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洪洲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

我是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关于寨卡病毒的防控,问我吧!

我是主任医师、教授卢洪洲,现任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院长助理,是世界卫生组织临床专家组专家、国家卫生计生委疾病预防控制专家委员会委员;国家卫生计生委艾滋病、流感、埃博拉出血热、黄热病、寨卡病毒病、感染病质量控制中心专家组成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感染性疾病的诊治与发病机制研究。
我曾赴非洲做埃博拉病毒防控工作,也曾参与中国的H7N9病毒防控。对于寨卡病毒的防控,我也非常关注。自今年8月27日,新加坡发现本土寨卡感染病例后,疫情持续扩散,而中国也存在寨卡病毒输入风险。9月8日,河南省郑州市发现一例输入型病例。
“寨卡”是乌干达语“Zika”,意思是“杂草”,1947年由科学家在乌干达的猴子体内发现。寨卡病毒属于黄病毒家族,与乙型脑炎病毒、登革热病毒是近亲,通过伊蚊叮咬在人和动物间传播。寨卡热为自限性疾病,目前尚无具体的抗病毒药物可用于寨卡热。如何防范寨卡病毒感染,对于感染性疾病的诊治有何疑问,欢迎提问!
30
健康 2016-09-13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40个回复 共49个提问,

热门

最新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1

传统的反舰导弹的饱和攻击,实质上是少量的单一武器难以对尼米兹级这类超级航母战斗群构成致命威胁的情况下,采取的轰炸机、潜艇、水面战舰等多类平台、多个方向同时协同攻击的作战样式,其达成有效协同的难度非常大,稍有偏差就会陷入各自为战,被战斗群防空力量逐一击破,事实上是苏联人的无奈之举,这从侧面也反映了美国超级航母对空防御圈的强悍和坚韧。
的确有观点认为航母只能对付小国,面对军事大国很脆弱。但是即便是超级大国苏联,面对美国超级航母依旧非常忌惮。在80年代末期曾经发生过采取无线电静默的美国“小鹰”号航母编队悄悄逼近苏联远东勘察加半岛的领海而未被苏军发现的事件,这证明了航母虽然庞大,但在辽阔的海洋上,不停运动着的航空母舰其实很难被找到,配合陆基航空兵,航母在大国对抗和博弈中依然可以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当然了,我们的祖国有一群了不起的国防科研工作者,研制出来了世人闻所未闻的反舰弹道导弹,被美国海军称为“改变海战规则的兵器”;并且正在建设海洋监视卫星星座,未来可望24小时实时跟踪全球每一艘大型水面战舰。航空母舰的未来命运会不会因为中国人的这些发明创造而发生历史性的逆转?我不敢妄下断言,但是,非常值得我们密切跟踪。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