在上海书展首发,中华书局的领导、编辑都信心满满。
再比如说,今年在上海书展首发的还有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第一部反映扶贫攻坚的长篇小说《山盟》,反映了祖孙三代扎根农村,为了脱贫奋斗历程,写得波澜壮阔。此外,还有刘少奇同志的长子刘源将军写的回忆他的父亲在国防军队建设上的一些功绩。又比如说,最近大家都非常敬仰的,复旦大学研究生院院长钟扬的传记也会在书展首发。另外特别值得推荐的,估计很多读者也会感兴趣的,就是上海科技出版社的《芯事》,反映中国芯片产业发展的一部新书。我已经先睹为快,读过了,我觉得对于了解芯片产业,对于了解中国芯片产业怎么赶超世界先进水平,提供了非常丰富的背景知识,值得一读。谢谢!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徐炯 2018-08-14

每年8月举办上海书展正好都是高温天,因为读者很多,不免要排队。而且还要买票,很多外地来的出版业的同行都非常感慨,在全国所有的书展当中卖票的书展唯有上海书展。虽然卖票,就有那么多的人排队买票,而且有时候队伍很长,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这些出版人看了以后都非常的感动。同时,他们说,这些年出版业也受到新技术的冲击,舆论当中也有一些唱衰传统出版业的情况,有时候有些泄气,但到上海书展中看到这样的景观油然而生作为出版人的自豪感、使命感。甚至有出版社,每年上海书展都组织新进社的员工,作为入职培训的一个重要项目,来上海书展感受这样的气氛,感受广大读者对图书的热爱,增强职业的自豪感和责任感。确实,我们非常的感动,我们为读者也采取了一些服务的措施,比如说喷雾降温,希望提高服务的效率,尽量缩短排队时间。
这些年在书展主会场、分会场举办的那么多场活动,重要功能就是推荐好书,推荐各种类型的书,让读者可以从中选择。好书里面有丰富的营养,怎么能够有效充分的吸收,也是一个问题。还有一类阅读活动,是现在特别要支持和倡导的,这些活动起到导读的作用,通过专家的讲述告诉大家这本书的精华在哪里,怎么样读才能充分吸收到书中的精华,所以阅读活动越来越成为书展的主角。很多读者愿意排队来到书展,更多的是愿意参加阅读活动。很多在主会场举办的活动,同时也会在分会场再一次的举办。分会场听讲的环境可能会更好一点。也请广大的网友、观众关注分会场活动,多参与分会场的活动。谢谢大家!

醒LAI2018-08-13

设立分会场的原因有哪些?有什么考虑吗?

徐炯 2018-08-13

首先主会场设在上海展览中心。上海展览中心是一座经典的建筑,书展本身有浓郁的书香,跟这座建筑非常相得益彰。但是它的面积有限,只有23000多平方,但这两年读者热情越来越高,主会场的容量有限,特别是上海书展有两个主角,一个是图书,还有一个是阅读活动。很多读者到书展的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参加活动,但是因为主会场场地有限,难免因为人多也比较喧闹,会影响他们参与活动、听讲座的体验。所以,我们觉得设分会场很重要,做到动静分割,在会场有一个更加安静的环境让大家静心听讲。
另外一个想法,想把更多的优质阅读活动送到市民身边。每年书展都会有很多全国各地甚至是国外来的嘉宾,他们来了以后如果只在主会场举办一两场活动,是非常可惜的,因为阅读活动最重要的就是嘉宾,这些嘉宾自己也非常希望与读者面对面交流。所以,有更多的分会场就能够增加读者跟他们接触的机会。以往的分会场主要是在图书馆,也有一部分是在书店,现在各个书店把阅读作为一个标配,所以在店堂布局当中也有这个空间。而且这两年实体书店回暖以后,在地理空间上填补了越来越多的空白,包括临港新城、张江科创区都有了实体书店。上海书展分会场增加到100个,也反映了实体书店在上海的回暖情况,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我特别提一下,今年第一次有农家书屋作为书展分会场,郊区的市民离上海书展又更进了一步。所以,我们要精心组织,把上海书展100个分会场的活动努力办好。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4

大学中文系,一般以汉语言文学为主要研究科目。不是说,凡中文系出身或在大学中文系教书的人,不可以学习、研究建筑。本人的学习、教学与研究,分易 学、巫 学与美学;中国 佛 教美学;中国美学史;中国建筑美学四类。本人主要的时间、精力与成果,集中于前三类。就建筑美学而言,迄今出版小书10种(包括最近所出版的《建筑中国:半片砖瓦到十里楼台》)。《建筑美学》(1987)《中华文化中的建筑美》(198 9)二书,是国内最早出版的关于建筑美学、中国建筑美学的学术著述,1993年,在中国台 湾出版繁体直排本。
你问我为什么研究建筑,一句话:出于个人的强烈兴趣。兴趣与执著,是人世间最好的导师。建筑与文学艺术,反差很大。从其精神层面看,两者是相通的。伟大的文学作品写在书页里,伟大的建筑,“写”在大地上。建筑,是展现于大地的一部“大书”。法国作家雨果说过这样的话,当世界已经沉默的时候,建筑还在无声地“歌唱”。建筑时空意象的精神意蕴,在于它是一种独一无二的大地文化、大地哲学与大地美学。文学艺术意象所具有的认知、审美与崇拜性 功能,建筑的时空意象一点儿也不缺乏。努力沉潜于文学、美学或建筑美学的研究领域,从容含玩,敬畏学术,都可以安顿自己的精神生命。
本人学习、研究建筑文化与美学,还有属于个人经历上的原因。这里,请允许我引录拙著《中国建筑艺术论·后记》(2006)的一段话:“我走上研究中国建筑文化之路,与杨敏芝直接有关。她研究生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记得二十余年前初次结识时,她说要向我从习文学,我便随口说:‘那我也来向你学习建筑吧。’岂料,就是这么一句平常的话,成了我一生的信言。我因此读了不少古今中外有关建筑文化的书。相信读者诸君不会笑我如此愿在一棵树上吊 死的生活态度。”我与杨敏芝结婚于1981年。至今她已病 故20年了。她生前,为上海高等教育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院总建筑师和院 党 组织一把手。

