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敏

我申请了700多份政府信息公开,如何通过信息公开理性维权,问我吧!

我是陈敏,一名普通的成都市民。
2012年,因自己种植的近30亩花木被无端破坏,损数百万,我想搞清楚背后的原因。但我没有上访,也没有采取其他极端方式维权,而是通过信息公开取证。此后的两年里,我申请了700多份政府信息公开、打了100多场行政诉讼,终于一点点拼凑起了案件的完整证据。
之前,我也和很多人一样,认为信息公开制度只是摆设,但这段经历让我改变了这一看法。在中国,像我这样单单通过信息公开取证的人并不多。
这几年来,我明显感受到中国司法的进步,尤其是行政诉讼方面,法律对老百姓的保护力度日益强化。这个过程也让我对政府运作有了更深了解,公民通过合法途径维护权益,也是在推动政府依法行政。如何通过申请信息公开取证,理性维权,我也有些自己的经验和感悟,非常愿意与大家分享。
228
焦点 2016-08-23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60个回复 共191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净心2017-05-05

请问:政府管不管法院?法院谁来管?人大算不算政府?

陈敏 2017-08-16

陈敏 2017-08-16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0

您好,感谢您的提问。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入讨论的问题。楼中一位ID是“存在就是理由”的网友也提出了相似的问题。您的问题所提及的男性和女性追星行为差异,也是我们在研究中感兴趣的部分。根据我们的观察认为:首先,男性和女性在“追星”这件事情上,“曝光”的意愿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说,女性似乎在互联网空间,对真人偶像明星更容易表达出喜爱之情。并且更加愿意组成群体、共同完成某种追星的协作。这就成为了咱们说的“饭圈”。
而男性并非不“追星”。根据我们的了解,男性往往较少向外表达自我对真实的女/男明星单纯的喜爱。这于社会中对男性的身份、气质角色定位有很大关系。或者更加直接的说,男性也追真人明星,但他们会淡化这种“追星”的情感和行为,因为社会霸权的男性气质(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理论)要求,“追星”可能会损耗这种气质。
那么为何男性更多的追求虚拟女性偶像?我个人认为,这种圈层更加的小众、隐秘,也就是说他们极少在特别公开的大众平台上进行讨论。另外,和技术、电子竞技、虚拟仿真等前沿技术有所结合,也增强了“男性追星”的合理性。
您的观察非常有意义!总得一句话来说,追星中也有“等级秩序”,而这种秩序在男女的追星习惯中也有集中的表现。
欢迎继续交流!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