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济豪

我是华人青年企业家刘济豪,关于受邀参加李克强总理访问加拿大国宴的所见所闻,问我吧!

我是在加拿大的华人青年企业家代表刘济豪,此次很荣幸接受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及其夫人索菲亚的邀请,参加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及其夫人程虹加国时间9月22日晚上6点的欢迎晚宴,并陪同其参观渥太华历史博物馆。关于本次晚宴的所见所闻以及中加贸易关系等问题,问我吧!
152
目击 2016-09-22 已关闭提问

相关新闻

61个回复 共68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刘济豪 2016-09-24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大曾2016-09-22

李总是用英语交流?若是同声翻译,影响交流质量?

刘济豪 2016-09-24

四四2016-09-22

企业家是通过什么方式受到邀请的?

刘济豪 2016-09-24

g20峰会评论可以分为哪两派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8

您好,谢谢提问,我觉得每个国家的文化和国情不一样,都有其根源于历史的集体无意识特征,就像每个人性格因为原生家庭历史情况不同而有所差异。就英国来说,自由主义曾经是他的旗帜,不过这也有古典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之分,前者希望搞小政府,个人自由自在的发财,这在本身力量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是可以的,因为世界其他国家玩不过你,搞这种自由自在肯定是强者胜,得利更多,不过后来情况变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美国德国日本都崛起了,这时候英国还搞古典自由主义,倡导自由放任那一套,导致国家力量被重视关税保护国家提出产业革命的后进国家超越了,所以后来出现了新自由主义,就是国家要管事情,不能搞自由放任,自由党就此衰落,二十世纪后基本上被工党替代了,由之前的自由党保守党轮流执政变为工党和保守党轮流执政。自由主义之外,英国很多理论也受保守主义的影响,他们基本不提倡大的社会革命,主张通过渐进改良主义的小改革促进社会进步。所以英国现代的英国自由主义其实是负责的,有古典也有新的自由主义,更有保守观念在其中,毕竟英国也是保守主义的发源地。中国社会和英国完全不一样,中国没有英国那么多的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包袱,我觉得我们现在称之为自由主义的东西肯定不是英国样式的。英国的阶层是否固化不好下一个断言,不过英国的绅士文化一直存在,贵族情结比较多,上层阶级肯定还是和下层阶级有差别的,至于下层阶级的上升渠道我觉得也是比较通畅的,19世纪后半期发生了好几次议会改革,基本上把下层民众向上升的渠道打通了,上议院贵族权威的衰落下议院权力的近代提升也是中下层民众势力上升的典型案例,所以现代英国和我们中国一样,中下层上升的渠道还是比较通畅的,只要认真努力学习,好好工作,都有机会获得阶层上升。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