30

比方将一张A4纸对折,所留下的折痕,便是纸的中 轴 线。
中国古代风 水学关于建筑平面的基本模式为二,原于《周 易》先天与后天八 卦方位说。“先天”:乾南,坤北,离东,坎西,震东北,巽西南,艮西北,兑东南;“后天”:离南,坎北,震东,兑西,东北艮,西南坤,西北乾,东南巽。“先天”的乾、坤、离、坎,为四正 卦 方位。从南乾到北坤,实际上是整个明清北京的中 轴线,同时是明清紫 禁 城的中轴线,坐落于太 和 殿中 央的皇 帝宝座,也安置在这一中 轴线上。北京紫 禁城的中 轴线,确是出于风 水的考虑。
这一中 轴线的规划、设计和营造,实际由一条从南到北,许多对称而井井有序的建筑序列来体现的。这便是:正 阳门、天 安门、端门、午门、太和门、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门、乾清宫、坤宁门、坤宁宫,到神武门。将这一系列建筑的中点,连成一条从南至北的直线,则便是北京城池的中轴。这一中轴配以左右对称的平面格局,使得整座明清北京紫禁城,呈现出群体组合的建筑、道路与大型庭院等因素的严正、规矩、有序与大气的风格,象征皇 家政治及其伦理等级的恢弘而神圣、严肃而严厉的风格。可见,紫禁城中轴线的设置,不仅仅是风 水上的考虑。除此,还有与风水相谐的家国、朝 廷最高 意 识 形 态 上的考虑。

17

据蒋玄佁先生(已故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画家、琉璃文化研究学者)《中国古代玻璃研究》一书所引,梁思成、刘致平编《琉璃瓦》指出:“琉璃,在中国,到汉代尚极珍贵,其用于屋顶,也许始于北魏。”据《魏书》载,有西域大月氏国商人,携小型琉璃制品来华销售,尔后中国得以仿造。《中国古代玻璃研究》又引章鸿钊《石雅》说:“中国琉璃最早系由东罗马传入,到北魏开始自己制造。”《琉璃考释》称,琉璃者,原称“璧流离”,梵语曰Vaidurya,中国古时未见,“是斯物之入,当自汉始。”李乔苹《中国化学史》云:“西方琉璃输入,是自大月氏琉璃后,在广东仿造。实际上琉璃输入是汉开始,无疑是在六朝至隋的时间内制造。”
诸说有所不一,颇为一致的,以为琉璃本为“舶来”,大约汉时传入,始造于北魏。
《中国古代玻璃研究》一书责编张翠“编者注”云:“琉璃,最早是中国古代对玻璃的一种称谓。一般以为,琉璃是一种人造水晶玻璃,因其对光的折射率高,呈现为晶莹剔透的效果,古人以之为贵重的艺术品。”“琉璃应是玻璃的一个种类,其范畴远较玻璃为小。”
宋李诫《营造法式》云:“凡造琉璃瓦等之制,药以黄丹、洛河石和铜末,用水调匀。”《天工开物》记载如何烧制琉璃:琉璃成坯。置窑内烧造而成。“成色以无名异、棕榈毛等煎汁涂染成绿黛;赭石、松香、蒲草等染黄,再入别窑,减杀薪火,逼成琉璃色。”琉璃瓦等,一般为黄、绿、蓝、黑四色,成为旧时中国政治、伦理高品位建筑的标志性瓦作。皇家宫殿、陵寝或一些官宦高等建筑,一般以琉璃瓦覆顶。黄色琉璃瓦,为皇家建筑所专用。明清北京紫禁城(现北京故宫)的覆瓦,为一大片黄色琉璃瓦阵。黄色为帝王宫殿、陵寝、皇家庙宇等施用的专色,但不等于一切皇家建筑,一律都用黄色琉璃,北京天坛的祈年殿,为蓝色琉璃瓦覆顶。有些为帝王、朝廷所钦定的建筑,如山东曲阜孔庙大成殿的瓦顶,为黄色琉璃。
中国古代土木建筑,以地基、立柱与梁架为承重构件。琉璃瓦覆以屋顶,并非承重构件,其对于建筑物的牢固程度而言,一般没有影响。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