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坤

我曾随“青岛号”参加环球帆船赛,关于帆船航海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宋坤,1982年生于青岛,中国女子帆船环球航海第一人,帆船项目国家一级裁判员。曾随“青岛号”大帆船参加2013/2014赛季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全程比赛,历经近11个月的时间,航程4万多海里绕地球一周,完赛后我成为首位完成环球航海的中国女性。关于帆船航海的事情,问我吧!
41
运动 2016-10-27 已关闭提问
43个回复 共46个提问,

热门

最新

2016-10-28

你对于郭川的事情做何评价?

宋坤 2016-10-28

郭川船长以一己之力成为中国航海界的珠峰,让我们望之弥高,他是我们多少人的良师益友。在我去参加克利伯的环球航行之前,他把自己未用过的航海睡袋送给我,传授给我过来人的经验。更有幸曾经和船长同船,就在这条出事的三体超级大帆船上我们去年一起航行了中国海,深知这架庞大的竞赛机器的巅峰体验和威力。出事以来收到好多朋友的问询,为什么去?我怎么回答你们呢?你问我们为何要去远航,这是船长的答案。——宋坤
‘’今天是我完成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上岸两周年的日子。
在我上岸后,我接受了很多媒体的采访。他们都会问我同一个问题,就是你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挑战。虽然大部分人对我做的事情表示钦佩,但是也会有人对我的冒险表示不理解,认为我太自我。
如果我是一个法国人或者英国人,我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更多的人可能会对我如何完成这样的挑战的细节感兴趣。
事实上,从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到你如何做到这样事,问问题的角度不同,而观念之间的距离却是一个几十年的差距。
在过去的20年,我们在物质上的进步可谓神速,然而精神上的追求却似乎陷入了迷茫和困惑。
2013年5月10日,正在美国旧金山参加美洲杯帆船赛训练的瑞典船队阿特米斯号意外倾覆,船上北京奥运会帆船星级赛冠军英国人安德鲁-辛普森不幸身亡。36岁的辛普森是两枚奥运奖牌得主,除北京奥运金牌外,他还在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上获得一枚银牌。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当年曾代表比利时参加过奥运会帆船比赛,他在一份声明中说:“辛普森是一位非常有成就的帆船运动员和奥运选手,他是在对帆船运动的激情的追求中离世的。”
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始终是我追求的一个境界。
从我的履历看,我与常人的想法并没有什么不同:获得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器控制专业硕士学位,我有自己的学术追求;考取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我也有向职业经理人跃升的职业规划。如果不是因为帆船,或许在我接下来的个人简历上,会写上某某公司总经理,首席执行官之类的头衔。
然而,突然有一天,这种单调的生活让我厌倦,我开始拼命拓展生命的外延,因此我去学开滑翔机、学习潜水、学习滑雪……用一切可能的方式挑战自我的极限,用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力和“与年龄不符”的热情疯狂填充自己生命中的空白。
应该说,是帆船改变了我的后半生。感谢帆船,让我自由的灵魂得以释放,而我放荡不羁的内心也找到了皈依的地方。十五年来的帆船生活,让我对人生有了全新的思考, 但这一切都要基于一个科学的态度和方法!
有人说中国人传统,习惯沿着父母或者社会铺就或者认可的人生轨迹前行,在与内心深处那个真实的自我纠结多年之后, 我没有选择背叛梦想,背叛个性。在这个传统的循规蹈矩的社会,我的所做所为更像是个另类:放弃富足的生活和成功的事业,投身于自己热衷的充满风险和挑战的高危竞技活动,而这一切,除了帆船的魅力,就是因为忠实于自我的勇气。
我在法国训练的这几年,生活非常简单。每天吃的东西都是千篇一律,我的团队到法国来看我的训练,非常吃惊。而我却感觉不到是在吃苦。因为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这种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全情投入的感觉。
有人说中国人保守,什么年龄做什么事情,我已过不惑之年,似乎应该循规蹈矩。但是在我看来,人生不应是一条由窄变宽、由急变缓的河流,更应该像一条在崇山峻岭间奔腾的小溪, 时而近乎枯竭,时而一泻千里,总之你不会知道在下一个弯口会出现怎样的景致和故事,人生本该立体而多彩。
我也想对所有心怀梦想的人说:我今年50岁,十年前开始改变自己的人生,只要想改变,什么时候都不算晚。只要内心保留住真实的自我,保留住那份对生活的执着。
茫茫大海,漫无边际,在长达数月的航行中,我需要忍受着孤独、抑郁和恐惧的煎熬,我的冒险行为,在常人看来无异于“疯子”。而我和别人的不同就是多了一些执着。所谓执着,就是不怕吃苦,不怕前面是未知还要把它当做追求的目标。我认为我是一个幸福的人,因为执着,我成就了我的梦想。
好奇与冒险本来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品性,是人类进步的优良基因,我不过遵从了这种本性的召唤,回归真实的自我。
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人在精神上的进步会像物质上的增长速度一样快,也希望我的所作所能激励更多的中国人,走向海洋,勇于冒险,不要轻易被安逸的生活所困,让我们共同努力,重塑中国人的民族精神!“”
作者:
郭川
中国.青岛号船长,第一个完成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中国人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宋坤 2016-11-02

刘琦2016-10-29

这种探险精神有何意义?

宋坤 2016-11-02

郭川是我的老乡,他是青岛的骄傲

宋坤 2016-11-02

您觉得航海的魅力是什么呢

宋坤 2016-11-02

航海对想成为优秀的人说要碰那些潜质

宋坤 2016-11-02

相关话题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20

传统上我们持有这样的观念:娱乐是没有营养的。娱乐与严肃的社会议题对立,而环境中过多的娱乐信息则干扰人们对严肃议题的关注。
法兰克福学派把娱乐看成是文化工业,用以麻痹人们,让我们对不平等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产生麻木感。美国社会学者研究发现,过多的媒介娱乐确实让社会资本减弱。《娱乐至死》也批判了视听媒介对理性主义的消解。
所以整体上,不管从学术上还是我们的道德判断上,娱乐似乎都有很大问题。
但在今天,在泛娱乐的大环境下,在媒介选择如此丰富的情况下,我们似乎需要重新看待娱乐,给它一个救赎的机会。
或许我们可以把娱乐八卦看成一个情感性/审美性的公共论坛,或者社会场域。娱乐本身可能为了满足人们放松消遣的需求,但娱乐事件和娱乐人物还是能折射出时代文化社会的丰富多元。所以我们获取可以期待——在创造快乐之外,今天的娱乐也能承担起新的社会功能,比如:
1)尽管有些娱乐事件本身是负面的,但可为社会道德和价值讨论创造良机,比如郑爽代孕事件,翟天临论文事件。这样,娱乐新闻与过去的“社会新闻”有越来越多的重合部分。
2)切入时代发展的文化社会议题,比如《乘风破浪的姐姐》关注女性与年龄,《我独自生活》关注单身社会问题,《变形记》激发我们思考城乡二元对立,《忘不了餐厅》关注养老与健康觉知等等。
3)娱乐成为年轻人的新情感联系与身份印记,比如今天的饭圈对于年轻女孩所提供的新群体认同与生活方式。
4)更主动的娱乐教育——比如《国家宝藏》帮助我们了解历史文化,《声入人心》《舞蹈风暴》帮助我们更好地欣赏和理解舞台艺术,脱口秀/辩论节目可以让我们在笑声中反思新闻事件及人们的生活境况(比如996)。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